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舰桥者”宋舰

宋舰大屏经历很专一,从入行到现在,十几年时间,他一直在长虹。
宋舰的大屏经历很丰富,虽然长虹人的身份没有变过,但从长虹,到华数视联,再到欢网,最后到虹魔方,工作重心的不断变化,组成了一部个人版的互联网电视发展史:第一代互联网电视产品,牌照对接,大屏生态,运营平台……
可以说,十几年的大屏耕耘,宋舰伴随着互联网电视行业从启幕,到高潮,再到逐渐成熟的整个过程。而且,这个过程还在继续。
如果对宋舰的大屏从业经历进行划分,他当下或许正处于最特别的阶段。
2018年,宋舰带领的长虹互联网应用与服务事业部从长虹体系中独立出来,成立了虹魔方,专注大屏运营。新公司的定位,是做连接用户与合作伙伴的桥梁。而宋舰和他的团队,自然就成了“搭桥者”。
近两年时间,搭桥者宋舰正与虹魔方一起,为用户、为产业链创造出更多价值而努力。在他看来,只要把“造桥”这一件事做好、做透,就是成功。
“舰桥者”宋舰-DVBCN“舰桥者”宋舰-DVBCN
四川虹魔方网络科技有限公司总经理 宋舰

 

入行
 
加入长虹,是宋舰大屏从业经历的开始。那是2007年,国内互联网电视尚处发端。
在此之前,技术出身的宋舰做的是通信,当时,通信行业正如日中天,华为、中兴、思科等明星企业颇有声势。而与此形成对比的是,电视行业被很多人视为夕阳行业。
不过,宋舰有自己的看法。
那几年,从PC,到手机,再到电视,互联网正在介入更多终端。而早在1999年,微软就曾推出维纳斯计划,试图通过互联网+大屏的方式进入人们的客厅。
电视是内容和服务的载体,原来承载的只是电视台的直播服务,用户也默认,看电视就是看直播频道。但随着互联网的发展,电视将跳出原来广电作为单一内容供给方的时代。也就是说,电视内容将不仅只是直播,还会有各种互联网内容。
更让他坚持这一想法的,是当时电视内容行业正在发生的变革。2004到2006年,电视圈最火爆的事件之一是湖南卫视推出的《超级女声》,这一节目给电视内容行业和娱乐行业带来了巨大变化。虽然当时很多人不看好电视行业,但提到电视内容,无论是综艺,还是电视剧,大家都普遍看好。
既然内容行业不死,作为内容载体的终端行业必然也会蓬勃发展,而音画质俱佳,又占据家庭中心位置的电视,也会产生更多价值。抱着这样的心态,宋舰加入了家电巨头长虹。
“比较幸运的是,加入长虹的第一件事,就和互联网电视相关。”宋舰加入到了长虹技术中心,孵化未来产品。其中一项重要工作,就是做长虹第一代互联网电视,这是长虹的内部叫法,但这其实也是国内最早一批互联网电视产品。
如果再往前,长虹和微软、盛大还推出过基于Windows的智能电视,搭载微软的操作系统,英特尔的处理器,盛大的互联网业务。不过,当时的产品主要还是PC架构,可以视为TV1.0阶段。2009年,长虹开始推出以Linux操作系统为核心的电视产品,开启了TV2.0阶段。也是从这一年开始,互联网电视产业开启了跌宕起伏的历程。宋舰见证并参与到了这一进程当中。
虽然互联网电视的出现给用户提供了更多内容,但如果回到那个时代,会发现也仅仅是多了很多内容而已,电视的可用性并不是特别强。原因在于,当时互联网产业的应用和服务,主要集中在PC端,以及移动端的安卓系统,很少有厂商愿意在Linux终端去做大规模投入。因此,从2009年开始,宋舰又有了新的工作——寻找Linux系统上的合作伙伴,进行应用服务的开发。
另一方面,随着OTT产业的兴起,对其的监管也逐渐趋严。在这样的背景下,为了使长虹互联网电视服务可管可控,2010年,长虹和TCL旗下的欢网与牌照方华数成立了合资公司华数视联,也让长虹和TCL开创了互联网视听内容合法运营的先河。宋舰则代表长虹加入华数视联,任总经理助理。
从第一批互联网电视产品的打造,到播控牌照的对接,来到华数视联的宋舰,开始了他在大屏行业的新阶段,直到2013年,互联网电视行业再次迎来变革。
转战
 
