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AsiaOTT官网首页融合通信 > 宽带接入与IPTV >

高通侯纪磊:2G/3G网络会缓慢退出与华为合作大于竞争

高通侯纪磊华为 2017年07月12日 阅读
摘要】在2G、3G到4G的演进中,移动通信网络保持10年更迭的周期,而更快的视频传输和海量的物联网连接需求以及虚拟现实、无人驾驶技术等未来产业的火苗,倒逼5G网络商用...

在2G、3G到4G的演进中,移动通信网络保持10年更迭的周期,而更快的视频传输和海量的物联网连接需求以及虚拟现实、无人驾驶技术等未来产业的火苗,倒逼5G网络商用快速落地。

相比3G、4G网络,5G撬动的万物互联蛋糕巨大,“同一个世界,同一张5G”意味着规则制定者重新洗牌,也意味着2G和3G网络面临退出,用户携号转网的技术壁垒进一步降低,这些都将改写商业世界的秩序。

5G带来哪些方面的改变、3GPP如何规划的5G网络标准的推进时间?数据信道标准方案率先获选的高通和华为之间有怎样的合作和竞争?记者日前专访了高通高级研发总监、中国研发中心负责人侯纪磊,其对以上问题做了详细解读。


 
高通高级研发总监、中国研发中心负责人侯纪磊
 
5G带来什么改变?

侯纪磊认为,5G是一个面向未来的、统一的连接平台。统一性可以体现在三个方面。第一个方面是多样化的服务,包括增强型移动宽带、关键业务型服务,和海量物联网;第二个方面是在频谱方面,5G要把4G时代2GHz至3GHz的频谱范围大幅扩增到30GHz、40GHz甚至到70GHz或80GHz;第三个体现是在网络部署,5G时代仅有宏基站不足以支撑,将来城市、乡村、密集小区的将有更多的5G基站、小基站灵活部署,并通过统一的架构实现。

速度和时延方面,侯纪磊表示,目前4G网络传输速度能达到10Mbps或20Mbps,5G时代将能到达每秒数千兆比特。这意味着网络速率几十倍甚至上百倍的提升,实现相比4G十倍的吞吐量,将端到端时延降到4G的十分之一,连接密度提高十倍,传送单个比特信号所占用频谱的效率也能提高三倍,数据容量和网络效率大幅度提升。

“5G时代手机需要支持毫米波传输,理论上需要做到16根甚至32根天线,如何非常小型化地把天线集成在手机里面同时兼顾手机外形的设计和构造,是需要考虑的,传输速率达到千兆级的时候,对手机电池肯定也是一个很大的挑战。”侯纪磊表示。

5G推进的时间表

5G推进时间节奏是怎样的?侯纪磊表示,按照3GPP组织推进节奏,2016年到2020年是5G标准落地的完整周期。

目前大家公认的时间点是在2019年下半年,运营商可以商用部署。比较激进的如日本、韩国运营商认为2019年下半年就要开始5G的商用部署。还有的运营商认为2020年更合适一点,比如中国移动。

4G在5G演进过程中如何定位?高通认为,无论从标准还是网络部署的层次上,4G与5G会并行发展。

“超宽带业务将更多由5G去承载,相对成熟4G则将对很多新型的垂直市场提供支持,比如窄带物联网、增强型广播业务和车联网。在5G标准初期和商业模式初步实现的阶段,双连接的模式非常重要。5G的信令建立和后端核心网连接还是要依赖于4G核心网络。”侯纪磊说。

高通、华为的合作与挑战

侯纪磊表示,随着5G落地、4G成熟,考虑到网络维护的复杂度和网络迁移成本的控制,2G、3G网络会逐渐退出。从语音服务的角度,3G在相当长的时间内依然还会存在,3G被替代也许会在十年之后。

有业内人士对记者分析,高通在3G标准上长期占据主导地位,是手机市场长期存在“高通税”的主要基础。如果3G网络退出,那么高通收取专利费用的基础也会削弱。高通在5G网络标准上希望拿到更有利的主导地位。

在5G标准形成的过程中,每个企业都希望扮演重要角色,但没有企业认为彼此之间是对手,因此华为提交的极化码方案获选控制信道时,并不希望被过度解读。高通怎样看待和华为关系,在5G标准制定过程中是否有“场外因素”的利益平衡?

“3GPP长久以来是大家公认的全球平台,标准选择重要的原则是技术驱动,当这种驱动达到某个阶段,技术与技术之间有相对优劣性的时候,大家也会形成一种共识。在标准里面,高通认为和各参与方合作性永远是要大于竞争性的,这也是3GPP为什么能从3G、4G走到5G很重要的一个原因,产业共鸣也是大家更重要的一个目标。”侯纪磊表示。

来源:每日经济新闻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