复盘‖2020整合关键年:大刀阔斧造就下的广电“一网整合”!

2020年的结束也意味着“十三五”已成为过去时,对全国有线电视网络而言,这一肩负“党政专网”使命的特殊行业开始迈入新的阶段。

若依照2016年中宣、财政、广电三部门发布的《关于加快推进全国有线电视网络整合发展的意见》,至“十三五”末期是要基本完成全国有线电视网络整合工作的。

这一年,可认为是实现有线电视网络整合的关键一年,相比较广电5G工作,整合方面的成绩更为显著,标志性的事件便是中国广电网络股份有限公司的组建工作目标阶段性得以实现。

当然,全面整合的完成尚未完成,接下来各层面的工作更为复杂、艰巨,一年的时限内加速推动的整合进展大体上走过了怎样的历程?对下一步计划有怎样的启迪?此篇为DVBCN笔者复盘的有线电视网络在这一整合关键年中的重点历程。

一、行业危机、局面复杂,何以漫长的整合之路

1、数十年无法成型的“一张网”

我国有线电视网络行业的生成与发展直接受到“四级办”及“台网分离”的驱动。自1983年的中央37号文件(中共中央《关于批转广播电视部党组〈关于广播电视工作的汇报提纲〉的通知》)发布,确立了“四级办广播、四级办电视、四级混合覆盖”的广电“四级”基本体系。

而后在1999年,国务院进一步发《关于加强广播电视有线电视网络建设管理的意见》,决定成立企业化的广播电视传输公司,依然是在“四级办”的基础上进行的。随后在2000年,各地广电系统正式着手,有线电视台的“台网分离”工作启动,事业编制的电视台与企业编制的网络公司大体定型。

历经发展后的有线电视网络在多种因素的促就下,地域分割性使得其技术、网络、设备、管理等方面已然生成了“各自为政”的分散经营体系,在有线电视IP化、IT化、数字化等新升级趋势中已经无法应对新的需要。

自2009年广电总局已发布了《关于加快广播电视有线网络发展的若干意见》,欲图推动省一级区域性有线电视网络的整合工作,即使约定有“2010年年底基本完成”这样的期限内容,但实际上已经难以实现了。至2020年,其实整体上仍有较多的一级行政区域未能实现只保留一家有线电视网络运营主体、无法彻底完成有线电视网络的实际性整合工作。

多年来,各地因组建及发展所需,系统性的存在着极为复杂的产权归属状况,“四级办”机制下层层间有包括广电(文广)、财政、文资委、文资办、电视台、传输中心、广电集团、传媒集团、其他企业等股权参股,这也注定了终极整合工作是漫长而艰巨的。

2、运维愈加困难的传统有线电视业务

但时不待我矣!据广电总局公示的《2019年全国广播电视行业统计公报》,2019年全国有线广播电视实际用户数为2.07亿户,同比下降5.05%。其中,全国有线数字电视实际用户数为1.94亿户,占有线电视实际用户数比例为93.72%。

另据格兰研究的《2020年第一季度中国有线电视行业季度发展报告》数据,该年一季度全国有线电视用户总量环比减少144.2万户,降至2.22亿户,有线电视在中国家庭电视市场的份额降至49.66%。其中,有线数字用户净减202万户,总数为1.90亿户,有线数字电视缴费用户为1.42亿户,净减196.2万户。(由于广电总局正着手推动官方性的行业报告机制,因此2020年其他季度及全年的有线电视统计情况尚待相关部门予以公示。)

与有线电视行业形成鲜明比较,作为大屏端同类别竞品方,由广电新媒体及三家运营商企业合作推广的IPTV却处于稳定增长期。根据工信部运行监测协调局公示的数据,截至到2020年11月底,三家企业经营的IPTV总用户数达3.14亿户,同比增长6.6%,比上年末净增1976万户。即使IPTV已经走过了野蛮增长期,其用户增长情况还是可观的,特别是2020年IPTV用户规模正式破3亿,给有线电视维持用户粘性带来了更大的压力。

在业务经营收入方面,广电总局的数据显示,2019年全国有线电视网络收入为753.35亿元,同比下降3.35%。其中:收视维护费、付费数字电视、落地费等传统有线电视网络业务收入为637.23亿元,同比下降4.62%。而IPTV平台分成收入已达121.23亿元,同比增长20.69%;互联网电视集成服务业务收入为62.53亿元,同比增长33.16%。

