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AsiaOTT官网首页融合通信 > 移动虚商WIFI漫游 >

“转正”延期,虚商何去何从?

虚商牌照资源郄勇志 2017年01月10日 阅读
摘要】一直以来,实名制都是悬在虚拟运营商头上的达摩克利斯之剑,频发的电信诈骗案,将虚拟运营商推到了舆论的风口浪尖,也使得这个已试点两年多业务在正式牌照的发放...


一直以来,实名制都是悬在虚拟运营商头上的达摩克利斯之剑,频发的电信诈骗案,将虚拟运营商推到了舆论的风口浪尖,也使得这个已试点两年多业务在正式牌照的发放上出现“难产”。尤其是徐玉玉电信诈骗案发生之后,虚商实名制问题更是被放大,原计划去年发放的正式牌照又被延期。
 
“以前虚商实名制只是行业内问题,现在已经上升为社会话题,引起政府、公安等多个部门关注,仅在工信部和运营商内部已经不能解决了。”一位接近工信部的人士曾这样告诉南方日报记者。
 
近日,有传言称,工信部将在春节前发放正式牌照,虽然该消息尚未得到工信部的确认,但依然吸引了不少人的关注。饱受病诟的虚拟运营商将何去何从,也成为了业内普遍关注的话题。
 
国内虚商业务起步晚发展慢
 
2013年初,工信部下发《移动通信转售业务试点方案》(以下简称《方案》),陆续为全国42家民营企业颁发相关临时牌照,持牌企业可以从移动、联通、电信三家基础运营商租售170、171开头的号码段。这是民营企业首次进入我国电信领域,被寄予厚望。
 
虚商并不是新的商业模式,在国外已经有比较成熟的模式。比如在欧美较为开放的电信市场,虚拟运营商的市场份额可以占到15%以上,而其他一些地区,虚商市场份额一般也都在5%左右。
 
比如香港,香港是亚太地区电信市场最为开放、管理水平较高的区域,2001年开始允许资本申请虚商牌照。目前为止,包括中国联通、润迅、电讯数码、中港通电讯、新世界电讯、中信国际电讯等在内十几家企业获得了牌照。一直以来,香港虚商的客户份额徘徊在6.2%—7.3%之间,市场份额也在6%左右。
 
中国虚拟运营商的发展始于2012年6月份。当时,工信部发布《关于鼓励和引导民间资本进一步进入电信业的实施意见》,在意见所提出的鼓励进入电信业的八大领域中,虚拟运营商位列首位。半年后,工信部发布试点方案,目前已发展3500万用户,但在移动通信市场的渗透率仅为2.7%。
 
需要指出的是,在工信部的正式文件中并没有使用“虚拟运营商”的字样,而是用“移动通信转售业务”来表述。这是因为国内虚拟运营商和国外不同,国内的虚商仅仅是开展移动转售业务,从基础运营商租来号码段的相关资源进行转售,并不涉及无线网、核心网、传输网等基础设施。
 
“对于电信运营商来说,核心竞争力是网络和服务能力,但虚拟运营商并没有网络资源,在服务能力、资源配置等方面,面对三大基础运营商的压力,一直都难有竞争力。”通信行业专家项立刚在接受南方日报记者采访时说。在项立刚看来,移动、联通、电信已经在国内电信市场充分竞争,精耕细作,新入局者机会很小。
 
“虚拟运营商与基础运营商是既合作又竞争的关系,但是在竞争的问题上,主动权掌握在基础运营商的手上。”通信世界网主编郄勇志也向记者表示。据了解,在2013年发放临时牌照时,业内曾乐观预测,到2015年年底试点结束后虚商的用户可以达到5000万,但是最终的用户量仅有2000多万,按这个结果也难以令人满意。
 
用户量不足,成本压力大
 
虚拟运营商的实名制一直备受争议,去年3月,工信部信息通信发展司司长闻库就曾直言,虚拟运营商在试点的两年虽然推进了提速降费、推动电信行业改革,但是也存在实名制落实不到位、违规率高等问题。
 
