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AsiaOTT官网首页电视娱乐 > 网络电视台OTTV >

爱奇艺车澈谈网综时代的造星 探有嘻哈成功缘由

爱奇艺网综 2017年12月07日 阅读
摘要】新浪娱乐讯爱奇艺车澈发表题为网综时代的造星的主题演讲。中国有嘻哈真正做出来的原因是我和制片人最终达成的共识——做嘻哈不一定行,不做嘻哈一定不行。他认为...


新浪娱乐讯爱奇艺车澈发表题为“网综时代的造星”的主题演讲。“中国有嘻哈真正做出来的原因是我和制片人最终达成的共识——做嘻哈不一定行,不做嘻哈一定不行。”他认为去冒险尝试别人不去想的路,去寻找小众门类成为大众门类之路,掘出爆款,其最终结果“奖赏”了敢于创新的人。
 
他也分享做爆款节目心得:“早了就是先烈,踩中就是爆款,晚了就是从流”。他还提到了微博对《中国有嘻哈》的推广作用,“微博帮助我们做到了网综的非线性运营。选手也通过节目和微博完成了素人到明星蜕变”。做《中国有嘻哈》之前有两种“不看好”,第一是商业不看好,很多商业客户认为嘻哈是一种不能够理解的小众门类;另一类是业界不看好,毕竟理论和现实有差距,前有“折了”的《盖世英雄》。车澈表示会继续探索小众门类的大众出口,包括二次元文化他也非常看好。
 
车澈也坦诚,虽然来的微博V影响力峰会,但这绝对不是单纯说好话,“微博对我们帮助非常大,因为微博真正帮我们做到了非线性运营。”综艺节目一般都是线性运营,但节目在微博上的发酵完全打开了非线性传播板块,“这是新浪微博给我们带来了巨大收益,无论是讨论度还是热搜”,因为网友们的观点在微博互相碰撞,导致有嘻哈热度飙升。另外微博还做到了,通过大量线上明星力量和媒体、大号发声,帮有嘻哈选手成功打call,使其更快被主流和大众关注。
 
车澈演讲全文:
 
谢谢主持人,我觉得新浪娱乐的张老师不要跑,本来说要参加一个论坛,其实我是愿意参加论坛的,我可以跟所有的朋友们一起交流一些想法,然后后来论坛变成了演讲,我说演讲就演讲,讲一下节目相关的内容,后来我今天来了之后觉得彻底是个误会,他说讲一讲网综时代的造星,我一看跟我坐在一起的人,造星为什么让我讲,我身边的人都是造星的专业人士,所以这个题目应该改一下,网综时代的造星,这个标题可以改一下,因为实际上我觉得网综时代的造星这个标题本身听起来有方法论的感觉,就是网综时代我们如何造星,但是这是超级宏大的命题,我觉得我们没有办法完成它,改成时代网综的造型,就是实际上在今年夏天在爱奇艺,我和我的小伙伴确实做了一档网综,现在看起来是切合这个时代的,我觉得造星这个词在今年夏天把一批nobody变成了somebody,变成了主流文化认可的一批艺人,今天我作为一个导演跟大家分享一下节目在运行过程中的思考跟造星有没有关系大家可以自己体会一下,谢谢。
 
《中国有嘻哈》,什么叫一场有计划的冒险,实际上在今天在2017年的12月,我们可以认为这个冒险已经成功了,但是实际上倒退回去在2017年的3月份,我们在任何的场合,我们在每一个角落被所有人质疑,在被质疑的时候,我们问自己是不是应该做的事情,本质上爱奇艺的管理层和我们的核心团队都知道这是一件不一定成功的事情,冒险就有失败的可能性,有计划的冒险就是我们知道其中的风险原因承担这个风险。实际上就是因为我个人和我的团队一直信奉一句话,就是小众文化的大众出口,这句话不是我们今年讲的,实际从2016年我还没有来到爱奇艺,我跟我的团队和合作者一直在讲这句话,就是什么样的地方能诞生爆款,我认为爆款只能是从小众文化到大众文化的演化,个人认为任何一种大众文化都曾经是小众文化,我们的流行音乐曾经不是小众文化吗。我当时参与一个项目《加油好男儿》,应该是当年比较好的电视选秀之一,好男儿也诞生了很多在今天十年之后有很多超级明星,但是实际上在好男儿当时运作的时候,我们是一直被批评的,被批评就是好男儿的定义是不是能由这些外貌较好的演员歌手来承担,当时的主流媒体其实给了我们很多的反问,说好男儿的名头是不是应该由这样的人来承担,实际上我个人认为,《加油好男儿》也是中国第一批花样美男的集体展示,十年之前花美男这个概念是小众文化,当时社会的认知和主流媒体对花样美男这样的概念不是很认可,十年之后我们看到它的发展非常好,实际上到今天,连接上的阿姨大妈看到街上长的帅的男孩子都会说这是小鲜肉,没有质疑。我们再要生产花样美男的明星是不是变得很难?就筛小众文化向大众文化蜕变中是容易产生这样的爆款的。
 
