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MG技术中心总工程师尚峰:5G时代下的广播电视和融媒体

8月18日,由BIRTV组委会主办、众视Tech联合DVBCN承办的“中国广电5G大会”正式召开,上海文化广播影视传媒集团(SMG)技术中心总工程师尚峰带来了主旨为《5G时代下的广播电视和融媒体》的会议演讲,他就如何规划5G时代下的广电运营商业务,如何推动“5G+广电”应用发展等作出了相关的解读。

尽管今年上半年的疫情影响到了一定的社会经济生活,但我国5G建设的步伐依然在稳健地进行。随着7月初3GPP正式宣布冻结了5G无线网络的第一个标准版本R16,这也意味着5G的应用步伐进一步加快。对于传统广电而言,上海文化广播影视传媒集团(SMG)技术中心总工程师尚峰表,5G技术的引入其实也是一次对广播电视传播技术的创新。

5G无线网络相较于传统广播电视无线覆盖传输技术,凭借着增强移动宽带(eMBB)、大规模物联网(mMTC)及超高可靠超低延时(URLLC)三大特性场景,可突破以往的瓶颈束缚,使得多类业务成为可能,更为广播电视与其他行业的协同提供了可行性。

基于5G无线网络的特性下,广播电视真正意义上将进入一个全新的空间,届时更加丰富的业务场景都将得以实现,如超高清视频传输、无人驾驶、智慧城市、VR/AR等等。

5G对广播电视的重构

从话音、图文数据到视音频,拓展到移动宽带网络、5G虚拟网络再到网络云,信息交换与信道技术的融合促成了各类技术标准的归集。5G时代下,使得通信网络开始承载各行各业的业务信息和内容,进而造就了接入的行业服务种类也日渐丰富,从工业制造到健康医疗,从无人驾驶到生活娱乐,万物互联的时代即将到来。对于广电行业而言,广播无线传播技术标准生成了如DVB-T2、ISDB-T、DTMB、ATSC3.0等这样的不一体系等,而通信技术的每一代升级都融入了各种新技术标准,并逐步形成了全球化的统一标准,那么5G会不会是广播技术标准统一化的载体呢?

尚峰认为,5G技术的引进是对广播电视传播体系的一次重构,即使在融媒体的时代,共性全链路全场景的双向能力,可同时发挥广播方式的优势,是未来打造新型广播电视传输覆盖网络的关键。

从MBMS(多媒体广播和多播)到eMBMS(演进型多媒体广播/多播业务,在既有的无线制式网络下,占用一小段专用频谱,建立一点到多点的无线广播传输,所有观看同一内容的用户可共用同一份空口资源,承载网也只需传输一份数据,大幅节省了无线空口与网络传输资源,进而提升了网络的整体效益。但目前的5G-NR中尚未引入广播模式,因此在后续的R17版本里,将会具体定义NR eMBMS规范。

在传统的广播技术中,传播的信道必须是独立的,频率资源只能给一个或者一种类型的业务使用。到了5G时代,可利用5G技术对原有的传播体系进行一次重构,使其具备端到端的双向能力,能够直接触达用户。因此,利用泛在化的终端、扩大应用模式和场景、与其他业务共享频率资源、寻找业务协同等都成为了可能。

对于有线电视网,基于广电5G技术,可对有线网络进行改造,构建出室内的5G接入环境,进而拓展室内的接入方式,解决室外进入室内、室内进入室外场景下业务应用服务的继承和延续。同时打造以智能家庭信息终端和智能手机终端、大屏终端为核心的数字家庭服务,在感知家庭用户生活需求的基础上,形成以视听业务为主体的高质量、全媒体的综合信息内容服务体系。还可以智能家庭信息终端构建家庭的小型物联系统,形成视听内容服务与生活服务的协同体系。

欧盟近些年来进行名为了“5G-Xcast”的项目测试,目的在于研发广播网络、5G网络、WiFi(固网)融合网络下提供以高效、规模化、可持续的媒体分发方案,并贡献到3GPP 5G新标准中。欧洲多国基于5G技术开展了5G广播试验,EBU进而提出了一系列高级别需求,如探索可以免费播放(free-to-air)分发线性电视到手机和平板等终端而不需要SIM卡的业务架构。德国公共广播公司(ARD)巴伐利亚分公司也已经进行了相关的实验。

如今,随着中国广电获得了700M频段与4.9G频段的使用权,如何利用好两个频段的频率特性优势,对无线覆盖的基础网络、发射设施进行重构,形成一个具备双向交互能力的,具备单播、组播、广播全传播方式的无线覆盖网络,提供通信服务、广播电视与融媒体内容服务,实现接收终端的融合,是成功构建智慧广电网络非常重要的一环。

