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AsiaOTT官网首页智慧家庭 > 黑科技与人工智能 >

昔日手环巨头Jawbone破产是硅谷“过度融资死亡”的一个例子

手环巨头JawboneJawbone破产 2017年07月12日 阅读
摘要】昔日手环巨头Jawbone在可穿戴市场上有足够的资金用于Fitbit和其他健康跟踪设备,但这可能最终成为最大的问题。Jawbone首席执行官兼联合创始人Hosain Rahman顶级...

昔日手环巨头Jawbone在“可穿戴”市场上有足够的资金用于Fitbit和其他健康跟踪设备,但这可能最终成为最大的问题。
 

 
Jawbone首席执行官兼联合创始人Hosain Rahman
 
顶级风投公司红杉(Sequoia)、Andreessen Horowitz、Khosla Ventures和Kleiner Perkins Caufield & Byers,还有主权财富基金,在Jawbone上投资了数亿美元,并在2014年将其估值提高到32亿美元。
 
最终,这部分资金无法挽救总部位于旧金山的Jawbone公司,该公司于6月份开始清算程序,此前该公司的健身追踪器产品未能成功上市。根据研究机构CB Insights的数据,按照筹资总额,在风险资本支持的公司中,它是第二大失败。
 
科技高管和金融家们表示,在筹集了逾9亿美元资金后,Jawbone的股价下跌提供了一个明显的例子,说明涌入硅谷的资金洪流可能会对那些没有未来的公司产生负面影响。
 
这些人说,讽刺的是,几年前Jawbone本可以成为一个合适的收购目标,只要通过从风险投资和主权财富基金中减少资金,它的估值就会被降低。
 
科技企业家兼顾问Sramana Mitra说:“他们基本上是将资金投入这些公司,我预计过多的资金会导致更多的死亡。”
 
Jawbone的案例也突显出,主权财富基金等非传统初创企业投资者在硅谷加大投资时面临的风险。
 
去年,科威特投资局在Jawbone上投资了1.65亿美元,当时Jawbone的前景已经黯淡,因为其最初的投资者大多不愿提供新资金。
 
根据CB Insights的数据,这些基金管理着数千亿美元的基金,去年在私人科技公司投资了127亿美元,高于上年同期的22亿美元。
 
创业失败并不罕见,但一家市值数十亿美元的公司筹集了巨额资金后却破产了,这仍然是件稀罕事。
 
Jawbone是太阳能技术公司Solyndra的幕后推手,Solyndra于2011年申请破产,成为风投支持的公司中最大的失败。
 
最近,其他一些大的失败包括二手车市场Beepi,在募集了大约1.5亿美元后关闭。
 
有些投资者表示,像Jawbone这样的失败在短期内不会严重影响创业资金。风险投资家去年筹集了410亿美元,创历史新高。
 
Accel风险投资公司的合伙人Rich Wong说:“每个人都在努力想办法在科技经济中发挥作用,大的失败是不可避免的。”
 
但风险投资家说,考虑到那些未经证实的公司有9位数的投资,Jawbone的情况可能会让投资者踌躇不前。
 
自从去年Jawbone“下跌”以来,其他一些创业公司,包括人力资源软件公司Zenefits,食品订阅公司HelloFresh和乘车服务Ola,由于业绩不佳,投资者热情下降,使得估值下降,这在过去几个月中,引起了业界的高度关注。
 
初创融资交易的季度数量继续从2015年的高位下滑,尽管现金很多,但投资者并不羞于为他们认为会取得成功的精选公司写大量支票。例如,4月份的时候,服务公司Lyft筹集了6亿美元。
 
上周,科技新闻网站公布了Jawbone的清算,外媒证实了这一消息。Jawbone的发言人拒绝置评。

联合创始人兼首席执行官侯赛因·拉赫曼(Hosain Rahman)也没有回复电子邮件,其投资人也拒绝置评。

 
Jawbone的联合创始人Alex Asseily在2015年1月辞去董事会主席和董事职务时表示:“看到Jawbone有这样的结局令人痛心。”
 
BlackRock贷款
 
Jawbone在1999年以AliphCom的名字推出。它循环推出了好几种产品,包括蓝牙耳机和扬声器,并在2011年推出了时尚的可穿戴设备来跟踪锻炼、睡眠和其他健康数据。
 
根据数据提供商PitchBook的数据,在这一过程中,Jawbone公司的股权投资超过5亿美元,负债超过4亿美元,其中大部分来自BlackRock。
 
但据国际数据公司的分析师Jitesh Ubrani说,该公司在可穿戴市场上几乎没有取得什么进展,市场份额远低于5%,Fitbit、三星和其他公司的表现远远超过了该公司。
 
不过,根据Pitchbook的数据,2014年9月,Jawbone公司筹集了1.47亿美元,使其估值达到32亿美元。次年11月,在金融危机中,Jawbone公司解雇了15%的员工。
 
根据Pitchbook的数据,到2015年12月,BlackRock公司的股价下跌了69%。
 
然后,在2016年,科威特投资局首次在Jawbone上投资了1.65亿美元,使Jawbone的估值达到15亿美元。
 
近年来,中东和亚洲的主权财富基金在直接投资于初创企业方面变得更加积极,而不是简单地投资于风险投资基金。例如,沙特的公共投资基金和卡塔尔投资局都在Uber有很大的股份。
 
与这些外国基金一起投资的人士说,因为他们拥有比传统风险投资公司更多的资金,而且作为技术投资者的经验又较少,主权财富基金常常被要求联合投资或发起风险融资。
 
Mitra说,这样大规模的融资可以“创造这种人为膨胀的估值,但估值与收入无关”。
 
Canvas Ventures的合伙人丽贝卡·林恩(Rebecca Lynn)表示:“事实上恰恰相反,他们对投资者来说也可能是错误的信号,投资者通常会把一家公司筹集了多少资金看作其是否会成功的信号。”
 
据知道这个问题的投资者所说,Jawbone试图在2016年出售自己,但是找不到买家。 据称Jawbone已经被供应商起诉,因为供应商声称该公司欠他们数十万美元。

来源:TechWeb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