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电2020】“疯了”的流媒体与“伏枥”许久的有线电视

上世纪美国人尼葛洛庞帝在《数字化生存》直言传统电视为代表的“中央式”传媒将会进入“去中心化”时代,电视即将消亡。这一观点在过去的二十余载,前前后后经历过无数次的讨论。

没想到随着IPTVOTT TV等新颖联网电视在2010后的步步扩大化,临近这二三年,“电视消亡论”又被反复的提及。终于,随着2019年最后一天的行将结束,传统电视也又“辛辛苦苦”的挺进了2020年。

2019年,对于新媒体而言又进入了全面兴盛的新阶段,传统广电媒体的实际主导优势继续下跌。这一时期,相关部门在积极督促各地尽快加快融入到新兴媒体领域,要求各类部门都去开启政务类服务号,但不乏有走形式的官方账号仅是为了开通而已,长期并未进行消息的更新。

对于传统的广电传媒而言,也在要求如电视台等主导建立起融媒体品牌及平台,并与相关新媒体垂直方的推广合作欲图实现跨步走入新媒体的通道。但是,如果形式上走的还是传统广电的老路子,任凭怎样的换皮也并改变不了传统广电领导力衰退的形势。

广告收入一直是传统媒体的主要收入构成,近些年在互联网深度垂直服务的攻势之下,传统媒体的收入整体在下降。据CTR媒介智讯的数据,2019年前三季度中国的电视广告收入下降了10.8%,报纸下降了27.4%,广播下降了10.7%;电视媒体广告刊例花费和时长同比双双下降,降幅均跌破10%。

这一年中,地方台、报等广电传媒也时有传出“发不出工资”、“频道整合”之类的消息,广电传媒尚且如此,对于有线电视网络公司而言,也正面临着严峻的状况。

一、有线电视行业困境未曾远离

2018年第三季度,全国有线数字电视用户首次跌破了2亿户(相关数据来自格兰研究《中国有线电视行业发展公报》),当时引起了广电业内相关人士的大讨论。

长期以来,有线电视凭借其独一无二的同轴有线的广覆盖优势,占据了我国电视行业的主导地位。就DVBCN笔者而言,虽年长不及各位同好,但曾经年幼时家里的一台模拟黑白电视也是村里少有的电视机,随后又经岁月的变革,黑白升级为彩电,模拟信号升级为数字电视信号。此外,还同时伴有卫星电视、IPTV及OTT TV的并行推广。

而到了2019年第三季度,全国有线电视用户总数降到了2.12亿户,数字电视用户降到了1.93亿户(数据源依然来自《中国有线电视行业发展公报》),与广电总局自己公布的数据有偏差(总局最新公示的数据显示,有线电视用户为2.16亿户,其中数字电视用户为2.03亿户),DVBCN姑且把两组数据都列出来,但可以确定的,有线电视用户整体下跌是毋庸置疑的。

此外,有线电视各大省网公司的前三季度整体收入利润相对以往也不太乐观。就已经公示的近十家上市企业的业绩状况而言,有5家公司较2018年同期收入为正增长,而多数企业的第三季度为负增长;净利润方面,整体较以往多有缩水,其中广西广电网络已经累计多季度亏损。(详情回顾:解读广电企业Q3业绩报

其他的非上市公司的情况,据DVBCN的了解,整体业绩也并未有多良好的局面,部分省网也长期处于收入利率负增长。行业所面临的其实都是通病,因此才需要全国有线电视行业一同面对,寻找到有效的方式方法以改变当前的窘境。

二、流媒体在掀起变革

互联网逐渐下沉,用户在下沉,内容也在下沉。新型互联网技术的不断更迭,也在衬托起“内容为王”“用户为王”等全新的运营理念,这完全区别于了传统广播电视的制播形式。

别说广电领域,就互联网层面,社交媒体的兴起使得“user”的价值量逐渐被放大,甚至于最初的“KOL(关键意见领袖)”也已经无法对规模化的用户起到震慑作用,一旦处理不善相关事宜,用户反噬的效应也极为强烈。

网络视听同属于广播电视的范畴,平台方如今正更是走向了PGC/PUGC、UGC、OGC的多项串联的生产模式,甚至于广电传媒也想着靠自主化的MCN以实现突破原有的运维模式。

因此流媒体平台方们,一方面在技术上花功夫,利用起了人工智能、边缘计算、大数据、云计算甚至区块链等技术应用到了内容制播、付费运营管理等多个层面,未来在内容、用户等多方面的下沉,实现一对一的缴费是极为可能的;

另一方面它们也在IP上不断花精力,多方面的打造IP集群化效应,伴随着和互联网用户规模的扩大,城镇青年、追星族、泛二次元群体……更多的标签化之下,平台方不再只是选择花大钱从传统内容制造方购买那些未来效益不确定的版权内容,而是开启了自我投资型的自制化IP,它们也依据后台的数据及其他方的咨询意见,总是能以比较精准的方式打造出垂直面向于广泛新群体、新受众的IP内容。