此外,对于卫星广播电视也将是个重要的变化,欧盟也开展了一系列的基于卫星的5G技术融合试验项目,试图在3GPP NTN组中进行5G系统架构卫星集成的标准化阶段,未来结合5G技术的卫星终端制造可能在2021年实现。

所以,可以看到,在未来5G自然也可扩展到卫星传输,形成天地一体、广播与通信融合、有线无线卫星协同的智能交互广播电视网。

5G融入到广电领域,也是一次对传播体系的重构。今后的端到端的网络可能会是这样一种形态,前端有各种业务平台,包含如业务融合、媒体融合、智能播控等平台,通过核心网络交给一个异构的传输网络,再到达各类应用终端上。

广电5G目前仍处于探索的阶段,需要一方面继续了解试验在5G环境中如何开展广播电视业务,一方面要利用并将5G技术融入到构建新的广播电视网络将广电5G网络打造成为我国新型主流媒体和主流文化的融合传播网,最终实现室内与室外、固定与移动、有线与无线、通信与广播电视融媒体、视听内容与其他生活服务等的结合。

同时,也要深入研究5G如何与AI、高新视频(4/8k)等新技术结合构建有冲击力和震撼力的高质量视听内容服务,创新应用来进一步推动广电行业的发展,如5G在移动互联时代下,该如何帮助广播电视传统渠道直连用户、补缺双向传播渠道、建立双向互动?如何利用5G技术使得人工智能技术泛在化的使用?如何与小屏环境互补共赢?如何拓展AR/VR/MR等视听新形态?

SMG对5G网络技术的应用探索

5G虽然能助力广电行业突破现有行业格局,但由于其技术的真正成熟和落地还需要较长一段时间,仍需要技术、架构、商业模式等方面的漫长探索与磨合。SMG作为国内广电一流集团军,非常关注5G技术给内容制作以及传播带来的变化,尚峰介绍了SMG在5G技术层面上的探索成果。

在内容制作方面,SMG非常关注在现场制作的空间中,利用5G独立组网,构建私有化的网络空间,并将其制播系统建立在这样的网络空间上。通过利用免授权频段,独享空口资源,具备了超大带宽、超低延时、超高质量等传输特性,也能与现场的其他公共频段实现互通,实现跨业务的协同。

在这个统一的网络环境中,更可实现高质量、低延时的无线图像回传,满足了无线摄像机的需求,特别是在大空间的体育赛事、大型活动的制作方面。

同时也可将现场制作中需要的各种辅助数据的互传构建在这个统一的环境中,大大降低了系统搭建的复杂度。此外,这样构建的网络可以非常高效的和后方的核心云平台对接,获得后方的资源支持。通过这个网络,还可以和现场的其他5G业务网络对接,如智慧场馆等系统,并可以派生出新的内容服务形态。在用例中,如今年上海的人工智能大会期间,SMG就尝试了将现场制作的专业内容,通过现场的5G环境,推送给现场的观众;同时,观众也可以进入到后台搭建的虚拟视听室中以进行互动。

内容制作方面还可关注远程制作中5G网络的实际应用。众所周知,目前的远程制作主要依托现有的电信网络或者制作者自建专用的传输网络,在5G网络环境下,便可利用网络切片、边缘计算的能力以实现远程制作下的5G应用。

疫情期间,SMG进行了一次基于公网环境下5G 4K的远程传输试验。通过VPN、EIP等技术,在公网上组建局域网,使得原本只能在同一间房间里协同的设备们能真正分隔两地,实现异地连接。

由于5G网络上下行不对称空口分布的特性,在广播电视制作中,与上行大带宽、极低延时的需求尚不能重合,虽然5G上行的带宽已经有了很大的提升,但在高质量低压缩低延时的4K/8K制作需求上,还是有较大差距。因此尚峰表示,是否能够在空口特性和传输特性上适配广电需求的基础传输设备和网络设备,比如5G基带模组、基站等,这方面的改进还是有很多空间的。

除了内容制作,SMG还非常关注5G环境下,媒体内容在传播模式和应用形态等方面的变化,如果广播电视网络能够开始在5G技术的介入下进行重构,那么将会是广电行业在互联网时代弯道超车的重大机遇。5G技术不是万能良药,能否抓住5G技术的利好,并不取决于技术本身,而是取决于如何围绕5G技术来创新体制机制,进而重塑广电行业的技术模式、运行流程和产品体系,为用户提供更丰富、更多样化的媒体产品和服务方式。新型的网络具备什么新能力、新空间,广电的内容消费场景在加入了移动场景后,其业务逻辑会如何变化,组织架构如何适配等,更是需要重点思考的内容。