以上数据已经很直观地反映了电视三大屏间的大体差异,在实际运维中,有线电视网络运营企业其实仍以有线电视基本收视费、增值收视费等为大头,其他方面大体上有线宽带为第二营收来源。

最为“致命”的是,有线电视网络公司较难以改变自身架构,业务整体构成无法靠单个区域性企业去推动整体的重构,广电有线诸多技术标准难以升级为下一代体系。此外,创新运营管理、创新技术人才等也是广电网络整体仍在继续推动解决的重点工作。

二、行政高效推动,整合备好良好势头

历经数十载,全国有线电视网络“一省一网”的格局其实仍未彻底形成,在模拟转数字化、标清转高清化等工作部署需求下,有线电视网络需要统一领导的主体以实现全面、综合的运营。

1、未能取得整合进展的中国广电

筹备良久,2014年中国广播电视网络有限公司终于成立,长期被号称以“中国广电”“广电国网”,官方定性中,其是作为广电网络参与三网融合的市场主体,是全国有线电视网络整合发展的主体,是全国有线电视网络互联互通平台建设运营的主体,是广电移动网的建设运营主体。

作为中央文化企业,需注意它是由广电总局负责组建和代管的,由财政部代表国务院履行出资人职责,财务关系在财政部单列。监管层面,由广电总局和工信部按照职责对中国广电相关业务实行行业监管。

但可惜的是,中国广电成立来到2019年多年间并未能推动全国有线电视网络进一步取得实质性进展,先前陆续与河北、青海、宁夏、内蒙古、黑龙江、重庆、新疆、广东、山东、河南等部分省网签了相关意向协议等,另外也入股了少数几家网络公司。至2020年前,实际上中国广电仅通过控股公司中国有线电视网络有限公司取得了海南有线电视的运营资源。

此外,中国广电多年间通过合资、收购等方式取得了11家企业的控股权,这些企业业务中其实已涵盖了广电干线、内容、终端、投资、技术、平台等诸多的方向,可视为是中国广电多年来为整合化运营做的一些布局。

2、高效整合的直接推动力量

在2016年三部门印发的《关于加快推进全国有线电视网络整合发展的意见》中,进一步明确了全国范围整合的更多重点安排。如提出了四大基本原则:“把握导向,双效统一;市场运作,行政推动;分类推进,加快实施;改革创新,融合发展。”

明确了条时间线,到“十三五”末期(DVBCN注:即2020年末),基本完成全国有线电视网络整合。整合目标或称之为标志性条件便是,成立由中国广播电视网络有限公司控股主导、各省级有线电视网络公司共同参股、按母子公司制管理的全国性股份公司。

2020年前,中国广电虽未取得实际整合进展,但仍在与各地省网进行协商,达成了更多的意向。而在2019~2020年间,全国范围内的有线电视网络整合工作明显加速启动,推动有线电视网络整合与广电5G一体化已然成为了一场浩荡的行业自救动员工作。

“行政推动”成为了加快整合步伐的一道利器:

1)中央部门直接推动

2019年10月18日,广电总局召开全国有线电视网络整合工作专题会议;

2019年2月,由中宣部牵头成立的网络整合发展领导小组,联合多部门制定了《全国有线电视网络整合实施方案》;

2020年2月13日,9个部委联合正式印发《全国有线电视网络整合发展实施方案》;

2020年3月2日,总局召开“贯彻落实《全国有线电视网络整合发展实施方案》电视电话会议”。

补充一点,中央一级的整合小组是于2018年8月24日成立的,后于同年9月27日,中宣部同意成立全国有线电视网络整合发展领导小组办公室,设在了国家广播电视总局。领导小组成员中,涉及到的部门包括中宣部、广电总局、工信部、财政部、住房城乡建设部、农业农村部、国家税务总局、国家证监会等,还包括中国广电相关的人员在内。

按照全国有线电视网络整合发展领导小组的部署,始终强调要加快实现全国“一张网”,与广电5G网络建设一体化推进。在中央以及领导小组下,各省(区、市)的领导小组肯定要参照其组建方式以建立构成,主要进行协同推动完成全国及省(区、市)内有线电视网络整合发展, 指导解决好“一省一网”整合发展中的遗留问题。

