复盘‖核心700MHz!“错付”2020年的中国广电5G!

2020年对有线电视网络行业而言,继续走过了较为煎熬的一年。三大通信运营商企业5G商用已正式铺展开来,特别是5G公客业务如各类套餐纷纷推上了市场。曾经在2019年,中国广播电视网络有限公司宣告的次年拟实现广电5G商用计划,在多方因素使然下基本已然“泡汤”。

在广电传统业务持续差强人意的紧张形势下,广电人期盼借5G无线通信打好“翻身仗”的夙愿并未消逝。重新的战略考量下,作为广电5G主心骨领导的中国广电在过去的一整年中继续为5G网络规模的建成打下了新的基石。

后会有期的广电5G,在面向全新的2021年、甚至于“十四五”阶段,从往年的回顾中又能显露出多少踪迹呢?DVBCN笔者通过复盘2020年中国广电为代表的5G“新气象”,亦是欲以展望未来广电5G的下一步征程。

一、频率为重:全力打好频谱资源前置条件

中国广播电视网络有限公司于2019年6月与其他三家企业共同获颁了5G商用牌照,尽管正式商用未能在后一年内全面实现,但一直在进行对后续5G网络能得以规模部署的前期准备。对于无线信息通信而言,频谱资源的分配归属显得至关重要,各家运营商都希望能获得更多频段频谱以便于建网。

在国际标准制定方面,广播电视总局广播电视科学研究院与中国广播电视网络有限公司从2018年起正式加入到了国际标准组织3GPP,进而开始为广电领域争取所需的频率标准权益。受全球疫情的影响,多次推迟发布的5G无线通信标准Rel-16终于在2020年7月3日实现全面冻结,而中国广电全程参与的标准之一——700MHz频段2×30/40MHz技术提案获采纳被列入了5G国际标准,亦成为全球首个5G低频段(Sub-1GHz)大带宽5G国际标准(DVBCN注:于3GPP第87次接入网全会中通过)。开始跻身于无线通信领域的中国广电“首秀”便拿下了良好的开端,预期能为广电5G的正式部署提供了不可估量的便利。下一步,中国广电等应该是要着眼于Rel-17的重要场景标准事项了。

其实在2020年开端,中国广电方面在国内首先迎来的是4.9GHz频段的使用许可。在2020年1月初时,工信部发布消息确认已向中国广电颁发了4.9GHz频段5G试验频率使用许可,同意其在北京等16个城市部署5G网络。4.9GHz频段也即N79频段,在2018年时中国移动已获得了工信部准许的对4.9GHz及2.6GHz两频段的实验建网部署,此番进一步明确允许中国广电的5G使用许可,使得广电5G在无线频谱许可资质层抢得了一个小的先决条件。

紧跟着的2月份,工信部又确认同意了中国电信、中国联通、中国广电三家企业共同在全国范围使用3300~3400MHz频段频率用于5G室内覆盖,这次工信部将公众移动通信频率资源同时许可给多家企业共同使用尚属首次,也显示了“共建共享”的理念在广电5G建网中必然会得到体现。

复盘‖核心700MHz!“错付”2020年的中国广电5G!-DVBCN

终于到了3月份时,工信部发布了《关于调整700MHz频段频率使用规划的通知》,正式将这一原先主要用于广播电视部分业务的频谱资源重新规划予以移动通信领域。由于700MHz作为典型的低频段无线频率资源,具备着速率高、广覆盖、绕射能力强等特性,一直享有着“黄金频段”的名号,国际国内都愿借其投以“数字红利”。对于大城镇、大乡村区域,借700MHz的广覆盖,其成本也将得以大大降低。但考虑到频段的用途唯一性,长期以来我国暂且把它交给了中国广播电视网络有限公司去保管,后者在无限模拟时代时给与了地方使用权限。几经流年,工信部的这一决策也为悬而未决的700MHz归属暂且安置了更能广泛地发挥其价值的范畴。虽未有公开发布,但工信部已于《关于做好700M频段频率台站管理有关事宜的通知》中准许了中国广播电视网络有限公司使用703~733/758~788MHz频段分批分布的在全国实现5G建网。由此,三个授权频谱及免授权频谱等累计带宽可超过了220MHz。