在技术与内容的两手抓力,以及前期及后期的多方位的营销催动下,流媒体内容平台也占据了互联网的大多数链路通道,而传统广电的通道也成为了他们在步步渗透的新方向。

三、Netflix和它的“影子”们

在国外,目前Netflix仍占据了流媒体国际市场的最大份额,这个起身于DVD等租赁业务的企业转向内容平台及生产领域后,以数年的时间迅速建立起了自己的庞大帝国,特别是近两年间,无论是用户规模还是内容产出速率都极为惊人。

2018年度,Netflix的市值一度超过了迪士尼,这就更引发了多方面的注意力。比较有意思的是,华尔街方面,对于Netflix的股价也是随着其预期用户目标的达标与否上下调动多次,但是就最新统计的2009~2019年间Netflix的市值增长近4100%来看,华尔街还是比较中意这位“娇宠”的。

但是充满“意外”的2020年马上就到了。从2019年末到2020年中期(预计),Apple +,迪士尼+,Peacock(NBCUniversal出品),HBO Max(华纳媒体)……更多的巨头全新打造的流媒体产品加速袭来,流媒体的诸侯争霸时代真的要在这一年全面迎来。

当传统内容制造方还在观望之时,万万没想到流媒体内容生产方也会“插足”到了自己所认为的能长期把手的最后主阵地——院线。Netflix开始频频涉足到传统院线电影评奖时,谁也没料想到会与院线派发生如此大的摩擦,从2018年戛纳的愤然退出是Netflix首次面对的尴尬与不羁。

然而,2019年的金球奖又再次证明了Netflix的价值并未因传统院线派的抵抗而受到质疑,此番Netflix共揽获了30项金球奖提名,创造了流媒体的历史辉煌成就。

回到国内,Netflix虽然仍未能进入到大陆地区,但是起初欲图模仿Netflix模式的“爱优腾”们目前似乎确定了自己的一套更适应国内的生存之法。

如之前DVBCN笔者在文中所言,流媒体开始注重自制内容的生产,不再过度依靠购买其他方的版权,爱优腾们希望靠着自己把持下的头部IP,既能适应平台市场的变化,也能以版权相授的方式为自己获利。但是由于一些不确定因素的影响,特别是这几年政策方面的原因,放送延期已经不足为怪,这会使得相应的广告资源在当季度受到损失,进而造成相应业绩的变动。

记得DVBCN笔者在很久以前的一篇文中指出,Netflix的原生内容高产量产出也造就了自己的高负债率,这也是场极具危险的对赌游戏。“玩儿钱呗!”Netflix很早就实现了盈利,但“砸钱游戏”铸就高负债在2020年也不会改善,因为面对迪士尼、苹果的新流媒体挑战,Netflix依然决定了在2020年还要继续“砸钱”。

回看“爱优腾”,在2019年依然未能实现盈利,均亏损数十亿,但爱奇艺与腾讯视频双双实现了订阅会员超1亿的目标。AVOD、SVOD,多类付费模式的探讨就DVBCN观察而言,2019年确实是前所未有的突破,更多的用户认可了一些VOD的形式,但VVIP的“出奇”样式还是遭到了媒体的批评,“爱优腾”等走的这种类似而又区别于Netflix的订阅模式,未来何时能获得用户的全面肯定?高投入以及同步扩大的高负利率什么时候能赢来终结?尚未能得到肯定的答案。

尽管如此,国内流媒体似乎也要出现一个全新的类似于Netflix当年的局面——2020年网剧被允许参评白玉兰啦!

四、广电这一年:提了5G,整合暂无动向

运营商获得许可,开搞起IPTV,有线电视陷入到了被大量争夺用户的局面之中,总局“1号文件”的发出确立了IPTV正式获得了认可,广播电视这片天真的变了。当时是为了照应“三网融合”的推进,“双向准入”使得IPTV获得了最好的发展时机,伴随着中国移动的最后准入,有线电视负担变得更大了。

伴随着IPTV的准入,OTT TV突然出现了,总局依然在关键的时刻发布了“181号文件”。对于有线电视而言比较好的是,OTT尚未被允许提供电视直播,但是DVB依然不得不要面临运营商和互联网提供方的多重冲击。

此外,有线电视网的“娘家”电视台纷纷成立(或内部设立)了广电IPTV新媒体公司,各地二级播控运营公司还时有时无的会侵犯到DVB的“生意”。经历了对簿公堂后,曾有相关运营方感慨广电的这种状况就像是“左右手互搏”,最终成就了谁?

