杨杰称广电5G明年才可规模部署,广电移动通信为何如此困难?

自2019年中国广电5G已确定需要共享友商成熟的2.6GHz中频段建网到2020年“5.20”中国广电携手中国移动共同宣布签署共建共享建5G网络相关协议。如今,几个月的时间已过,广电5G的动向依然是鲜有官方途径消息放出,与三家通信企业形成了鲜明的对比。

不过,就在昨日(8月13日)中国移动的半年度业绩说明会上,中国移动董事长杨杰回应了与中国广电合作的最新进展,这个消息一时间在广电&通信业界刷了屏。

最新进展:今年内无法实现规模建网,明年或许可为

就中移动与中国广电的合作问题,杨杰的一段原话是:“目前双方正在就有关细节问题进一步商谈,预计今年在5G合作方面没有实质的网络建设部署,明年双方会共建共享5G。”

杨杰还表示,双方合作将发挥起各自在技术、频谱资源等方面的优势,进而集约高效的建设5G网络。此外,二者还将一同打造起“网络+内容生态”。但是,双方并无计划设立合资公司的打算。

根据杨杰的透露,初步设想中,双方将先共同确定好一个方案,具体建设和运营的任务由中国移动去承担,而中国广电则进行一些费用上的分担。

双方的合作是面向全国性的,由于700MHz频段频谱作为低频段,具备了覆盖范围广、绕射能力强、传播特性好、深度覆盖能力强、建网成本低等优势,因此在农村地区的效果会尤为明显,进而可惠及到多行业领域。

但是,杨杰也表示与中国广电的合作还处在商讨的阶段,面临的问题还是较为复杂的。此外,相关产业链的成熟还需时间去完善,需要在合适的时间内再去选择公布双方进一步的具体规划和方案。根据中移动的最新数据,截至2020年6月底,中移动在中国超过50个城市累计开通了18.8万个5G基站,并开始提供商用服务。

回顾5月双方签订的5G共建共享合作框架协议,中国广电与中移动将按1:1比例共同投资建设700MHz5G无线网络,共同所有并有权使用700MHz 5G无线网络资产。中国移动向中国广电有偿提供700MHz频段5G基站至中国广电在地市或者省中心对接点的传输承载网络,并有偿开放共享2.6GHz频段5G网络。

中国移动将承担700MHz无线网络运行维护工作,中国广电向中国移动支付网络运行维护费用。在700MHz频段5G网络具备商用条件前,中国广电有偿共享中国移动2G/4G/5G网络为其客户提供服务。中国移动为中国广电有偿提供国际业务转接服务。

相关合作中,双方将保持各自品牌和运营独立,共同探索产品、运营的模式创新,开展内容、平台、渠道、客户服务的深入合作。

广电5G成效困难谜题

从2019年6月发牌到今天,已过一载的时间内,广电5G虽说是有所成就,但又都是些“小打小闹”式的“小成果”。与三家运营商数千万的5G终端用户及40万的5G基站相比较,还是有蛮大的差距的。

个人角度而言,各方密切关注的广电5G依然在以下方面存在着诸多的问题、麻烦。

1、广电5G建网的问题

广电5G的规模化建网较长仍是无法快速实现的,所谓的“192”发号,个人语音业务推广等等仍不可进行。

实际上,目前为止甚至未来内一大段时间内,广电在进行的都是“小定点”式的5G试验网、信号测试、192语音通话(测试)等工作,开通基站也相当有限(也是作为测试传输用途)。

广电整体从各级广电政府部门、事业单位(台、传输中心等)目前正在加大力度推动700MHz清频工作,最基本的关停各地地面无线模拟电视信号还需一段较长的时间来完成,按照规定最晚明年3月份才可彻底完成关停任务。频率迁移无法快速实现,部分占用的数字频率仍不知后续会如何处理。

频频被提起的广电独立建网的可行性问题,这一可能性依然不太大,仍缺乏足够的条件。如在资金方面,中国广电联合各地省网筹集到足以支撑部署到全国范围的5G建设及运营所需的巨额资金难度太大了;此外,国家政策方面,目前从中央到地方,无论是发改委、工信部还是广电局、住建部等,依然在倡导各通信基础企业选择共建共享资源,严控自行建设不合理的独享基建设施。