二、大局初定:广电5G建网设计方案“定弦”中

1、牵手中国移动,将“共建共享”落实

2020年5月20日,中国广电与中国移动主动放出已完成签署5G共建共享合作框架协议的消息(DVBCN注:实际签订协议时间为4月30日),该事件也算得上是年度中国广电5G的标志性事件了,此之前外界频频传出广电5G的多位“意中人”,即使只是初阶段的框架协议,但正式的官宣已然说明了既电联之后,广电5G建网也是必走共建共享的路径,为正式的建网方案选取提供了更为明晰的方向。

根据协议内容,双方将按1:1比例方式公共投资建设700MHz 5G网络,因此所有权方面应是对等的;中国移动有偿提供以700MHz 5G基站至中国广电在地市或者省中心对接点的传输承载网络,并有偿开放共享2.6GHz频段5G网络。其他权益分配中,中国移动承担700MHz网络的运维工作,中国广电需支付相关运维费用;在700MHz频段5G网络具备商用条件前,中国广电有偿共享中国移动2G/4G/5G网络为其客户提供服务,中国移动为中国广电有偿提供国际业务转接服务。

700MHz频段频谱实际上在容量方面极为有限,在实际部署及应用场景中必须要依靠其它频段的补足才能发挥效力,特别是要发力高新视频、物联网、工业互联等大带宽业务时;而中国移动的2.6GHz便是合适的选择,前一部分未提及的广电700MHz频谱容量缺陷在此便可得到解答。与移动的共建共享抉择,包括广电总局广科院、中国广电等主要设计层其实在2020年前已进行了大框架的谋划了,2019年广电5G策略中已确定要采用MOCN的方式共建共享,在无线接入侧采用共享载波模式,而基站广播予以两个PLMN以区分各自用户,700MHz的中频段补充优先考虑2.6GHz,待产业成熟时再后发4.9GHz。

作为基础信息通信企业,中国广电也需响应中央、工信部、广电总局、发改委等领导部门的号召,将“共建共享”落到实处,既能实现高效复用国家资源、又能快速实现规模建网的目标。按照工信部的多次表态,未来还是会继续推动基础电信企业加大共建共享力度,为5G广覆盖、甚至于“新基建”的实现打好网络基础。

2、广电5G建网基本策略

中国广电5G网络在建设中,要考虑其基于有线电视网络这样的特殊“党政专网”属性,因此整体上还是要基于安全可控、高效自主为核心的。鉴于时间紧迫性,广电5G也采纳了极简架构的形式。

广电5G的组网方式中,移动无线接入网方面可综合利用广播大塔、通信小塔、有线电视网络光节点资源建网,主要是以自建为主;移动承载网方面可按需求共建共享移动的承载网资源,并充分利用有线电视网络资源,后期根据业务情况考虑割接回到广电网络的承载网;移动核心网方面,一方面通过广电自建移动核心网,另外还可通过共享合作方的移动核心网;业务与运营支撑平台方面,建立起IT支撑系统、跨网广播平台、融媒体云播控平台;在终端层面,实现对电视大屏、移动小屏、车载系统、电视棒、智能穿戴等的融合支撑。此外,基站的建设,应该是要继续选择协同组网方式,按协议共建共享实现。

中国广电主导下,整体的无线网建设规划中,确定在北京、南京新建5G核心网,在先期的试点城市预定了每城200座基站的任务(试验基站),部分地区在2020年中已给出了反映。

承载网方案还是如前面所述,共享移动承载网为先,后续再回归广电自有的承载网;核心网将按照四个大区部署,分为北京、南京/上海、西安、广州四区域,技术上采用了全云化的架构;接入网方面,广电5G要因地制宜,实现光纤、同轴协同发展,既保障有线电视业务和广电宽带发展,同时满足5G业务承载需求,因此可采用光纤+同轴+5G的协同推进方式。

