当前位置:AsiaOTT官网首页广电新媒 > 广电总局与文广局 >

百视通凌钢详解五大事业群:我们要做的跟乐视,小米截然不同

百视通凌钢乐视小米 2017年07月12日 阅读
摘要】一周之内,SMG旗下的百视通有4位高管相继离任,公司架构也进行了重新调整,设立五大事业群和总编室,并宣布正式启动与节目模式公司Fremantle Media设立合资公司...

一周之内,SMG旗下的百视通有4位高管相继离任,公司架构也进行了重新调整,设立五大事业群和总编室,并宣布正式启动与节目模式公司Fremantle Media设立合资公司。

 
从人事变动,到组织架构调整,再到对外合作调整,这一切的背后,是怎样的逻辑?
 
娱乐资本论专访了SMG党委委员、百视通总裁凌钢。
 
凌钢曾在上海市委宣传部国资办任职10年,曾直接参与了2009年SMG进行的制播分离改革、2010年华人文化产业基金的组建,以及2011年百视通的借壳上市、2014年大小文广整合和SMG旗下两大上市公司重大资产重组等上海市重大文化国资国企改革项目。
 
如今,他成为百视通的新掌门人,在他看来,未来百视通将整合各种渠道,形成“1+6”的生态系统。在最为核心的互联网电视业务上,百视通要做的事,跟乐视、小米截然不同。
 
作为拥有国内仅有的7大牌照方之一,百视通将专注于内容平台的搭建和运营,而不是大量生产盒子、一体机,未来,百视通将联手三大运营商,通过“悦me”“咪咕”等产品,共同拓展OTT市场。
 
“未来上市公司最紧迫需要的是能干活的人,而不是偶像”
 
娱乐资本论:我们看到近期百视通高管有大幅度调整,4位高管先后卸任,这是什么原因?
 
凌钢:在百视通和东方明珠的重大资产重组获证监会批准之前,我们希望先在百视通的框架内,凡是能够调整的先进行调整。
 
高管调整有两方面的考量。一方面,未来上市公司的治理结构应该更优化,上市公司的决策层与控股股东(SMG)的决策层要一致。这样才有利于上市公司更好地发挥集团产业和资本平台的作用。
 
传统的文化企业,上市公司与控股股东,往往都是“两张皮”。我的原则是必须协同,从顶层决策上来梳理清楚,因为今后SMG的目标就是整体上市。
 
另一方面,我们要按照重新构建基于互联网媒体生态系统定位的业务架构,组建一个新的领导层。因此,必须对组织架构做出调整,把我们的组织架构和重组后上市公司新的业务做一个对应的安排,实现扁平化管理,更好地实施战略方向。
 
我们会重新对高管团队和业务负责人进行选聘,尤其注重高管的业务和专业能力。我们对高管的任命书上,不再会写“根据你的表现和贡献”,而是会写“根据你的能力和专长”。
 
我们的每一个高管,必须有某个领域的能力和专长,跟之前的表现和贡献没有太大关系。当然人的基本素质,也是一个基本的前提。
 
这些管理层的安排,不是要分享成果的,而是要压担子,干活的。未来上市公司最紧迫需要的是能干活的人,而不是偶像。
 
当然,我们也会考虑业务的延续性,考虑班子的持续稳定。近期我们开总裁办公会,大家的反馈是,一下子,心定下来了。现在的新的任职,就是未来的发展方向。解决了跟谁干、怎么干的问题。
 
“我们的重心不在一体机、机顶盒”
 
娱乐资本论:百视通进行了公司组织架构的调整,这背后是怎样的逻辑?
 
凌钢:百视通未来会形成“1+6”的业务生态体系。重大资产重组完成之前,在目前的百视通首先形成“1+4”的架构。在这一架构中,1就是云平台, 4是指:互联网电视(OTT)、主机游戏、IPTV和网络视频4大渠道。
 
另外2个渠道分别是有线网络渠道(文广互动旗下的数字电视、互动点播业务)和无线传输渠道(东方明珠下旗下无线传输业务),这2块在重大资产重组完成后,也会进入上市公司,共同形成“1+6”的格局。
 
娱乐资本论:百视通刚刚设立了五大事业群,它们分别负责哪些业务?
 