2013年,以Android操作系统为核心的互联网电视兴起了,它拥有Linux系统不具备的优势——开放性。自此,基于安卓手机开发的应用迁移到电视的难度大大降低,同时,互联网电视也开始变得更加智能,交互更加便捷。
在此之前,很多互联网电视服务都是由电视终端厂商内部开发,但2013年之后,由于现有的服务都可以迁移过来,长虹等厂商开始把重点聚焦在生态的建设上面,吸引开发者往互联网电视迁移。
另外,随着互联网电视开放平台时代的到来,牌照方也发生了一些变化。此前,牌照方与厂商之间的主动权由前者把控,但2013年左右,牌照方之间也有了一定竞争,甚至超过了电视厂商间的竞争。换言之,厂商对牌照方的依赖程度没有之前大了。
在这样的背景下,宋舰的工作重心也有了变化。2013年,宋舰从华数视联转到了欢网,从杭州去了北京,任欢网副总裁。2013-2015年,宋舰把大量的精力放在了欢网。“希望通过欢网平台找到更多合作伙伴。同时借助欢网的规模优势,让更多开发者在生态中尽快找到变现渠道。”宋舰说道。
欢网成立的时间很早,在2009年国内互联网电视刚兴起的时候,长虹和TCL决策层就意识到,用户规模将是最重要的竞争力。因此,通过欢网,把长虹和TCL的终端合在一起,这样一来,在寻找第三方服务和应用开发商的时候,优势就会被放大,互联网电视生态的建立也会有更强的推力。
在欢网的几年,宋舰先后负责了欢网的产品研发、平台运营等工作。期间,宋舰和团队对很多大屏垂类业务进行了探索,如广告、大数据、应用商店等,而对用户的精准画像,对收视率的分析探索等,也为后来价值益显的大屏智能营销打下了基础。
更重要的是,随着互联网电视桌面系统功能的不断丰富和完善,欢网把整合营销产品从单纯的广告开机展示,延展到消息系统、任务系统等多个方面。从这个层面来说,欢网其实很早就跳出了广告系统的范畴,而且联合厂商、应用方等产业链参与者,对系统级整合营销解决方案进行布局,将大屏环节进一步打通,从而更深入地挖掘互联网电视的运营价值。
几年下来,欢网垂类业务、广告营销等都有了相当的进展。不过,在视频领域,由于牌照的限制,欢网无法进行更多的发力。而且,随着互联网电视行业的进一步向前,爱优腾等互联网巨头的视频内容,显得愈发重要。
于是,2015年6月,宋舰回到长虹,把工作重心放到长虹互联网应用与服务事业部。这一年,长虹与未来电视、腾讯展开了深度合作。“希望在欢网的垂类业务之外,也把爱优腾这样真正的互联网视频内容服务方聚合起来。”宋舰表示。
但无论长视频,还是垂直业务,都需要一个平台来承载。因此,长虹互联网应用与服务事业部开始重点进行电视桌面的打造。此外,面对当时行业缺少可深度运营的电视系统的现状,宋舰强调,无论如何要让这套桌面系统可运营、可管控、可配置。
不久后,虹领金面世。在接下来几年,它将成为长虹与虹魔方的杀手锏业务。
独立
 
虹领金在2015年面世后,宋舰带领团队以每年一个版本的速度对其进行更新和完善。
2016年,虹领金2.0推出,成为行业首个用户运营的电视系统;2017年,虹领金3.0推出,成为明确渠道价值的电视系统;2018年,虹领金4.0推出,率先实现了开放平台+人工智能的融合,大幅提升了用户、合作伙伴、平台运营三者的价值。
在业务得到快速发展的同时,长虹互联网应用与服务事业部也迎来了新的阶段。2018年12月,它从长虹拆分出来,成立了虹魔方,开始用完全独立化的公司模式推动互联网电视的运营。
“舰桥者”宋舰-DVBCN
其实,如果放在整个行业看,虹魔方的独立时间和同行相比,实在算不上早。酷开、雷鸟科技、易平方等传统电视厂商的互联网业务都已经独立运营。对于这个时间节点,宋舰说这是“时不我待,水到渠成”。
本来已经是较晚的了,所以时不我待;不过,虽然时间晚,但对于互联网电视的运营,虹魔方此前其实已经用了多年时间推进,所以,独立也是水到渠成。
宋舰将虹魔方的独立原因总结为三个字:势、事、士。
势,即趋势。原来整机厂商的重心主要是在电视终端的销售上,而互联网业务的重点则是运营,这需要持续服务用户,并在此过程中获取收益。从售卖终端的1.0阶段,转向运营服务的2.0阶段,是一个趋势。
事,即工作。从机制到流程,互联网模式与原有方式有着很大不同。尤其是前者需要根据用户反馈,持续地去迭代更新服务。因此,需要在流程上、组织上、体制上进行一定区隔,才能让互联网业务走得更快、更好。
士,即团队。做互联网服务及产品的团队,和做电视整机的团队,自然存在着差别。
独立后的虹魔方,与其他互联网电视运营公司有很多不一样的地方。最直接的体现是在公司规模上。“相比同行公司上百或者数百人的规模,虹魔方可能是人数最少的。”宋舰说。目前,虹魔方共75人,平均年龄不到28岁。
在行事方式上,当虹魔方看好一个方向,会拉上合作伙伴一起去做论证。宋舰说,“如果大家都看好这个方向,或者即使大家有顾虑,但也愿意去尝试,我们才会下决心去做。”
在盈利方式上,行业的惯常做法是,用户付费到运营平台,平台再把收入分给第三方。而虹魔方是先让合作伙伴收到钱,自己再收取渠道费、服务费。
让虹魔方显得如此特别的原因,在于其自身的定位——桥梁。
搭桥
 