三、700MHz产业链加速构建中,多款设备可满足需求

使得广电700MHz 5G成功实现商用,为广电5G新场景服务,必然需要整体产业链的支持才能得以实现,代表性的如来自于设备方的反馈。

在2019年极为少见对700MHz频段支持的终端设备,但主要的模组、芯片、天线及终端等厂商有表达过对与中国广电等合作的期待。进入2020年至年末,明显可看到产业链终于给出了更多的“回礼”,支持700MHz的移动手机、CPE+工业模组、基站等设备宣发的增多了。

2020年7月,工信部发布的《中低频段5G系统设备射频技术要求》开始施行,包括华为、中兴、爱立信、vivo、高通等厂商的多款700MHz频段的大频宽基站设备、5G手机、CPE终端、工业模组等获得了此次的5G设备型号核准证。我国首批完整型号核准的5G 700MHz设备已实现陆续上市,能实现对广电5G端到端系统的支撑。

在与产业链的协作中,中国广电也基于700MHz达成了多个“首个”的成绩:全球首个700MHz 2x30MHz 5G基带芯片网络能力演示,全球首个700MHz 2x30MHz 5G手机、全球首个700MHz 2x30MHz 5G商用基站设备、全球首个700MHz 2x30MHz 5G试验网、全球首个700MHz 2x30MHz 5G数据呼叫、全球首个700MHz 2x30MHz 5G端到端系统方案演示验证、我国首个跨芯片平台的5G 700MHz VoNR打通、我国首个通过型号核准的700MHz 5G手机、CPE终端、工业模组、基站设备等。

据中国广播电视网络有限公司董事长、中国广电网络股份有限公司董事长宋起柱于2020年12月30日的说法,中国广电在广电总局、科技部、工信部等的领导及指导下,加快了5G广播技术创新的探索,使得700MHz 5G智能终端产业链的构建逐渐趋于成熟。已联合产业链合作方实现了对5G关键技术的验证,并启动了对广电5G应用场景的应用示范。截止到2020年12月底,已有58款手机、10款CPE/工业模组、7款基站、3款平板电脑和1款笔记本均能支持700MHz频段。

四、广电5G的业务及应用场景

在5G业务发展上,新的广电网络希望能与三大运营商形成差异化的竞争,毕竟在基础的无线通信网络、运营条件和运营经验方面,广电与三大运营商差距极大。未来希望在5G的建设当中建立一个极简的网络、极简的商业模式,并形成极其有效率的运作,在此基础上才有可能追赶上三大运营商已在5G建设方面取得的进展。

总体运营中,需按照统一规划、分类分域实行精细化运营,在此过程中鼓励先进区域性新业务升级为基地类业务,集中孵化创新型业务,进而稳步推广及各区域。着重利用5G、AI、大数据、区块链等新技术集中力量开展新业务的孵化,分区域分步骤推广新业务。全国性的及核心战略方面的业务按照统一规划方式,注意要统一架构规划、品牌设计、推广策略等。

按照宋起柱的说法,中国广电将着力推进边远地区和下沉市场的数字化普及,助力推动政务、商务、教育、医疗等特色融合应用,还将支撑新型城镇化和新农村的发展。重点将与电力、电商、金融、应急、交通、物流、农林等行业展开深度合作,进而满足行业数字化、智能化的转型升级,实现差异化发展。

综合中国广电以及相关方的意见,总体上来说,广电5G若直接选择“硬碰硬”的方式欲图撬动传统通信企业数十年来稳固的个人通信业务无疑是虎口夺食,特别是当前移动用户渗透率颇高、用户量级几近天花板的状况下。但广电还可依靠超2亿的有线电视用户资源,大力推动广电5G新场景,如云游戏、VR/AR、360度全场景直播、线上文旅、交互直播等高新视频场景,将TV用户转为广电5G移动通信用户还是可能的。另外,广电网络拥有着稳定的政企业务客户资源,因此发展5G TO B业务也是前景较为广泛的。

在实际场景中,2020全年中国广电指导下多地省网配合完成了5G的场景联动。如上半年湖北抗击疫情期间,中国广电在第一时间响应国家号召,在72小时时间完成湖北省委和武汉雷神山5G建设方案设计、站点安装、调测与开通,提供了700NHz与4.9GHz协同的5G网络环境,免费为医护人员等隔离区人员提供网络服务。疫情期间,助力湖北累计进行了直播国务院新闻发布会10场、湖北新闻发布会114场,成功探索出了台网深度融合之路。