2、5G应用及产业链问题

实际上,当下业界尚未建立起成熟的C端场景应用,5G专属的“杀手级”应用依然是没有的,“5G消息”还处于探索阶段,如何能达到4G等开拓起兴下的移动多媒体应用那样的广度还是个问题。

B端场景是运营商均兴致颇高的面向,但仍面临较大麻烦,如5G医疗、5G车联、5G智能工厂、采矿等广泛实现还不太现实,5G 4K/8K超高清、5G VR这样的娱乐体验,有一定的操作部署空间,但其实也需要较长的时间去形成业务,但如何与有线光纤、Wifi产生优势高地还需一段功夫的努力。

此外,其实适应广电700MHz、4.9GHz等的产业链还未达到那个点。相关产业仍未完善,部分模板、芯片、手机、CPE等终端/设备可支持700MHz频率,但数量还是极为有限的,整体上的产业链还需时间培养。

由于应用场景的问题,似乎广电还有足够的时间去做好部署,待时机成熟快速依靠共享方资源等跟上进度,但先机优势可能会被抢走。

3、广电网络“一网整合”难以成形

需要注意的是,获得牌照的是中国广电,因此各地网络公司是需要与中国广电协商,进而充分参与到“一张网”体系内才可进行5G建设的。

根据“一网整合”方案,中国广电可携5G牌照等资质、频率等资源进入股份公司,以相关股权、现金等资产出资,各省网公司原则上釆用认缴方式携网入股,战略投资者采用现金出资。

5G牌照、700MHz频谱可视为是中国广电的优势资源底牌,一方面是可作为与省网对接的交换条件,另一方面也是与中移动共建共享的优势条件,这在部分广电人看来也是个比较冒进的做法。

广电5G整体业务开展,必须要在全国一张网下才能进行的。区域性5G运营主体也是个问题,多地公开了对接主体公司,部分地区可能会有多个主体联合参与5G建设,而这与区域内“一张网”未成形等有一定的关系。

一些笔者个人的话语:曾经有网友多次在不同的文章内批评笔者在谈及广电5G的文章中,多为整体的顶层设计、合作方案、总体架构等为主,以“文科生”的说法批判笔者的部分文章。在这里且就以个人的角度回应下为什么笔者在广电5G的问题上不多谈具体的技术、设计、施工等话题。

实际上而言,无论是广电还是其他通信企业,5G就是无线通信标准,技术方案的架构都是已经确定好了的,相应的设备已经成型了,如无论是给通信还是广电的适应多段频率的发射器、CPE、基站甚至手机等等都是已经确定好的。既然业界已经达到了关于产业链成熟度的层面环节了,为何还要去过度谈技术架构的问题?

广电搞5G,面临的问题从来就不是技术的问题,因为技术是通信设备提供方、方案提供方的事儿(技术整体架构、直接设备产品等已经成熟),广电5G网络基础架构与其他通信企业无太多的差异。从行业而言,广电5G核心问题是如何建网及后续运营的问题,相关表现为如广电整体缺乏资金、缺乏基础通信设施基础、缺乏通信业务运维历史、未来业务场景优势不确切等。

当然,这些仅为笔者个人角度而言,依然是那些个意思:这里笔者尽力以最大限度的欢迎各方人士探讨问题,针对性提出意见、建议等。笔者也会不断补足缺陷,继续在多方面与各方共同成长。

(声明:整理及相关解读类讯息为DVBCN编者所为,转载请注明来源,个别的媒体的内容修改、来源重新标注等违背了媒体人价值观的行为,敬请慎重考虑相应后果影响!)

相关文章
新疆10月底拟关停所有地面模拟电视节目信号
新疆10月底拟关停所有地面模拟电视节目…
BesTV+流媒体平台成中国广电5G应用试点平台 东方明珠流媒体战略再落一子
BesTV+流媒体平台成中国广电5G应用试点…
中国广电联合华数传媒开展广电5G应用平台浙江试点工作
中国广电联合华数传媒开展广电5G应用平…
助力广电5G建设!歌华有线与中国信科签约合作
助力广电5G建设!歌华有线与中国信科签…
吉视传媒副总经理张守龙辞任
吉视传媒副总经理张守龙辞任
浙江即将实现“省内一张网”!华数传媒资产重组已通过证监会审核
浙江即将实现“省内一张网”!华数传媒资…
我还没有学会写个人说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