5G下的媒体传播场景

5G网络的重构,将会是网络的融合,因此原来消费场景的相对独立和无关的状态就发生了变化。各种大小屏的联动切换,内容观看的继承和分享、衍生内容的再消费都成为了可能。此外,广播和通信通道的融合,双向能力的全链路、全天候、全场景覆盖等,更将打通内容和消费者互动的界限,广播与通信的双向通道建立成为了可能,通过广播大塔与通信小塔的结构,可造就新的传播内容和方式。

基于以上,尚峰表示网络的融合也会带来泛化终端的接入,无论是需要SIM卡的还是在无卡状态下,届时各种应用模式的切换、各种内容的适配等都能给用户带来全新的体验。

网络融合后,随着核心网络的建立,也带来了覆盖内容生命周期的端到端管理的可能。原来业务运营管理的上下链路和触及的范围会大大扩大,原来内容制作端的也会有机会加入到整个内容消费周期内。通过这些能力,内容制作者可以触达到最终用户,建立自己的用户体系,这使得构建起完整的广播、电视与听众、观众之间的双向互动模式等均成为可能。

以往,受到单向传播渠道的限制,用户和传统广播、电视之间存在沟通壁垒,SMG并不直接知晓用户的基本信息、兴趣点、娱乐需求如何,用户也无法及时给予反馈。但在5G时代,这一切都将改变。不仅用户数据的回传、互动和点播成为可能,SMG同样可以借由5G这个渠道,与广播、电视端的用户进行及时互动,从而弥补传统单向传播所带来的信息不对称、用户价值不清晰、用户体验无反馈等弊端。

广电移动化一直是个探索的领域,但之前的如手机电视、CMMB未能尝到胜果,那么在5G时代广播电视媒体如何玩转移动应用呢?

1、重视车载应用的探索:5G全面商用普及之后,汽车将成为继手机、平板电脑之后的新型移动终端之一,传统收音机或不再作为标配功能出现在汽车的中控面板上。基于5G网络的车载媒体服务是传统媒体(特别是广播电台)必须抢占的市场。届时可通过国家政策、行业标准或商业合作等方式,打造“广电+车联网”,构建车载媒体服务平台,可为用户提供实时视音频内容、路线推荐、车辆信息服务、驾车引导服务等,其中可利用通信通道的双向性,实现与广播电视内容分发端的互动。在车载服务中,高品质音乐、定制化信息咨讯、随意聊天等都是非常有市场的前景。

2、公共服务个性化:建立应急广播体系。在公共服务方面,5G网络在下行链路模式下支持数据广播功能,实现移动终端在无SIM卡状态下,仍可接收5G数据广播信号以及音频、视频信号。如可通过弹窗提醒、紧急发布用户所在区域内的公共突发事件、气象地质灾害应急预警信息等,实现应急管理对民众的大面积快速覆盖。同时也可以在免卡状态下,提供个人化的各种应急通讯和信息互通服务。

3、把握赛事直播:仍需要进行精彩体育赛事、大型活动等的移动场景的探索,基于eMBMS的广播特性,可以满足地铁、办公室等人流密集区域的广泛使用需求。

最后,尚峰表示,5G技术在广电的应用还刚刚开始,但离真正的成熟还需要较长一段时间,仍需要技术、架构、商业模式等方面的漫长探索与磨合。“未来,5G在广电领域的融合不是百米短跑,势必是一场马拉松。”因此这更需要广电与其他行业领域内密切协作,一同建立起广泛的生态圈。

相关文章
2020年移动电信5G套餐用户超2亿,广电5G能否“押注”2021年?
2020年移动电信5G套餐用户超2亿,广电5G…
湖南:2023年底前完成省内广电5G 700MHz全覆盖
湖南:2023年底前完成省内广电5G 700MHz…
紫光展锐完成5G 700MHz端到端能力验证
紫光展锐完成5G 700MHz端到端能力验证
湖北广电网络与湖北移动2021年计划建700MHz 5G基站1.5万个
湖北广电网络与湖北移动2021年计划建700…
中国有线退出广电5G应用平台运营方中广宽带股东身份
中国有线退出广电5G应用平台运营方中广…
复盘‖核心700MHz!“错付”2020年的中国广电5G!
复盘‖核心700MHz!“错付”2020年的中国广…
我还没有学会写个人说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