2)地方省委专题工作

在中央一级整合领导小组成立后,各地方也陆续成立了有线电视网络整合领导小组,基本组成结构也是与中央领导小组对标。至2020年4月时,广电总局宣布全国28个省(区、市)和新疆生产建设兵团已经成立了整合领导小组并设立办公室。

这一年中还有个新气象,包括如江西省、福建省、甘肃省等在内的省委书记亲自在升级会议中对有线电视网络整合工作进行了部署。将整合工作作为“一把手”建设工程对待,足以看到地方上在整合之年意识到了任务之重、意义之大。

实际上在2017年就已实施的《广播电视管理条例》中,明确了同一行政区域只能设立一个区域性有线广播电视传输覆盖网,在“一网整合”的关键期就需要更为强势并合理的方式推行。如同前文所提,亦是考量到了局面的长期复杂性,当时暂未也无法以强制方式实现,但2020年新形势的到来,需要恰当考虑相应行政推动力以促进整合实施。

这一年中,基本上各区域也分时序的召开了多轮的有线电视网络整合各项会议,主要还是涉及到了如省委领导的整合小组会议等。各区域的行政、组织部等领导对网络公司考察时,均谈到了对接全国“一网整合”工作,进一步为区域参与对接全国性整合打好行政思想基础。

三、“踩点”冲出整合关键年,“一张网”初见成果

必要的行政力量确实为全面整合工作打下了极佳的基础,与之同步的“市场运作”手段也需加快进行。DVBCN笔者暂且将这一层面的主体立为是中国广电与各省网公司(含直辖市等),与“行政推动”层面的中央与地方行政部门形成区别。

1、中国广电掌握更多整合优势

2016年的整合意见已经确定了要组建“全国性有线电视网络股份公司”,提出了“两步走”的方式:

“第一步,中国广播电视网络有限公司入股省级非上市有线电视网络公司,协同推进网络整合、互联互通平台建设和全国性业务开展。中国广播电视网络有限公司适时以持有的省级网络公司股权、国家广播电视光缆干线网络资产、现金等出资,省级非上市有线电视网络公司的股东以合计不低于51%的股权出资,共同发起组建全国性有线电视网络股份公司。第二步,推动全国性有线电视网络股份公司上市,并通过股权置换、吸收合并等方式,与已上市有线电视网络公司整合。”

而在2020年2月正式发出的《全国有线电视网络整合发展实施方案》中,实际上对“基本原则”“工作目标”等做了更多的完善和部分改动。“基本原则”更为“行政推动,市场运作;统一部署,分类进行;统筹兼顾,积极实施。”

成立“全国一网”股份公司的目标并未改变,最大的变化是对发起人做了改动为:中国广电(主导)+省网公司+战略投资者。

这个全国性股份公司也给出了名称:中国广电网络股份有限公司,主要以实现全国有线电视网络的统一运营管理、国有资产的保值增值。

总的工作目标定为:“建设具有广电特色的5G网络并赋能有线电视网络,完成以全国互联互通平台为基础的有线电视网络IP化、智能化改造,促进有线电视网络转型升级,实现全国一网与5G的融合发展,建成统一运营的管理体系,在提升规模效益降低成本的同时,增强有线电视网络的产品和服务供给能力,提高有线电视网络的竞争力。”

鉴于5G无线通信技术的时代来临,中国广播电视网络有限公司于2019年成功获得5G商用牌照,因此在正式整合方案中作为主力的中国广电“杀手锏”也变为了“携5G牌照等资质、频率等资源进入股份公司,以相关股权、现金等资产出资”,这里其实已说明了中国广电出资的5百多亿是包含货币及股权两部分的。

其他方的出资形式在方案中给出的是“各省网公司原则上釆用认缴方式携网入股,战略投资者采用现金出资”。随后在2020年9月确定的发起人协议中,实际上做了更多的完善。(注意:9月前原有47位发起人,中信国安因故退出出资,因此变为了46方,中国广电继承了中信国安的出资及持股,中国广电持有中国广电股份公司的股权变为了51.53%;但12月底最终确定省网评估资产后,省网股权出资均有增加,而中国广电的持股再变为了51%)

