解读‖广电上市企业2019年报,破局之路仍坎坷

数据选取情况说明

需要对图表中的数据做一些说明,众所周知,由于广电系涉及到有线电视网络运营的上市公司为12个,其中天威视讯、电广传媒、华数传媒、东方明珠、中信国安情况较为特殊:

1、天威视讯主要负责深圳地区的有线电视网络运营,因此其财报数据涉及为深圳有线电视等方面的数据;

2、电广传媒旗下的湖南有线才是负责湖南地区有线电视网络运营的主体,电广传媒的财报业务中还包含了文旅、广告等多方面的综合业务数据,因此也尽可能提取到湖南有线的数据信息,但不包含湘潭国安等运营情况;

3、华数传媒旗下浙江华数广电网络及宁波华数广电网络是浙江地区有线电视网络运营的主体公司,华数传媒的数据报表中包含了其在全国范围内的新媒体业务、宽带网络及智慧城市业务,涉及到了互动电视、手机电视、互联网电视等综合数字化内容服务业务,因此尽可能的提取到浙江华数及宁波华数方面的数据;

(情况说明:两项数据均为合并报表数据。浙江华数公司2018年度营业收入为26.36亿元人民币,2019年度营业收入为29.32亿元人民币,同比增长11.23%;2018年净利润为1.65亿元人民币,2019年净利润为2.18亿元人民币,同比增长31.96%。

宁波华数2019年度营业收入4.79亿元,2018年度为4.23亿元人民币,同比增长13.33%;2019年度净利润为9864.82万元人民币,2018年度为8646.15万元人民币,同比增长14.09%。)

4、东方明珠旗下的东方有线才是负责上海地区有线电视网络运营的主体,东方明珠的财务数据中还包含了在视频内容、游戏、购物、广告、文旅、教育等多元的内容及服务等业务,因此尽可能的提取到东方有线的运营数据情况;

(情况说明:2019年底,东方有线净利润为2.06亿元人民币;有线电视用户总数为410.29万户,而上年同期为445.61万户,两期数据对此用户流失了35.32万户,同比减少了7.93%;宽带用户总数达71.37万户,上期数据为83.22万户,用户同比损失了11.85万户,两期同比减少14.24%。)

5、中信国安由于在多地以合营、联营等方式涉足到广电网络业务,仍具备部分地区有线电视业务的主导权,但其财务数据中也包含了其他的各类业务数据,因此数据中也尽可能提取出有线电视相关数据。

(情况说明:中信国安公开数据显示,截至2019年末,参与投资的有线电视项目所在行政区域入网用户总数为4292万户,数字电视用户为3743万户。该年度其投资的有线电视合营、联营公司共计实现营业收入159亿元,实现净利润3.74亿元,公司权益利润0.08亿元。)

基于以上,DVBCN笔者在做整理的时候尽可能的把各家公示的与有线电视相关的数据罗列出来,一方面方便读者更为直观了解数据信息;另一方面在笔者做数据的横纵向对比分析之时,更显得合理化。

正文

2019年,广播电视行业跨入了波动转型阶段,在连续多年的夹击下,有线数字电视用户在跌破2亿大关后,广电人愈加感受到了迫在眉睫的生存危机。

随着全球范围内开始抢占5G的浪潮,中国也在这一年加紧将5G推向正式商用阶段。该年6月6日,工信部正式向中国电信、中国移动、中国联通、中国广电四家企业发放了5G商用牌照,也给广电行业留下了一粒“定心丸”!