其他的广电5G场景应用方面,实际上多地在中国广电的授予下进行了多种业务能力的测试,如5G+电力、5G+港口、5G+安防、5G+媒体等,但距离实际性的业务落地还需一段路要走,仍要加紧实现推动广电5G网络的广覆盖,尽快找准定位。

五、被寄予厚望的5G NR广播

如文中第一部分所言,中国广电已通过进入3GPP参与了对5G相关国际标准的推动,Rel-16版本完成冻结后,接下来就是要进一步推动5G NR广播在17版本中得以成功通过。先前在2019年12月,中国广电联合了国内外行业伙伴的共同协力推动下,成功在3GPP无线网全会上成功立项了支持广播/单播混合模式的5G NR融合广播组播技术。进入到2020年9月,中国广电更牵头提出了Rel-17 5G广播的全新应用场景设计,完成了支持5G广播议题的相关讨论工作,并且还得到了全会的审议支持。

作为能实现灵活切换的广播模式,5G NR广播可实现动态且无缝的切换单播服务和组播/广播服务。由于能广泛的适配各类型5G标准通用终端,因此能获得全球主要产业链的广泛支持。在终端上能深度连续覆盖各种复杂场景,进而实现新型交互式广播的多场景覆盖。此外,在支持Free-to-Air模式后,将实现无SIM卡接收模式。对于无SIM卡接入,也就是指用户即使无需预先订阅网络就可以接收到广播信号;在内容分发方面,5G广播推荐使用基于CDN的内容分发网络,可实现与智能手机的协议栈完美配合。5G广播旨在提供了一种广播、单播融合的视频内容及数据分发方式。

据中国广播电视网络有限公司副总经理曾庆军介绍,中国广电已经开始在北京、河北、江苏、四川等地大规模的进行5G NR电视服务。对于即将到来的2022年北京冬奥会,中国广电也计划用5G NR电视服务和毫米波服务,为国内外的观众提供一种不需要更换终端就能享受不拥堵的5G广播电视新服务。

在广电总局新发布的《广播电视技术迭代实施方案(2020-2022年)》中,指明了要鼓励开展5G车载电视、站台电视、社区电视、户外大屏电视、楼宇电视、5G应急广播等城市广播业务试验。还提出支持抢抓北京冬奥节点,开展5G广播应用;此外,还鼓励探索开办5G频道等。

产业链方面,根据中国广播电视网络有限公司技术部经理傅力军的说法,在已进行的5G广播业态测试中,中国广电通过协调已联合华为、中兴、中国信科、诺基亚、爱立信等厂商开展了多次5G NR广播试验,实现了对于商用5G手机、CPE以及TUE+机顶盒等场景的原型试验系统验证。

同其他广电5G实际场景应用一样,5G广播在2020年还未能实现实际商业落地,各方对这一新形态业务类型总体看法不一,考虑到以往CMMB的成败历程,如何使得用户确信5G NR广播实能满足“卓尔不群”的要义,维持现网用户粘性的前提下使能流失用户归心,其实还是项大考验。不过按照规划,中国广电正建立新的“中国广电融合服务平台”,其未来可作为5G广播的综合业务平台,为用户提供多样化的新型5G广播服务,进一步推进有线、无线、卫星传输网络的互联互通和智能协同覆盖。若能转向用户对传统有线电视的刻板印象,兴许能建立起一定的用户基础。

六、2021年!能否解决广电5G三大谜题

过去的一整年中,并未按期实现规模建网的广电5G动作已经落后于三家通信企业了,尽管蓄势待发的广电5G仍通过小区域试验网及未来宏大的场景带来了一些期许,但也留下了许多困惑。

