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AsiaOTT官网首页融合通信 > 宽带接入与IPTV >

IPTV遭遇天花板 结构性矛盾将重蹈有线电视覆辙?

IPTV结构性矛盾有线电视 2017年07月12日 阅读
摘要】IPTV最近很火,火的不仅是数字,还有各种会议。然而,外行看热闹、内行看门道,虚火的背后,老殷给你念叨念叨,说的对,你暗自记下,悄悄调整;说的不对,可以哈...


IPTV最近很火,火的不仅是数字,还有各种会议。
 
然而,外行看热闹、内行看门道,虚火的背后,老殷给你念叨念叨,说的对,你暗自记下,悄悄调整;说的不对,可以哈哈一笑了之。
 
IPTV火的前提是运营商业务的迅速调整,也就是电信业的供给侧改革,从家庭固话到家庭固定宽带。除了政府机构和商业机构的办公电话,家庭电话市场急剧萎缩,曾几何时,楼上楼下、电灯电话,是几代中国人的小康梦。
 
楼上楼下都有了,电灯电话也都有了,中国的房地产业和电信业也得以迅猛发展,移动通信业务飞速发展,移动电话用户总数超过13亿户,上网用户超过7亿户,几乎人手一部手机,有的人甚至两三部手机。
 
所以家庭固话的衰落是必然的,然而运营商也迅速调整了业务策略和产品组合,大力发展家庭固定宽带,如今电信约1.2亿户、移动约9000万户、联通约8000万户,再加上各地有线电视公司及民营驻地网宽带运营商,家庭固定宽带达3.3亿户,超越有线电视的2.6亿户,成为家庭第一大娱乐方式。
 
13亿户手机用户里,有7亿手机用户回家就连WIFI,不光在家连wifi,去公司、去酒店、去商户,都是要连WIFI,为啥?一是智能手机的使用频次太高了,累计使用时间也最多:刷微博、看微信、打游戏、玩直播、看视频。。。
 
二是流量又那么贵!
 
所以家里要安装固定宽带+无线路由器,除了自己用,全家人、甚至来的亲戚朋友都可以用,这是家庭固定宽带发展的基本盘,所以宽带数字还将上涨,理论上4.5亿户家庭户籍地址里,要户户通宽带,还有一亿多市场空白,宽带是趋势,更是大势。
 
只是,谁来满足需求侧的变化呢?是你吗?是你吗?是你吗?
 
啰嗦这么多,是为了引出正题:IPTV遭遇天花板,结构性矛盾将重蹈有线电视覆辙!
 
IPTV本质是什么?
 
IPTV本质是运营商为了促销宽带和提高用户宽带需求、拉高带宽价格的一项市场营销行为。
 
至少目前是这样。IPTV业务本身是不赚钱和赔钱的,而捆绑它的宽带则是暴利的!
 
宽带是收费的,带宽越高、价格越高,而IPTV是安装宽带捆绑赠送的,不要白不要,要了也白要,白要谁不要,所以电信和联通在2亿家庭固定宽带用户里捆绑赠送出接近9000万户IPTV,移动也要把自己2000万户没有电视直播频道的OTT搞成可以有电视直播频道的IPTV。
 
毫无疑问,IPTV用户将继续随着宽带用户的增长而增长,甚至在宽带用户内部有更高的转化率,进一步冲击和分流有线电视用户。
 
但问题在于,IPTV具有结构性矛盾,这是他的天花板。国外电信运营商可以做内容,可以收购传统媒体和新媒体公司,给自己的宽带用户更好的使用体验和带来更高的收入;而在国内,新闻出版广电总局发给电信运营商的只是“IPTV传输”牌照,理论上不允许电信运营商单独做内容,所有内容必须要置于广电总局设计的“IPTV两级播控”下面。
 
然并卵,这仅仅是理论上的!
 
在国内,电信运营商特别强势,特别是中国电信在南方21省及中国联通在北方的10省,算是当地主流宽带服务商,当地宽带用户绝大多数是他发展的、IPTV盒子是他集采并捆绑赠送给用户的、CA和计费收费也是他做的。
 
只有IPTV内容播控是他每月花几块钱从当地电视台的新媒体机构买的,之前是从百视通买的。
 
而且,IPTV内容多不多、功能丰富不丰富,理论上电信运营商也不能参合和涉足,所以除了赠送IPTV盒子给宽带用户以外,在后续增值业务发展上是束手束脚的。
 
说白了,买这个播控只是给自己披个合法的外衣,至于自己做多少用户、用户ARPU高多少、再做什么新业务,统统是跟IPTV两级播控没有任何关系的。
 
而且按多少用户给IPTV两级播控结算,也是看心情,心情好了,按上年度用户的总数,打个七八折,心情不好了,那就按前年的用户数吧。
 
实际上,在运营商的宽带+战略里,IPTV只是很小的一部分,智能家居、智慧社区、城市物联网、数字中国。。。,太多太多的空间可以挖掘。
 
而在电视台新媒体机构的世界里,来自运营商的分成,就是全部的生活费。
 
除了视频节目本身,当地电视台新媒体机构做什么新业务要看当地运营商脸色的,OTT?想都不要想!广告、游戏、教育、电子商务。。。?得慢慢和当地运营商试探,一般都是运营商搞了,即便侥幸自己做了,也得签个分赃比例的补充协议。
 
而且要命的是,这个来自运管商的分成,还要被IPTV播控总平台拿去近一半!尽管这个总平台除了央视十几套节目,什么新内容也没有!不服?总局爸爸来给你发推!不是,发文!
 
没有跟运营商的宽带发展户数时时捆绑,分成数量靠运营商赏赐;没有跟用户的ARPU绑定,每月分成所得就是那几块钱,电视新媒体机构怎么有能力和积极性去购买版权、开发应用?!
 
SO,IPTV播控的天花板,是电信运营商的用户数和分成;电信运营商IPTV业务的天花板,是能不能做内容,不提高ARPU、不能挣钱,只能是一个促销手段,而非单独的业务。
 
当然了,电信运营商也是不鸟广电总局的,什么两级播控、双重认证啊,能耳旁风就耳旁风。
 
最最最重要的是,IPTV也是割裂和分散的,如同一样割据的各地有线,你有什么新业务、新合作,要一个省一个省的谈,每个省的运营商的政策和条件也不一样。
 
开个行业会议,能来十来个省的运营商就是顶破天了,哪像SP时代的中国移动,全国一盘棋:一点接入、全网服务。那真是增值业务的黄金岁月。
 
就像炮哥前几天撰文写的那样,IPTV做成了昨日的有线,而明天呢?会不会重蹈有线的覆辙,就看OTT能不能搞进直播。
 
而OTT搞不搞直播,也只是个政策问题,BUT政策。。。

来源:实说新语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