从传统有线电视网络运营商向综合信息服务商的转变,广电欲图破局重立,仍然面临许多的阻力。在传统有线电视网络主业状况不佳,其他各类业务难以形成气候的状况下,直接启动通信类业务,广电要走的路注定会较为坎坷。

面向2020年,作为“十三五”的收官之年,广电系统还需要全面发力完成组建“全国一网”股份公司,实现有线电视网络的全面整合。相较于三家运营商企业,广电在各地域独立运营的复杂状况下,如何逆势突围,仍是业界普遍关心的问题。

通信行业的2019年统计报告早已经发出,与广电网络关联的12家上市企业至4月末才得以纷纷给出营运数据,DVBCN笔者着手梳理了许多关键信息,终于给出了这篇姗姗来迟的广电上市企业2019年业绩分析。

一、广电运营情况分析

1、广电营利整体状况不佳

解读‖广电上市企业2019年报,破局之路仍坎坷-DVBCN

(DVBCN注:净利润数据总体选用为“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数据;中信国安的“有线电视”相关数据,选自其公报中介绍为“投资的有线电视合营、联营公司”等相关数据。)

2019年度过半的广电系上市企业营收与2018年度比较均有明显下滑,下滑幅度最大的为电广传媒,本期营收共减少32.67%;上市企业中年度营收增长最大的赢家是天威视讯,本期营收增长8.86%。

此外,本年度广电上市企业净利润增长表现较为惨淡,除了电广传媒、华数传媒及东方明珠外,其余上市主体企业均为负增长。

本期正增长最大的为电广传媒,幅度达26.87%;净利润方面下滑最大的是陕西广电网络,为唯一一家净利润亏损企业,同比下降195.16%。此外,大多数广电上市企业该年度的净利润金额总体在过亿但小于10亿的范围内。

作为年度利润下滑最严重的代表,陕西广电网络对外表示主要原因是有线电视收视、用户安装、卫视落地等传统业务受市场竞争等因素影响出现下滑,而新培育的融媒体等转型业务由于起步时间短、规模小,不足以弥补传统业务下滑的缺口。

而作为净利增长最大但营收方面却减少幅度为最大的电广传媒,只是表示该年度通过实施经营业绩“倍增计划”和“助推计划”,整合各方资源,扎实推进各项工作,最终实现了效益的增长。

据DVBCN笔者的查询,该年度电广传媒营收的大头集中在广告代理运营、影视节目制作发行、以及网络传输服务上,三者的毛利润分别为7.23%、20.09%、26.47%,其影视节目制作发行的毛利率比2018年增长22.05%。至于湖南有线该年度具体运营情况,暂未能得知。

(补充资料:2017年,电广传媒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为-4.64亿元;2018年其实现了扭亏为盈,达8757.93万元。当时电广传媒对外称,主要是通过调整业务结构,加速战略转型,采取多种措施节支增效,努力改善经营业绩,进而圆满地实现了“扭亏为盈”的目标。)

基本上,与2017~2018年度比较,2019~2020年度广电上市企业在营收与净利方面还是整体上以负增长为主,除去东方明珠之外(其在2019年逐渐取得东方有线经营权),华数传媒已经连续两年保持双增长的状况。

2、有线电视用户流失依然严重

有线电视用户量的数据方面,有8家给出了较详细的信息。

解读‖广电上市企业2019年报,破局之路仍坎坷-DVBCN

其中,5家企业的用户量与2018年比较为负增长,下滑最严重的是东方有线,本期损失了35.32万户;其次是陕西广电网络,共损失22.21万户。

公布的数据里,其余正增长的广电网络企业中,广西广电网络与贵广网络表现最亮眼,两家同比分别增加了53.76万、40.41万户。

宽带用户数据方面,也是8家企业给出了详细数据。

该年度广电宽带用户增长量最大的是广西广电网络,共增加66.72万户;其他公示的企业中,出现负增长的是东方有线,共损失了11.85万户。

广西广电网络解释称,主要是因高清和互动用户的增长巩固和稳定了其用户基础;贵广网络方面,未能给出足够的用户出现大量增长的说明信息。

在行业整体用户规模上,此前根据国家统计局的数据,2019年我国有线电视实际用户为2.12亿户,其中有线数字电视实际用户1.98亿户,先前公示的2018年数据中,全国有线电视实际用户为2.14亿户,其中有线数字电视实际用户为2.02亿户。

由于广电总局在新发布的行业统计新规中提到,广播电视行业的统计属于政府部门统计,目前的相关数据由总局负责发布,之前与广电国网合作发布有线电视统计数据的格兰研究至今仍未发布2019年全面有线电视方面的具体数据,预计广电部门应当会在近期发布去年的行业整体数据及运营情况。