在项立刚看来,虚商实名制不严格跟其用户量不足的压力有关。据他介绍,虚商的计费系统和服务系统都需要重新搭建,而一个计费系统的搭建需要花费几千万元,如果用户量过少,这些系统的成本也就会很大,为了稀释成本压力,虚商就不得不加快用户量的发展速度。
 
在追求速度的同时,号码质量也被拉低,市场价值也有限。郄勇志向记者透露,目前中国电信的170号用户的APRU值(衡量电信运营商的指标,高端用户越多,ARPU值就越高,运营商得的利益也越大)只有36元,而中国联通的ARPU则更低,只有十几元钱,有的甚至只有几元钱。
 
在郄勇志看来,这种现象的出现与虚拟运营商行业的“批零倒挂”问题不无关系。所谓批零倒挂,是指虚拟运营商从基础运营商批量买来的流量、语音等比基础运营商向普通用户单售的价格还高,这就导致虚拟运营商在进行套餐设定时非常被动,“批零倒挂”的问题也常为虚商从业者所不满。
 
据了解,目前基础运营商向虚拟运营商出售流量、语音时,主要采用的是资源池和模块组合两种方式。资源池模式,就是基础运营商给虚商语音、流量等方面的单价,由虚商自己组合;模块组合则是打包一个语音、流量等方面的套餐,然后出售给虚商。
 
郄勇志告诉记者,相比于资源池来说,模块组合的方式对于虚拟运营商来说更为有利,并且不存在“批零倒挂”的问题,但这种模式所占规模还比较小。据了解,为虚商用户发放号码最多的中国联通一直以来都没有采用这种模式,目前虚拟运营商用户数不足两百万的中国电信则有一半采用这种模式。
 
不过,此前有消息称,中国联通已经向小米移动、海航通讯等企业推出了模块组合资费模式的测试版,测试结束后将向所有虚商企业开放。
 
中国虚拟运营商产业联盟秘书长邹学勇在接受南方日报记者采访时则表示,国家出台了一些相关文件和政策,批零倒挂的问题已得到部分缓解。在他看来,对于虚拟运营商来说,应该在差异化经营和套餐内容上下功夫。
 
牌照资源更被投资方看重
 
徐玉玉事件之后,虚拟运营商的发展跌入低谷,来自业内和社会的“声讨”之音不断,原本计划在去年发放的正式牌照也被推迟发放。项立刚向南方日报记者表示,由于现在42家虚拟运营商发展不均衡,最终正式牌照发放时可能会设计发放标准,仅给少数企业发放。
 
多位业内人士告诉记者,正式牌照何时发放虽然不会影响业务的开展,但是可能会影响商业战略,因为投资者看中的就是牌照资源。在吸引投资、上市融资上,如果有虚商的正式牌照就会很有优势。
 
“牌照是稀缺资源。”郄勇志说,“如果拿到正式牌照,就可以在资本市场讲故事,吸引投资。”邹学勇向记者表示,正式牌照如果推迟发放,可能会影响资方对于虚拟运营商业务的判断,虚拟运营商在整体布局也会受到影响。
 
不过,即便在虚拟运营商发展的两年内举步维艰,其所起到了一定的“鲶鱼”作用,也不容忽视,尤其是在服务端和套餐设置上,虚商这条“灵活的鲶鱼”给电信市场带来了不小的变化。业内普遍认为,颇受用户认可的流量不清零、取消漫游费等业务,就是受到虚拟运营商的影响。
 
在舆论压力和基础运营商的竞争之下,虚拟运营商应该何去何从,成为了很多从业者关注的话题。“行业不景气,我们先做好手头的工作。”某排名前五的虚拟运营商总经理在回应南方日报记者的采访时这样说。
 
然而,在郄勇志看来,虚拟运营商要想真正发展,国家在政策上需要给予支持。“如果国家继续给予支持,基础运营商绝对竞争不过虚拟运营商的,他们太灵活了。”郄勇志说。

来源:南方日报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