凌钢:五大事业群分别对应“1+4”的体系。首先云平台与大数据事业群,让原来只服务于IPTV和OTT的云平台,为更多的渠道提供服务,未来我们要让这个云平台服务于6大渠道,也服务于整个集团,甚至是第三方。
 
互联网电视(OTT)这一块原来放在百视通IPTV的业务下面,百视通的各个部门分别带一个OTT的小组,例如终端部门,就既有IPTV终端,也做OTT终端,内容部门,也是既服务于IPTV,也服务OTT。
 
现在,互联网电视业务是新上市公司的业务核心,必须有一个完整的体系来支撑这个业务的发展。原有的体系,对于OTT业务的理念、定位、支撑的资源都有问题。
 
所以我们将OTT业务独立出来了,组建互联网电视事业群,这个事业群将由两拨人组成:1、原来在百视通跟OTT有关的人,全部拿出来;2、风行网的一部分人,包括UI设计、大数据系统、产品人员等等,他们将组成一个新的团队,把平台建好,解决内容产品生成的问题。
 
这个事业群将把不同的内容拿来进行包装、运营,并且及时对用户行为进行分析、画像,把用户进行标签分类,并且负责相关应用的开发。
 
我们的重心不在一体机、机顶盒。我们有这么多的渠道,不需要再做这些事情,我们要真正把内容做好。没有内容,光有机顶盒有什么用呢?
 
互联网电视事业群将以内容为核心,去对接各个渠道。不仅有自己的内容,更是要整合第三方的内容。
 
百视通将与全球最大的内容模式公司成立了合资公司,再加上尚世影业和五岸传播已经注入上市公司,而且SMG的所有内容通过五岸传播,由上市公司独家代理,通过这个方式,上市公司拥有了SMG全部的内容版权。在重组后上市公司体系内,已经形成了包括节目研发、影视节目制作和版权发行在内的完整内容产业链。
 
“和电信运营商合作,共同提供IPTV+OTT融合产品”
 
娱乐资本论:如果百视通不做硬件,怎么连接用户?
 
凌钢:我们将通过电信渠道事业群,对接三大运营商,跟他们合作,做各种改良的产品。例如,我们要跟电信合作做“悦me”,跟移动合作做咪咕。在合作中,我们将提供平台,因为根据广电总局的规定,所有的影视内容,都要通过拥有牌照的集成播控平台方对外分发。
 
在IPTV领域,全国只有一个集成播控平台——爱上电视,这是全国唯一的播控平台,爱上电视是百视通和CNTV的盒子公司;而OTT方面,全国一共有7张集成播控平台的牌照,都在广电机构手中,SMG手握其中一张。
 
因此,我们愿意和电信运营商合作,共同提供IPTV+OTT融合产品。我们将按照广电总局的要求去做内容和运营的支持,要真正地来运营这个产品。未来,百视通将由电信渠道事业群来开发产品,对接我们的内容平台。
 
电信渠道事业群是由原来的百视通网络电视技术发展有限责任公司改造而来,未来中国电信负责“悦Me”的市场拓展,百视通的电信渠道事业群帮助电信做协调。
 
所以说,基于我们的牌照、渠道和既有用户的资源优势,我们没必要做乐视、小米同样的事情。中国电信跟百视通合作,他们推广盒子的量会远远超过乐视和小米。
 
未来,百视通的IPTV业务,将与爱上电视公司进行紧密合作。百视通提供技术支撑、内容供应、市场拓展,百视通在国家新闻出版广电总局的政策框架下,做全国IPTV业务的拓展和运营。
 
此前,百视通也没有理顺和爱上之间的关系,但现在我们跟CNTV已经达成了一致,我们会跟广电总局联手,推进爱上来整合全国IPTV的平台。
 
“Xbox在中国的总平台就在百视通,我们来控制运营数据和内容”
 
娱乐资本论:主机游戏事业群跟原有的百家合公司有什么不同?
 