虽未发布2019年度数据报告,但是格兰研究在5月13日发布了2020年第一季度的统计数据,看到DVBCN单独发的内容被各路媒体在多个资讯平台和门户做出了非常高的流量和互动效果,笔者也倍感欣慰,这里DVBCN提取了部分数据内容作为参考:

2019年第四季度,有线电视用户总数为2.09亿户,其中,有线数字电视用户总数为1.92亿户,缴费用户为1.44亿户。

2019年第四季度,广电宽带用户为4244.6万户;值得注意的是,在2020年第一季度的数据中,广电宽带用户出现了罕见的逆增长,两期相比共损失了57.7万户。

二、市场竞争分析

1、传统广电VS全新的移动互联

广播电视与网络视听长期来在多个层面上互围成了一个整体,在共同的归属部门管理下,二者才是同属于一个行业体系。

一般说来,在家庭大屏端我们长以DVB、IPTV与OTT代指三方不同的竞品类别,有线电视网络运营商、三家传统通信运营商与互联网内容提供商构成了紧密的竞合关系。

其实对于广电而言,其他屏如移动手机、iPad、PC等也是TV大屏的强力对手。根据中国互联网络信息中心(CNNIC)发布的第45次《中国互联网络发展状况统计报告》,截至到2020年3月,我国网民规模达9.04亿;其中,手机网民规模达8.97亿,网络视频(含短视频)用户规模为8.50亿,占网民整体的94.1%。

在移动互联化的当前,泛娱乐化风暴不息、Z世代全面崛起,由此兴起的“碎片化”快速休闲消费引发了短视频等的兴盛。不只是娱乐型内容,在传统媒体全面走向融媒化的实践中,新闻资讯短视频新品牌已成林立之势。

而互联网直播经历近几年的规范化发展后,官方与他方资本建立起灵活的合作方式,许多官媒话题性的互动直播紧密抓住了新生代用户需求,融媒下的内容供给与社交平台方达成广泛的协议,这意味着用户在移动端获取的内容更加快捷、方面。

尽管电视购物从国外仿照引入已经较为长久,但未曾料想的是电商类平台引领下新造就的“直播带货”未经几年演变已经自我生成了新的“促销”模式,“网红经济”的另类新宠崛起。

融媒趋势使得广电高效建立起了新生物,如央视总台的“央视频”整合了央视、省级卫视的直播频道,更聚合了自有的以及他方入驻的全类别视频内容,在官媒力量的号召下,已经成为了有线电视在建立大小屏新融合平台的重要参照物。

2、行将突破3亿户大关的IPTV

在“三网融合”、“宽带中国”与“网络强国”等的强力指引下,运营商的IPTV尽管频频经历波折,依然成为了有线电视的强劲对手,高效的营销方式与高质量的产品质量使得用户加快“逃离”有线的步伐。

根据工信部的数据,截至今年3月末,三家基础电信企业的IPTV(网络电视)总用户数已达2.99亿户,较上年同期增长10%。跌破2亿户关口一年有余的DVB,在面对即将突破3亿大关的IPTV,显然心里不是滋味。

2018~2020年,对有线电视更为不适的是,曾经总体上一直为有线电视把守的央视3/5/6/8频道已经不再是专属精品频道,多地广电新媒体与运营商这几年不断获得了央视及电视台的播放授权。曾经多地广电网络与广电新媒体、运营商因这四大精品频道屡次发生官司,如今有线电视死命坚守的底牌被抽走,意味着在电视直播业务中基本不再具备优势。

2019年无疑也是IPTV的变革之年始端,广电“3.27”会议的召开正式启动全国范围内的IPTV大审查行动,自那之后,从总局到地方局,持续至今的IPTV审查行动仍在继续。而总局并非只是纯粹整治IPTV这么简单,整治的是违规现象,最终目的也是为了将IPTV正式纳入规范化行列,特别是总局着力进行的IPTV与公共服务对接,IPTV正在步入“转正期”,全面参与到构建广播电视与网络视听新发展的体系之内。有线电视已经不能再找寻借口,全力遏制住这一有力竞品的发展。