早了就是先烈,踩中就是爆款,晚了就是从流,这个非常准确,2016年我做一档节目,我做的电子音乐节目,我可以拿出500页分析报告,告诉大家电子音乐是中国流行音乐的未来。年轻人对这种文化有多么的追捧,像世界级的电子音乐节向中国靠拢,是中国年轻人最想去享受的生活方式,基于这种底层逻辑的判断,我们认为电子音乐在中国应该是音乐界的下一个爆款,所以我们要做小众文化的大众文化的出口,就是(盖世英雄),电子音乐是未来,我们应不应该在中国开发一个电子音乐节目,让这个东西踩中这个点,爆款,我们也是抱着爆款的心态去的,那款节目早了,就是先烈,但是到今天为止,我依然认为电子音乐是对的,为什么最后爱奇艺选择做这档节目?相信很多人看了报道,我跟我的制片人(陈伟)我们把自己在怀柔温泉酒店一个礼拜,面对面想做什么,当时爱奇艺做超级网综做音乐类的选秀,我们当时出了很多方案,我们选做一个流行音乐的偶像,也可以做一些混合的就是年轻人喜欢的,年轻人喜欢电子音乐,喜欢民谣还有视觉系摇滚,到底要做什么东西?我们推倒无数方案,不能给我们自信,《中国有嘻哈》最后成功的原因我们达成共识,就是做嘻哈不一定做成,但是不做嘻哈一定不成,所以就我们最后选择做《中国有嘻哈》的原因,上面有一句话我给自己的鸡血,是不冒险比冒险更冒险。不冒险是你放弃博一个新的东西的机会,这是我们内部团队的思考过程,实际达到的结果还是不错,我们有了27亿以上,打破几个记录是中国纯网综最快破记录的,《中国有嘻哈》在现实层面给我们一些回报,这种回报是奖赏敢于创新的人。我们兑现了承诺,这个夏天嘻哈崛起。这个承诺是跳回前面说的,我们做《中国有嘻哈》之前,有两种不看好,第一个是商业的不看好,因为一直以来支持我们的客户,他们认为嘻哈音乐是一个不能够被理解的小众的音乐门类,他们觉得这些东西确实不太行,当我跟客户讲小众文化的大众出口,一定要提前踩点才能成为爆款,他们会说我做的《盖世英雄》,这是一次尝试,除了商业上的不看好,我们能理解,当时让我们团队不舒服的是业界的不看好,因为在座的各位都是业界的人,都是业界的精英,当时做电视的圈子很小,可以这么理解,全中国做这些节目的总导演谁都认识谁,当这个消息出去之后,我的好朋友很担心我,给我打电话说你不要做这个节目,说这个节目再折了你怎么办,毕竟刚去爱奇艺。我说我想再做一次,我认为这个东西是对的,我有很多理由反驳他们,他们说你一定看好hippop说体量控制在四千万左右,他们说我们要拿两个亿来做这个项目,实际在业界和商业都不看好的情况下,可以认为我们是孤注一掷做这件事,说实话真正支持这个项目的人只有(宫羽),他认为这个事情是可以被做到的,所以实际上我们兑现了对平台的承诺,其实我们对观众没有什么承诺,我们兑现了对老板的承诺,说这个东西应该是可以。后来还不错。
 
我想跟大家讲一讲,从地下的非主流到霸屏大势,真的在半年时间里,嘻哈文化从文化不被认可到今天好像所有的都想挂钩,是因为嘻哈文化变成一个热度了。回到前面我说的,我到现在一直坚定的认为,如果这个文化这种概念在市场上已经被全盘接受,全盘认可,实际这些人操作的空间其实非常小,就是说今天想生产一个花美男型的艺人是多么难,但是为什么《中国有嘻哈》通过一个节目可以生产这么多嘻哈歌手让他们从素人到嘻哈艺人,之前这一块完全没有被开发,小众文化的大众出口什么时候都成立的,无论从艺人还是内容方向,基于这个判断,我们爱奇艺在青年文化在街头文化还会不断开发,我的工作室是(open)的,在《中国有嘻哈》之前就写了,除了街头文化还有说唱街舞,我看好电子经济和二次元,特别是二次元还要做尝试。这些嘻哈歌手的情况,他们的生活被这个事情被《中国有嘻哈》事情彻底改变了,包括前两天我们的《芳华》电影就是这些人唱的主铨曲,包括《快乐大本营》出了第一个网综的专场,实际我们的传统媒体给我们很多帮助,选手的商业部分,跟蜘蛛侠还有京东的合作,还有前两天的爱奇艺尖叫之夜,我本人我是不高兴的,我们那桌嘻哈歌手,有(黄旭)晚到,(GAI)要早走,他们给我解释说,晚到的是参加欧阳靖的节目,早走的要开自己的演唱会,我释然了,因为这个节目改变了这些人。今天来谈论这件事,缺乏意义,我只是想跟大家分享,在我们没有被验证正确的时候的思考。
 