凌钢:主机游戏事业群,重点是Xbox的技术支撑和运营维护。这一块原来也都是融合在百视通的各个部门里面,此前百视通与微软合资设立了百家合公司,但主要负责Xbox的销售。
 
游戏机的内容和运营平台,不能是合资公司的,Xbox的国行版,在国内会有完整的平台,运维将是一个独立的闭环。Xbox所有呈现的内容,必须是我们能控制的,今后它的总后台在美国,接到中国来,在中国的总平台就在百视通,我们来控制运营数据和内容,再分发到各个平台,未来还要对接到互联网电视的平台。
 
之前让微软头疼的一个问题就是——我们找谁?因为之前在百视通是各个部门都涉及Xbox的业务,并没有一个专门的部门。我们成立专门的主机游戏事业群之后,跟微软方面的对接也会更加高效了。
 
“风行网要主要做渠道的对接,而不是去采购、采访更多的内容”
 
娱乐资本论:网络视频事业群,会继续大力度做视频网站吗?
 
凌钢:第五个事业群——网络视频事业群,这将以风行网为主体来建设。现在我们对风行网是54%的控股,未来还要做一些增持,让股权高度集中,股东更加简化,但会保留经营团队的持股。此外,风行网原有的VIE结构也会彻底拿掉。
 
我们认为,网络视频未来重心是差异化竞争,网络视频应该是一个开放平台、视频聚合平台,首先是我们拥有的强大的内容支撑——SMG的媒资,以及五岸传播跟国外视频合作的版权,另外再做一个开放式的,第三方的内容平台。
 
之前风行网始终想模仿别人,但我们的规模始终不会有优酷土豆那么大,按照传统的网络视频模式去走,将是走不下去的。我们现在要做一个开放平台,并且对人员进行优化调整,把成本再调整下来。
 
今后的风行网要主要做渠道的对接,而不是去采购更多的内容、采访更多的内容,这一点毫无意义。
 
“每年25亿采购版权内容,比央视还多”
 
娱乐资本论:这次新设的总编室,主要是怎样的职能?
 
凌钢:在五大事业群之外,这一次我们还要成立总编室,把内容版权的购买提到股份公司层面来,面向各个产品的内容需求进行采购。
 
今后,各个渠道对内容的需求,要举手,组成一个买手委员会,然后由总编室对这些需求进行协调统筹,提出购买计划,交给五岸传播统一采购。
 
这样的内容采购机制,每年将投入资金7亿左右,3年20亿,再加上原来年度预算里面每年有8亿买版权的,这就是15亿。
 
另外,我们还要协同上海广播电视台的版权投入,这一块每年有10个亿,加起来就是25个亿。
 
我们要联手用好每年的这25亿资金,今后可能没有人能跟我们竞争,即便央视也没有这么多的采购资金。
 
“利用国外的创意和流程体系,提升我们的制作能力”
 
娱乐资本论:我们注意到,百视通还跟FremantleMedia设立了合资公司。为什么不是买模式就好,而是要设立合资公司呢?
 
凌钢:单纯买模式,与模式公司结合中国的情况进行再创造,是两个概念。很多模式没法完全复制到中国来,我们一方面研究他的库存里面哪些是适合我们的,另一方面希望借用他们的创意来做中国化,再利用他的体系、流程提升我们的制作能力。
 
现在,综艺节目是由SMG还没有进入上市公司的部门来进行制作的,但我们可以跟他们合作。未来SMG会优先与上市公司合作来制作节目。
 
娱乐资本论:2014年百视通曾经提出过一次股权激励计划,此次离任的几位高管,未来还会获得股权激励吗?
 
凌钢:当时提出的股权激励,随着百视通和东方明珠的整合,已经取消了。未来两家上市公司重大资产重组完成之后,我们会提出一个全新的股权激励计划。
 
股权激励对象不在上市公司的董事会层面,而是在经营管理团队层面,包括经营团队高管和企业骨干。不过,在SMG集团担任行政职务,或是有行政兼职的高管,不能作为股权激励对象。
 
此外,百视通和东方明珠合并之后,上市公司本部会建立一个统一的薪酬体系,目前正在做这方面的筹划,但子公司的薪酬体系不会变。

来源:中广互联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