1、共建共享方案疑云

按照中国广电的说法,整体实际上暂且达成了框架协议,仍在就8个子协议进行深化谈判,双方着眼点不同是肯定的,如何成功在2021年内推进共建共享实现其实仍尘埃未定。

综合考虑700MHz覆盖能力,相关方给出了45万~50万全国建站的方案,中国移动给出了48万站的建议,部分省网经过测算则给出了40万站的建议,若进展顺利,依靠700MHz+2.6GHz有望实现多数区域的全程全网覆盖。

选择中国移动作为合作方,除了国家政策号召及部门推动外,另一面是为了节省资金而快速地实现广覆盖以开展业务。在达成最终协议中,如何维持中国广电、中国移动与地方网络公司的利益统一,充分利用广电优势资源,把持自主可控性也是个摆在眼前的难题。

2、700MHz清频是否实现?

广电网络持有700MHz频谱资源多年,多以分配用于广电专用业务,也就造就了一些难题。如何高效推动频率迁移工作,将700MHz成功解绑用以实现5G规模建网?

700MHz最初由国家无线电管理委员会委托给了广电总局代管,最早用于模拟电视广播以发挥优势为广电服务,毕竟全球很多地区的做法都是如此;随后,该频谱还划给了中广传播旗下的中国移动多媒体广播业务使用。经过调整后,700MHz频段还被计划用来打造无线广播电视精准服务和融合数据网,并在重庆、贵州、甘肃、广东等地试点相关业务,比如智慧城市、WiFi覆盖保障等。

2020年4月广电总局召开了《地面数字电视700兆赫频率迁移工作方案》讨论会议,明确了要列出清单、明确时限、逐条逐项推进落实,确保700MHz频率迁移目标如期实现。

按照广电总局规划院相关领导的说法,未来的清频工作要满足标清、高清、超高清和移动电视业务需求,全国、省、地市、县域四级覆盖,兼顾已批复的地面数字电视频率;此外,清频过程中也要确保在播电视节目的安全播出,各频道迁移完成后才能关停原有频道。

而全国约有12700多个地面数字电视频道和7600多个地面模拟电视频道,各频道在清频推进中将会结合实际情况按照“保留、调整、新增、关闭”的方式进行。目前还不清楚各地的推进进展,若区域性不能实现清频,那么规模建700MHz 5G网自然是无法完成的。

3、广电5G移动业务几时启动?“192”何日放号?

广电5G未来势必要大力发展公客业务,特别是早在2019年已经得到了工信部授予的“192”移动通信号段,此外还拥有10099等电信码号资源许可。

2020年12月17日,中国广电的子公司中国有线业务已经发生变更:去掉了“第一类基础电信业务中的互联网国内数据传送业务;第二类基础电信业务中的国内通信设施服务业务”,增加了“经营电信业务”。先前是在2017年时,中国有线的业务中便增添了数据业务等项目,为广电宽带业务发展提供授予资质。

有线电视网络运营人颇为关心未来广电5G公客业务线,特别是对于“192”放号问题兴趣斐然,但实际情况中3家运营商企业5G移动业务已经上线1年多了,广电5G因建网无法规模展开,更难以进行放号。

中国广电协调下,多地在2020年进行了192号段的700MHz VoNR高清音视频通话测试,但也仅作为“内网”测传。何日开启广电5G公客业务准备?何日完成“192”放号?依然无明确的信号。

相关文章
2020年移动电信5G套餐用户超2亿,广电5G能否“押注”2021年?
2020年移动电信5G套餐用户超2亿,广电5G…
诺基亚贝尔亮出700MHz 5G基站覆盖能力最新成绩
诺基亚贝尔亮出700MHz 5G基站覆盖能力最…
湖南:2023年底前完成省内广电5G 700MHz全覆盖
湖南:2023年底前完成省内广电5G 700MHz…
TCL电子获批成国家文化大数据产业联盟副理事长单位,将推出定制TV终端产品
TCL电子获批成国家文化大数据产业联盟副…
中国有线与中电兴发签约,基于基础电信业务展开智慧广电、智慧城市等合作
中国有线与中电兴发签约,基于基础电信…
国家统计局:2020年我国5G终端数连接数已超过2亿,居世界第一
国家统计局:2020年我国5G终端数连接数…
我还没有学会写个人说明!

24小时排行

  • 暂无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