实际上,目前正式获得总局IPTV播控和传输牌照的二级播控运营主体还比较有限,但根据目前多地广电部门的动向来看,正在督促广电播出机构和电信传输企业落实IPTV开办主体责任,严格把好省级IPTV内容服务平台的接入认证、IPTV节目和EPG条目统一集成审查和播出监控关口。今年主管部门已经多次强调IPTV安全播控、广电全新的监测系统及行业统计报告等相关内容,随着IPTV获得统一化的“名分”,尽管增量已近天花板,但在业务上无意还是传统广电网络的主要对手。

3、拦不住的流媒体浪潮

OTT TV(互联网电视)主要是见于智能电视与互联网电视机顶盒,我们可能暂且无法明晰国内OTT用户的准确数字,但有第三方大体的终端规模以作参考。

按照奥维互娱的《2020年中国智慧大屏发展预测报告》,2019年OTT智能终端激活规模已达2.6亿台,全年实现21%的激活增长。其中,智能电视激活量21604万台,增长22.8%;OTT盒子增长13.9%,达4384万台。

基本上,OTT在用户画像上恐怕仍是以青年群体占绝对的主流,互联网内容商持续与七大OTT集成牌照商维持良好的合作,强化原生内容供给,与移动互联网络视听类似,依靠精品内容IP与高互动互动化服务,CP方与SP方依然能够轻易掌握群体用户,并能维持比较可靠的用户粘性。

与有线电视不同,OTT完全可以在同一家庭中存在不同的品牌终端,有线电视用户一旦决定转向IPTV、OTT却较难重新回归。CNNIC发布的数据显示,截至到2020年3月,我国网民手机上网率达99.3%,使用电视上网比例为32.0%。专网与公网的资源融合,使得新生用户更加青睐于这类产品,随着如华为、B站等更多的企业入局OTT终端市场,即使OTT的竞品类别更加繁杂,并不会影响用户对OTT终端的多选。

在国外一度流传起“掐断有线”的运动,这些从传统有线付费电视转向流媒体电视的群体有了一个特有称号——“掐线族”。传统的广电网络,在固守的这几年中不只是失去了造就属于有线电视融屏新平台的机会,在技术应用上,互联网CP方总是能走在前台。爱优腾为代表,加快引入技术力呈现于平台管理、内容构建等多方面。

平台内容生产方本身具备营销优势,能时刻把握到关键用户画像的兴趣心理,在IP营销精细化、内容付费率大涨、网络视听互动功能花样多(倍速播放)等不断增添的新变化之下,基本上互联网方永远不会落后于消费需求。

4、直播卫星“户户通”仍在良性增长

尽管我们常把DVB、IPTV与OTT作为主要对比,但实际上家庭TV大屏中,有线电视还有一方劲敌,那就是“户户通”直播卫星电视。

区别于城镇地区广覆盖的有线电视及IPTV等,“户户通”主要是以适应广大农村及其他边远地区的收视需求,有国家政策为支撑的一道特殊途径。

广电总局发布的户户通用户开户统计数据显示,截止2020年4月30日,全国户户通累计开通用户数量总计12814万户。从2016~至2019年日均开通量来看,“户户通”总体上维持着正向的增长。

根据“户户通”官方的最新消息,在即将到来的6月份,直播卫星平台正在启动高清节目同播工作,预计6月进行标清与高清同步传送,届时将推动第四代产品“北斗户户通”入市,三代机也会慢慢停止移机。

虽作为政策性使然,但“户户通”在总体用户规模上还是比较庞大的,且基本不存在一户中能与有线电视、IPTV并存的情况。

三、广电营收结构比较稳固

1、广电网络总体业务构成

广电网络在整体产业链中处于中心环节,一般来说上游承接各供应商,如电视设备、网络设备、增值内容等供应商;向下则面对的是C端用户。

解读‖广电上市企业2019年报,破局之路仍坎坷-DVBCN

由于包括有线电视在内的整个广播电视体系,一方面仍负责服务于党政需求,作为基础性服务工程,仍具无可替代性;而另一面,则是作为媒介传输,以向用户提供各类视听内容等。

在业务构成中,广电网络总体反映为:

1)有线电视收视维护费;2)节目传输收入(落地费);3)增值业务收入,包括付费频道、回看时移、视频点播等;4)互联网宽带接入服务收入,也就是所说的广电宽带;5)集团客户业务收入,涉及到企业专线、管道租赁、存储、托管、视频监控等企业服务业务;6)机顶盒及其他广告收入;7)其他收入。

如前文中所提,广电行业统计公报已经确定了将由政府部门发布,因此目前尚未有2019年系统化的行业运行情况公报给出。总体上来说,广电网络业务构成上未有显著的变化。收入结构上,还是以有线电视各项服务等费用为主,宽带收入上近些年仍在保持一定增长。

目前,有线电视基本收视维护费标准仍以政府定价为主,其他费用部分减免、部分取消、部分由企业自行调节。

许多主管部门出台文件明确取消了有线电视加装费、重新开通费、移装费(迁移费)。

值得注意的是,2019年海南省发改委将有线电视基本收视维护费审批列入到了取消的行政权力(行政许可)事项中,是否会完全交由市场调节,还需观察。

2、个案分析:歌华有线的业务构成

这里举个案例,拿上市企业中运营情况表现较为平平的歌华有线为例,其主营业务为:

负责北京市有线广播电视网络的建设、管理和经营,并从事广播电视节目收转传送、视频点播、网络信息服务、基于有线电视网的互联网接入服务、互联网数据传送增值业务、国内IP电话业务和有线电视广告设计、制作、发布等业务。

具体收入构成包括:

1)通过向用户提供电视节目、视频点播等基本业务和增值业务,向用户收取基本收视业务收入和增值业务收入;

2)通过规划建设小区有线电视网络和提供有线电视入户服务,取得工程入网建设收入;

3)通过传输节目向电视台或内容提供商提供节目传输服务,取得频道收转收入;

4) 通过广电网络向居民或非居民提供互联网接入服务及其他网络服务,取得数据业务收入;

5)通过高清交互平台及其应用发布广告,取得广告收入。

2019年度的业绩,歌华有线各类营收前三位的是有线电视基本收视维护费、宽带接入及增值业务,收入占比分别为36.33%、20.79%、10.81%,但三项收入占比均小于了上年;大幅增长的是工程建设收入,原因在于本期工程竣工结算项目较多。

3、小插曲

今年(2020年)广电总局网络视听节目管理司发25号文,对部分省份广播电视视频点播业务中独立视频点播APP及CP方专区下发了核查通知。

基本上意味着,部分广电网络与互联网等内容方合作的不具备“可管可控”的专区及APP功能都将下线,在笔者判断看来,这并不会对广电网络与OTT、CP方的合作带来大幅度的影响。

四、宏观经济下行,多行业业绩受影响深远

广电行业总体业务运营数据持续状况不佳,这是早已经就摆在台面上的,在全新的业务结构建立稳固前,广电的传统业务仍是逃不掉多项下滑的命运。

单看有线电视的运营情况,进而绝对化的评定2019年度状况并不一定准确,因为该年度在宏观经济方面其实多行业仍面临持续下行的压力,尽管运行平稳,但至2019年三季度,国内GDP增速已经创出新低,滑至了6.0%。

因此,分析广电该年度运营情况,还是需要考虑到横向的对比,不只看广电当年的状况,也要看通信、终端、广告传媒等行业的整体情况。

疫情爆发前的年尾,DVBCN笔者参与了一些线下会谈,如在某场会议中,行业嘉宾们不少都提到了2019年的宏观经济情况对不同产业上中下游链起到了一定的影响。因此,该部分内容略微挑选了与广电相关的行业信息,予以对比理解。

1、电视终端销量负增长

据奥维云网的数据,2019年中国彩电零售市场持续低迷,全年零售量4772万台,同比下降2.0%,零售额1340亿元,同比下降11.2%,行业均价2809元,创十年最低。彩电产品需求下降,百户拥有量119.3台,同比下降2.4%,6年来首次下降。