从成立到现在,虹魔方对自己在产业中所扮演的角色一直认识得很清楚。“左边是用户,右边是合作伙伴,虹魔方作为桥梁,积极发挥好渠道作用。同时,让产业链每个环节都能赚到钱。”宋舰表示。
“舰桥者”宋舰-DVBCN
正是基于这样的自我定位,虹魔方坚决不碰业务方的蛋糕。所以,到现在为止,虹魔方从未涉足垂类业务。宋舰说,虹魔方的主要工作就是做好桥梁,并通过虹领金把用户和业务方紧密有效地连接起来。当这样的思路延伸到公司发展上,自然就有了上述诸多不同。
战略方向确定了,剩下的就是如何做的问题。
在用户侧,虹魔方要让用户更容易、更快速地上手虹领金系统。因为即使是现在,对很多儿童和中老年用户而言,互联网电视依然是一个听起来智能,但用起来麻烦的存在。而虹领金就在尽可能地降低用户的使用难度和成本。
在业务侧,虹魔方通过数据平台、用户画像的建设,对用户进行精准的区分和运营。“虹领金一直强调的是要服务好合作伙伴和应用开发方,让他们乘坐缆车,快速准确地抵达用户群,加速推进他们的变现能力。”
对于行业当下的发展,宋舰觉得还有太多需要补足的地方。如果把2009年长虹等传统电视厂商推出第一代互联网电视作为开端,经过十多年的发展,互联网电视行业并没有形成一个良性的生态,因为在这个生态中能挣到钱的公司寥寥无几。而只有公司赚到钱,才能不断为用户提供更好的服务。虹魔方遇到过这样的情况:一些做大屏垂直应用和服务的公司,由于赚不到钱,坚持不下去了,最后不再提供服务,平台有时候还要跟用户解释。
作为桥梁,就一定要发挥好桥梁的价值。面对已经有两亿多终端,但依然挣不到钱的尴尬,虹魔方也在不断寻找出路。此前,运营平台和业务方之间,是铁路警察,各管一端,但站在桥梁的角度,宋舰希望大家都往前走一步,平台往用户端、业务端延展,业务方往系统桌面延展。
在宋舰看来,当下运营平台应该肩负起应用外运营的绝大部分工作,开机、桌面、任务、消息等。“这些工作应用方没有办法做,但却起着关键作用,某种程度来说,甚至超过了应用内的运营。”他说,“电视和手机不同,手机运营更多是应用方,但电视还没有发展到那个阶段。”
“不再把界限划得特别死。”宋舰表示。他希望到明年年底,在音乐、健身、教育、儿童等垂直领域,能找到一个可被证明的成功模式,然后复制到行业中去。宋舰的目标是未来几年能扶持出5到10家垂直业务合作伙伴,“让他们真正赚到钱,打造出行业标杆”。
今年,虹魔方有两个新的事件,一个已经发生的:成立了一个新部门——创新业务事业部,顾名思义,新部门会在创新业务方面进行探索;一个正在到来的:虹领金5.0就要面世了。这些都会帮助虹魔方更好地扮演运营角色、平台角色、桥梁角色。
对于成立不到两年的虹魔方,宋舰说,用户规模可能不是最大的,但很多产品的付费转化率都排名靠前;营收规模不是最高的,但利润率却相当可观。
“因为虹魔方只做桥梁。把这一件事做精做透,用户就会有更好的体验,合作伙伴也会赚到钱,这就是我们的成功。”宋舰说道。
相关文章
警惕OTT大屏行业内卷化 虹领金两招破局
警惕OTT大屏行业内卷化 虹领金两招破局
“奇”贯“长虹” 首款AI投屏电视开“拼”了
“奇”贯“长虹” 首款AI投屏电视开“拼”了
虹魔方李勇:非主流PUGC的大屏商业化探索
虹魔方李勇:非主流PUGC的大屏商业化探索
长虹电视一键启动SWITCH游戏模式 虹领金引娱乐健身新潮流
长虹电视一键启动SWITCH游戏模式 虹领金…
发力IP运营 虹领金在大屏上会跳出什么Style的“街舞”
发力IP运营 虹领金在大屏上会跳出什么St…
虹魔方闫宝华出席中国广电5G大会 分享5G时代下智能电视运营方向
虹魔方闫宝华出席中国广电5G大会 分享5G…
我还没有学会写个人说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