2、发起人紧密对接,阿里巴巴与国家电网入局

2020年3月3日,中国广电通过WeLink数字化办公协作平台与各省网公司召开了贯彻落实《全国有线电视网络整合发展实施方案》电视电话会议,接下来的动作明显进入了加快推进阶段。随之在3月27日,中国广电召开“确定参与‘全国一网‘股份公司发起人工作电视电话会议”,主要召集了全国各地网络公司参与,先期讨论各方发起人主体。

该年上半年,中国广电委托相关方开始对23家非上市的网络公司进行法律尽职调查,着手于评估资产工作。自4月23日,中国广电又联合省网公司召开了网络整合审计评估工作布置会,本次会议的召开标志着全国有线电视网络整合审计评估工作正式启动。通过与各省网公司共同进行网络整合审计评估招标工作,确定了中标机构,并与整体协调机构联合制定了审计评估工作方案。

不久后在5月27日~28日,11家广电上市企业纷纷发布公告,确定参与组建中国广电网络股份有限公司的事宜,还公示了暂定的出资方案。包括华数传媒、东方明珠、湖北广电、天威视讯、广西广电、吉视传媒、江苏有线、陕西广电网络、贵广网络9家企业均宣布已货币出资方式;湖南电广传媒则以股权及货币两种方式,其股权在后协商后中确定为湖南有线、天津有线、广州珠江数码的直接及间接持有的股权;而歌华有线则以股权转让的形式参与组建,此后歌华有线直接过户成为中国广电网络股份有限公司的子公司。

根据“出资人协议”的部分公示内容,神秘的战略投资人也终于亮出身份,包括阿里巴巴旗下的杭州阿里巴巴创业投资管理有限公司与国家电网旗下的国网信息通信产业集团有限公司均以出资100亿元货币形式参与组建中国广电网络股份有限公司。

3、整合阶段性成果:中国广电股份正式成立

进入2020年逐渐开启极为密集的工作准备后,终于在9月24日时中国广电网络股份有限公司创立大会成功举行,当时主要审议通过了《发起人关于股份公司筹办情况的报告》《关于股份公司设立费用的报告》《公司章程》等文件,并选举产生第一届董事会及第一届监事会。后一日,工商信息也随之注册完成。

到了10月12日,中国广电网络股份有限公司正式挂牌成立。这一日也注定将记录到中国广播电视事业的历史史册中,现场包括中宣部、国家发展改革委、工业和信息化部、财政部、住房和城乡建设部、农业农村部、国家税务总局、中国证券监督管理委员会、国家市场监管总局等有关部门负责人,各省(区、市)、新疆生产建设兵团广电局主要负责人,以及中国广电重要合作伙伴负责人等各路人马均有参会。

全国性股份公司设立后,还需要在紧张的时间内推动多项事宜,如与省网公司的进一步商讨,与各出资方的对接工作等。

至12月初时,中国广电网络股份有限公司已分批实现与33家省级广电网络公司召开座谈会,基本上各家省网都谈了各自的发展状况。中国广电也对未来股份公司企业管理、市场经营发展战略等方面提出意见和建议,也整体介绍了中国广电股份公司的工作重点和进展。

同期的紧张几个月时间内,中国广电、中国广电股份公司与各出资人逐步进行出资实缴对接。应该至12月底时,参与发起的战略投资者和上市公司的229亿现金出资实缴已经到位。

另外,12月的紧张时刻中也终于完成了对全部23家非上市省网公司的审计评估主体工作,因此中国广电网络股份有限公司的注册资本由10,120,107.20万元增加至13,438,610.1969万元。目前已知的信息中,前五大股东持股信息均发生了变化:

复盘‖2020整合关键年:大刀阔斧造就下的广电“一网整合”!-DVBCN

四、千亿市值巨企起航,将掌舵驶向何方?

前所未有的广电&通信巨企终于在整合关键年加速设立,未来该如何引领全国有线电视网络行业走向发展上升机遇期,是广电网络人以及其他业界特别关心的话题。

“整合不是简单的相加,而是实现新的定位!”身兼中国广播电视网络有限公司、中国广电网络股份有限公司双重董事长身份的宋起柱如此表示。尽管进入广电系统不到一年,具备在丰富的通信领域运营经验的宋起柱该如何做好掌舵人,也是各方极为好奇的动向。

在第八届中国网络视听大会中,宋起柱终于放出了未来中国广电网络股份有限公司发展的重大战略走向:

1)客户服务中心的“圆心战略”