在CSM媒介研究与群邑发布的《2020中国电视大屏生态白皮书》中指出,受到房地产调控、增量缩减、价格战、技术红利期过等各类因素影响,彩电市场规模增长承压,企业经营压力增大,行业竞争日益焦灼,多方面因素下倒逼新旧动能转换加速。

2、广告经营额增速下滑

据秒针对2019年度中国互联网广告流量测算,2018年全年,广告投放流量基本与2017年持平,2019年全年广告投放流量则同比下降10.6%。

央视市场研究(CTR)统计数据中,2019年前三季度电视和广播媒体的刊例花费同比下滑10.8%和10.7%。平面媒体中,杂志媒体的刊例花费降幅有所收窄,同比减少7.0%,报纸媒体的广告花费同比下滑27.4%。

广告巨头分众传媒发布的业绩报告显示,受宏观经济影响,2019年中国广告市场需求疲软,行业景气度欠佳。2019年分众传媒实现营业收入121.36亿元,同比下降16.60%;实现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18.75亿元,同比下降67.80%。

3、通信企业业绩增效放缓

2019年,尽管三家通信企业依旧保持巨量的正营收与利润增长,但行业整体而言处于了增速放缓的态势,三家企业运营情况如下:

中国移动,实现营收7459.17亿元,同比增长1.2%;实现净利润1066.41亿元,同比下降9.5%。

中国联通,实现营收2905.15亿元,同比下降0.12%;实现净利113亿元,同比增长11.1%。

中国电信,实现营收3757.34亿元,同比下降0.4%;实现净利润205.17亿元,同比下降3.3%。

2019年开始不断加码5G等新基建,在移动业务趋于饱和之下,更要落实“提速降费”政策,使得运营商企业在2019年已累计让利了1800亿元于用户。

但通信行业该年度在IPTV、数据中心、云服务和大数据为主的固定增值电信业务方面拿下了1371亿元的营收,与同期相比增长21.2%。

五、小“变局”出现,有线电视生存压力有所缓解

1、运营商电视业务营销受限

如前文所提及,有线电视长期主要面临来自IPTV、OTT TV及移动网络视听的威胁,运营商网络电视的业务发展直接挤压到了有线电视的用户存量。

但是,双方围绕TV同类业务竞争焦灼的局面即将趋于缓解。

众所周知,运营商IPTV近些年“放养式”的发展,主要依靠的是高强度营销宣传及费用减免的方式推行。如,用户办其套餐可免费获得IPTV服务,特别是有运营商曾欲推行“白菜价”电视等服务,使得广电人担心IPTV、OTT的挤压会更为严重。

据悉,未来运营商将开始压降销售费用,以低于成本价销售电信产品如电视、手机等,都将被禁止;此外,相较于以往,2019年运营商恢复了IPTV传输服务费用,这部分有广电网络公司已经在公开信息中确认了,从一定程度上缓解了广电网络行业面临的竞争压力。

2、广电+通信融合业务,互惠互利

时至今日,多地广电网络公司依然在联合中国联通等运营商企业推出广电与通信的融合类业务。

主要组成形式基本上而言是这样的:

“广电(高清)电视+广电(高速)宽带+联通(高清)语音+联通(高速)流量”

对于用户来说,只需要通过一个营业厅、一次办理便能获得广电的高清电视与移动通信的全面服务,比较便捷;对于两家企业而言,广电可以更容易的维系/招徕电视及宽带用户,联通则能继续发力移动电话业务,维系与用户的关联。

双方互为补足,避免了纯粹的恶性竞争,一定程度上为未来更多良性合作提供空间,这也反映到了许多广电网络企业的业绩报告内容中。

3、国家倡导共建共享基础设施

时下正是“新基建”风靡之时,根据发改委的解释,“新基建”中包含了信息基础设施,主要为基于新一代信息技术演化生成的基础设施,涉及到:

以5G、物联网、工业互联网、卫星互联网为代表的通信网络基础设施,以人工智能、云计算、区块链等为代表的新技术基础设施,以数据中心、智能计算中心为代表的算力基础设施等。