当有线电视还在“不知所措”的时候,突然间5G就要来了,当5G商用快要确定时,也正是广电最紧张的时候。视频拼不过互联网提供商还要被运营商抢去电视用户、有线宽带比不上三家运营商移动无线网络也在分裂TV用户……这可真的是个前所未有的“生存之争”,5G无线网发展起来,有线电视网再也不能守本以求安逸了。

数落着时间,广电适时的赶紧先抢下一张5G商用牌照,尽管中国广电代表的全国有线电视业此前仅获得了电信类服务资质,就在拿获牌照的近半年,突然间工信部就把“192”号段给了中国广电,于是乎广电似乎更有了底气,因为终于能发展移动电信类业务了。

在2019年,广电正式获得牌照后,大家前前后后都有许多的猜测,很多人都实在无法想象广电这样一个没钱、没人、没基建、没集团性的状况下该如何进行5G建设的工作,光三家运营商建设起来都必然要面临许多复杂艰巨的形势。

然而没想到的是,在首届“世界5G大会”上,中国广电竟然作为运营商代表亮相了,并且说出了时间点——2020年广电5G拟商用。相隔没几天,广电总局方面的人也确定了广电的700MHz清频工作进展,此外也透露了广电拟与某家运营商共建共享5G。随后,广电也确认了首批试点商用的城市共18个。

临近2019年末也突然爆出了一个插曲,国家电网疑似将与中国广电合作建5G的消息一时间传遍了东西南北,如DVBCN所言,这与获得“192”号段的消息彻底的把中国广电推向了全民的面前,以往普通民众甚至一些媒体还没搞清楚中国广电、广电网络、广电总局之类的是什么个概念及关系,突然被赶到了台前唱一出陌生的戏,如何歌裙舞袖或许顶层设计已经全然考虑好了。

行文将至文末,DVBCN编者一路捋思下来,恍然间发现少了个什么——全国有线电视网络整合。众所周知,按照相关规划,“十三五”末期要实现“一网整合”的目标。笔者还记得,中国广电此前已经在行业会议上表示,“一网整合”基本方案已经形成,只是仍未对外公示。

DVBCN编者后语:

“芳藻春耀不能离柯以久鲜,吞舟之鱼不能舍水而摄生。”广电似乎也有意不再想依靠视频业务的本分,全面逐利于电信通信类业务,偏离了初心的模式还是广电吗?

就放眼世界来看,知名有线电视巨头Comcast在TV业务频频低迷之时明确表示了不再看好传统视频业务,想集中注意力于高速互联网业务,而部分广电企业则想抓住T-Mobile的通信资源,趁Sprint与T-Mobile合并之时拿下部分通信资源。

与国外不同,中国广电目前是唯一正式确定了将要把700MHz频段资源用予“有线电视+5G无线网”的全新模式,也打算抓住3GPP R16/R17 的机会,为适用于广电的无线频谱立项。最终成局如何,尚待2020及2021知晓。

终章到来,DVBCN笔者比较“随性”的一篇文字中,也就顺势提几点瞻望:

1、有线电视的聚合平台能否成功?

2019年11月,央视总台自己搞出了个获得了广泛认可的国家级5G新媒体聚合平台——央视频上线了一段时间,DVBCN笔者亲自“玩耍”了一段时间,对这个已经集聚了央视十几套的精品频道(特别是也拥有3568优势频道)、近二十家省级一线卫视以及海量的视频内容的平台特别在意。中国广电有意也要搞一个平台,但是尚无实际进展成果,未来能否发挥主体作用?

2、“一网整合”or“台网融合”?

按照总局2019年发布的《关于推动广播电视和网络视听产业高质量发展的意见》,其中有指出要加快组建全国性有线电视网络股份公司的要求,在全国有线电视网络整合仍未完全进行的当下,这一股份制公司能否实现还是个大问号。但是2019年却又出现了几家省网的股份流回到电视台的情况,似乎“台网融合”又有了抬头之势。

3、DVB何日转向电视一体机?

不可否认的是,OTT方目前注定仍将继续扮演着占领TV大屏端主流用户,由于管制原因,无法提供电视直播服务,但是投屏、多屏甚至社交电视的应用扩大化,以及OTT海量内容及应用的强势补充,DVB或许仍需要继续寻求OTT的通力合作,根据安培分析(Ampere Analysis)的报告,Netflix在全球已与100家付费电视运营商达成了合作协议,而国内方面如DVBCN此前报道所言,爱奇艺等OTT方也一直与一些省网公司间有长期的通力合作,未来在5G趋势下还会形成怎样的格局?此外,智能电视一体机也在成为趋势,特别是已经有一些智能品牌推出了5G 8K OLED/QLED智能电视,未来广电能否摆脱电视盒子的拘束?

相关文章
标清转高清!广西广电双向机顶盒频道大升级
标清转高清!广西广电双向机顶盒频道大…
歌华有线上线“清风北京”栏目
歌华有线上线“清风北京”栏目
天津广电网络春节免费开放高、标清付费频道
天津广电网络春节免费开放高、标清付费…
北方广电网络召开2020年工作会议
北方广电网络召开2020年工作会议
广西广电网络公开招聘2名重要中层管理人员
广西广电网络公开招聘2名重要中层管理人员
南京广电与炫佳网络发布“纯粹的学习机顶盒”
南京广电与炫佳网络发布“纯粹的学习机顶…
我还没有学会写个人说明!

24小时排行

  • 暂无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