“圆心战略”就是坚持以用户体验和行业发展为圆心,就是要以人民为中心,着力强化平台化思维,践行新发展理念,主动融入新发展格局。以用户为中心,市场为导向,以快速响应服务、精准配置资源为目标,建设极简网络,搭建扁平化的极简组织架构。坚持统分结合、管服一体,最终实现公司扁平管理服务高效和客户服务的最短距离。

2)“359”发展总体思想

359总体战略构想,主要是践行现代传播体系,巩固和扩大宣传文化主阵地,满足人民新需求的使命担当,成为创新驱动、有市场活力的国家级新型基础设施提供商、领先的数字生活服务商和智慧广电网络的运营商。

“3”主要是指秉承创新的三大发展理念,聚焦5G有线电视、媒体内容及创新业务三大板块,实现“三步走”战略。经过十年左右的努力,要基本建成具有全球竞争力的媒体信息和科技融合的平台型企业;

“5”是要提升5个能力,即提升创新驱动能力、业务发展牵引能力、资源配置主导能力、资源投资回报能力以及组织管理的系统能力;

“9”大工程主要包括5G的共建共享工程、有线网络升级改造工程、内容创新工程、差异化市场战略、全新运营体系架构以及业务中台、数据中台等建设。

五、深度整合阶段启动,“镜花水月”不可取

走过数十年了,有线电视全国“一张网”暂且取得了突破性进展,但在推进深度整合阶段隐藏了许多谜题。

1)避免形式上的整合

必须要明确的是,中国广电网络股份有限公司的正式成立仅是有线电视网络整合阶段性的重大进展,离常讲的“全程全网”、“互联互通”、“统一品牌”、“统一运营”等还差距甚大。

此外,上述参与整合的仅为代表一级区域的主体,而地方区域内的整合大计仍未能完全实现。部分区域的发起人主体实际上对区域内的整合推动较为有限,此外,还有许多张“小网”,如电网、矿场、港区、油田等设立的有线电视网存在。

并且,若按照一省保留一家主体公司的政策及方案要求,实际上很多参与的发起人中,一级行政区域内的发起人就有多家。如,广东省内有广东广电网络控股集团、广州珠江数码、深圳天威视讯;华丰达同时代表了广州、天津、湖南多地发起人出资部分主体权益;等等

造成上述情况的缘由便还是与前文所提的有线电视网络长期错综复杂的股权权益等直接相关,现阶段明显优先是以推动资本层面整合为主,暂会给与发起人相关权益予以保留,但后续的全面接手各省网控股权,并将之变为统一名号后的子公司去运营,仍需长远的路途去实现。

形式上的整合容易,但真正意义的整合是需要上下协同尚可完成的,在过渡阶段,如何推动各自利益的统一,是中国广电主心骨需要考虑的核心问题。整合势在必行,对广电人而言已经毫无退路可言了。

2)有线电视业务止损难题

近几年中,有线电视网用户流失还在持续,部分区域呈现出持高不下的TV业务用户流失现象。如前文所言,有线电视网络运营企业业务结构较为僵化,由用户持续流失也就造就了业务亏损。

整体的有线电视行业,亏损对于许多网络公司而言以近乎是连续季度期内的常态了,下级行政区域业务状况更令人担忧。在有线电视网络整合无法快速进入深度阶段,特别是新的业务构造如5G移动通信等被视为“救命稻草”的业务无法铺展开来的实际状况中,当下可见的工作期内如何做到实现有线电视业务止损、高效率保用户?是众多运营企业必须面对的问题,中国广电如何引导,也是值得期待的。

相关文章
中国广电股份公司股东铜陵传输中心转让所持全部股份给铜陵建投
中国广电股份公司股东铜陵传输中心转让…
中国广电大笔转让中广宽带股权,“全国一网”股份公司成后者控股股东
中国广电大笔转让中广宽带股权,“全国一…
王韶华任河北广电网络总经理等职
王韶华任河北广电网络总经理等职
天威视讯经营范围变更,新增通信类、经营性互联网信息服务、物联网等业务
天威视讯经营范围变更,新增通信类、经…
推动8K超高清、5G、IP平台等技术融合创新!“福建广电网络集团研发中心”揭牌
推动8K超高清、5G、IP平台等技术融合创…
关于中国广电第二家分公司落户、广电“192”放号的说明
关于中国广电第二家分公司落户、广电“19…
我还没有学会写个人说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