工信部门一直在大力推动电信基础设施共建共享工作,通过提升资源共建共享水平、有力支撑行业高质量发展,特别是此前工信部与国资委联合发布的《关于2019年推进电信基础设施共建共享的实施意见》中,指出要私极拓展跨行业共建共享范围,保障通信基础设施建设通行权和公平进入,促进行业降本增效。

工信部在近期召开的发布会上也指出,截止到2019年底,新建的铁塔共享率从铁塔公司成立以前的14%,到现在的80%,有效促进了行业竞争格局的更加均衡,让广大电信用户充分享受到市场竞争带来的红利。

对于广电而言,尽管在建5G的浪潮中没有了如传统通信企业的历史包袱,但完全白手开干是极为困难的,特别是国家部门多次强调要高效利用基础资源设施,企业必须要减少额外的不必要新建设施。由于产业链成熟的原因,广电未来在实际操作中必须要借助原有的运营商基础设施进行部分部署。一些地方广电网络企业,已经与运营商企业签订了关于5G基建等方面的合作,纯“死斗式”观念完全与国家倡导的“新基建”要求背道而驰。

六、逆袭之路仍忐忑:整合与5G大计若何?

1、“一网整合”加速步入正道

广电最初确立的是要在“十三五”末期完成全国有线电视网络整合的工作,走完2019年,行业内外频频关注“全国一张网”的动向。

众所周知,基于广电网络四级传输网的固有体系,如何实现全程全网的业务重造,还需翻越许多俊峰。多种因素交织成的历史格局,想要破局而立,需要全方位的共同参与尚可。

在股权结构上,各家网络公司彼此不一,涉及到了广电局、文化部门、文资委、文资办、电视台(广电集团)、其他企业等,甚至有个别地方股东构成中有近百位股东。整合方案制定之初,上层也早就考虑到了情况的复杂性,因此中宣部、广电总局等就协调了九个部委才得以制定出方案。

目前,中国广电方面已经带领各省网公司正式启动全国有线电视网络整合审计评估工作,近期包括中国广电在内的23家非上市广电网络公司确定了法律尽职调查机构,预计还是想要先行以“粗暴”的方式尽快推动“全国一网”股份公司在预期(或为2020年度6月)内成功组建,进而再在具体落实中慢慢处理好全部的遗留问题。

现在,多地行政区域正在强化推动整合的落地,特别是以贯彻“行政推动”的精神,成立了对标全国有线电视网络整合领导小组的区域级领导小组,特别是某些地域省委“一把手”亲自主持了相关专题会议,或许2020年借着这一全国性股份有限公司的契机,能快速助推建立起全程全网、互联互通的新广电网络平台及体系构造。

2、广电5G严谨推进中

尽管距离三家运营商正式启动5G商用已经半年了,特别是三家企业高调频频放出5G新基建的成果及预期目标,但广电在获得商用牌照的近一年来低调了许多。

目前,我们已经知晓了中国广电作为主要执行者,确定了先期建设的一些目标,但至今为止,仍不清楚广电5G基站正式开通了几座。大体的广电5G建网规划有了一些眉目,但一些关键信息,如投资额、合作者、先期应用仍未得到官方宣布。

根据三家通信企业的公开信息,2019年三家的资本支出约为2998亿元,其中5G的相关支出约为412亿元;2020年,三大运营商的资本开支预算合计3348亿元,同比增长11.65%,与5G相关的资本开支预算为1803亿元,同比增幅高达338%。

工信部的消息显示,至2019年底我国就已经建成5G基站超13万个,至今年3月底全国已经建成的5G基站达19.8万个,今年内预期将新建50万个5G基站。

在通信三家企业大踏步走时,广电5G的大计颇受关注。

在高额的资金投入下,广电如何跟进仍是个问题,从时下在各地进行的广电5G试验网、基站开通的动向来看,中国广电已经做了一些方面的组织与动员,但何日能如其他家运营商那样“开诚布公”,尚需一定的时间去准备。