第二部分比第一部分重要,今天是新浪的微峰会,新浪微博对我们帮助非常大,新浪微博真正让帮助我们做到了网综的非线性运营,我知道我们都是做电视综艺起家的,电视综艺有线性的运行规律,就是第一集播完播第二集,之后第三集,我们所有的新文化体也是跟这个走,第一集播出之后,你出的话题可以上热搜,之后第二集,大家不知道有没有注意过,这件事在《中国有嘻哈》完全被打破了,线性的播出逻辑被打破了,这件事当时我们被垢病了很久,就是因为录制跟播出之间有时间,总决赛录制有一段是开口出去直播给所有的观众看,观众通过这个直播看到的《中国有嘻哈》的四强,看到第四个人,《中国有嘻哈》的这个人当时在播出的节目中还没有复活,这个像一个bug但是借助新浪微博给我们巨大的收益。实际上新浪微博的讨论让我们形成了一种,所有人在社交媒体上分享他们的观感,他们的逻辑线不同,这些观点形成碰撞混战,之后就是热搜,这件事做的非常夸张。
 
说到热搜,最多的一次,新浪微博有十个,我们占了九个,除了一个是推荐,当时《中国有嘻哈》什么都是热搜,新浪微博普及的东西不光推广这个节目,实际推广了嘻哈文化本身,因为像freestyle这种词都是嘻哈文化的专业词汇,但是现在被推广成大众词汇,大家把怼换嗯diss。还有flow等一些词,实际上新浪微博帮我们做的是不管这个节目有多火,必须承认这些嘻哈歌手毕竟不是主流的艺人,但是他们在新浪微博上用明星打call团的形式万跟主流明星无缝对接,实际上这件事从他们从素人到明星的过程中产生了巨大作用。因为有这么多线上的明星帮他们打call的同时,观众的观感把他们划为同一种人,是他们在成为明星的过程中至关重要。还有我们的权威媒体的发声都是通过新浪微博。
 
涨粉,他们一共涨了2085万粉,这是70强,可以做切分,前六强涨的更多,PG ONE涨了很多,前六强通过新浪微博的涨粉可以看到他们真正完成了这种蜕变。这些嘻哈选手非常会玩,他们在微博上互动,PG ONE自己发图,跟范冰冰互动,包括他们的直播,实际我们爱奇艺有自己的直播软件就是起秀,所有的记录都是《中国有嘻哈》打破的,新浪微博的玩法非常好,当时我们的赛制是有投票的,新浪微博的官方线上投票线下的拉票会,热门的短视频还有新浪的微博故事,有特别劲爆的点。所以实际上微博的投票包括微博故事这些产品,对当时《中国有嘻哈》整个网综运营产生了非常好的后果。
 
我们马上要做的新节目叫《热血街舞团》,其实我们认为青年文化在未来的三到五年里都会是一个潮流,说唱街舞所有属于街头的东西,今天讲明星的论坛,我们讲这个《热血街舞团》,实际上说唱歌手在美国是有影响力的,舞蹈界没有,我搜集全世界顶级编舞都搜不到,是顶级明星的编舞,也就到这个程度了,《热血街舞团》跟最顶级舞者捆绑在一起,在比赛结束一年之后未来一年之后,我们的顶级偶像会跟这些舞团做真实有效的合作,无论线上线下,这些明星成为顶级舞者的代言人,宣传大使,一起开演唱会,在我的想象力范围内,这是能够把他们最大的艺人化的方式,就是跟顶级的明星捆绑,我们也有理由相信在《热血街舞团》,这批被明星选中的舞者,是中国最有价值的商业舞蹈团体,我们用一年做这个项目。下一个项目在2018年3月份跟大家见面,为什么选择街舞是因为我们的文化,《热血街舞团》跟新浪微博联合出品,我相信在新浪微博的帮助下《热血街舞团》会像《中国有嘻哈》成为纯粹的网综。
 
最后跟大家说我对网综的理解是什么,很多人问我,《中国有嘻哈》的成功经验是流量引导,小众文化的大众出口,以及社交媒体的非线性运营,谢谢大家。
 

来源:新浪娱乐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