随着工信部重新调整了700MHz频段频率使用规划,广电的第一手决胜性资源终于获得了使用的正当性,时下,终端、芯片等国内产业链已经比较成熟,700MHz用予广电5G基本不成问题。但是,由于历史原因,时下广电还需尽快解决700MHz清频问题,全面关停模拟电视信号,为广电建立700MHz、4.9GHz 5G商用体系提供前置条件。

基本而言,广电5G工作需要中国广电与广电网络公司协调,全面全程的参与,上市企业也基本都确认了要开抓广电5G项目,有的已经先期进了5G试验网及基站的建设。5G已经被广电视为在逆境中崛起突围的一大杀器,改变原有的业务结构体系,广电的移动通信业务是否能成功建立定型,特别是争取到有效用户直接关系到未来的命运走向。

小插曲:广电发出招募号角

稍微插叙一下,广电网络企业近期也对外开始“招兵买马”,为两项重点工作打好人才基础。这里DVBCN找到了中国广电与湖南有线的最新招聘消息:

解读‖广电上市企业2019年报,破局之路仍坎坷-DVBCN

1、中国广播电视网络有限公司(DVBCN注:即“中国广电”),在5月13日发布了面向2020年高校毕业生的公开招聘信息,其中中国广电的“网络融合部”的“业务管理岗”的岗位职责描述为“具体参与公司网络整合资产审计、评估以及相关市场调研等工作。”

那么发问来了:招聘2020届研究生直接参与整合资产评估等工作,会在几个季度的时期内完成具体的执行工作?

2、5月7日,湖南有线集团发布了“马栏山芒果实验局”的招聘信息。

其中,“5G网络规划建设部门无线专家”涉及到的岗位职责便主要负责湖南省700Mhz清频工作(包含清频的方案制定、推进实施);“5G网络规划建设部门网络专家”涉及到的岗位职责为负责5G承载网建设维护管理,对接移动、铁塔、电力、设计单位等建网合作单位等工作;“平台建设专家”岗位职责则涉及到了负责共建共享具体组织实施工作、配合共建共享结算工作等内容。

至文末了,笔者偶然回想起近期一直在了解关于蜂群的趣味内容,作文这么久,最后奉上一个小休闲环节:

蜜蜂有时候会失去蜂王,失王后蜂群缺少蜂王信息素的压制会陷入紊乱,而部分工蜂会开始紧急造“王台”,称为是“急造王台”,但这样的蜂群最终会维持不了多久。养蜂人会通过两种方式介入新王可成功补救,称为是“介王”,一种是“急”、一种是“缓”。急介王便要使引入的新王浸入巢蜜,而后放入蜂群,当蜂群接受新王后意味着成功;缓介王便要利用现代养蜂专门制备的“囚王笼”,将新王关入其中放到蜂群中,由于失王的蜂群可能会因为气味的不同排斥新王,蜜蜂聚集起来“围王”会杀死介入的王,通过“囚王笼”可保护好蜂王,直到蜂群接受便也意味着“介王”成功。当然了,“囚王笼”是个透气的小装置;另外,出现长时间“围王”现象,便需要养蜂人及时解救,重新“介王”直到成功。

(本篇文字所涉及的观点、引述关联仅代表DVBCN笔者个人,供各界人士共同探讨相关话题,如有意见或建议,欢迎大家合理留言指出。)

相关文章
陕西省确定明年3月完成关停地面无线模拟电视信号
陕西省确定明年3月完成关停地面无线模拟…
杨杰称广电5G明年才可规模部署,广电移动通信为何如此困难?
杨杰称广电5G明年才可规模部署,广电移…
自2012年以来最大季度增长:有线宽带市场份额超过68%
自2012年以来最大季度增长:有线宽带市…
美国互联网服务供应商在2020年第二季度增加了124万宽带用户
美国互联网服务供应商在2020年第二季度…
美国第二季度付费电视损失155万订阅
美国第二季度付费电视损失155万订阅
河南有线成功获得IDC/ISP牌照
河南有线成功获得IDC/ISP牌照
我还没有学会写个人说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