解读‖关于全国有线电视网络深度整合与管理运营的问题!

不久前,国家广播电视总局副局长、党组成员朱咏雷在中国广电网络股份有限公司进行调研时,对未来的工作提出了三项指示,具体的新闻不再赘述。(详情回顾:广电总局副局长朱咏雷调研中国广电股份,要求建立“全国一网”管理体系

DVBCN注意到,本次朱副局长的指示中其实是三个层面的工作重点,并且是互为依托,这里就做些简单的再解读。

广电深度整合与逆势运营难题

第一条指示中明确了“以整合为动能”的要点,提到了“以稳定用户规模,提高经营效益为重点”,这可理解为推动整合的深度实现,并达成“固本”这一基本要求。

首先就实际经济效益的问题,虽目前仍未有2020年完整的广电行业数据出现,仅以广电上市系部分企业发布的2020年度业绩预告来看,多家仍出现了营收与利润的负增长,特别是如湖北广电网络、电广传媒、广西广电网络等呈现了年度净利润较大的亏损情况。另外,据悉部分非上市省网企业情况也是不太乐观。

至于各地区的在网用户,目前也因官方数据尚未公示的缘由,还不太明晰。但在2020年一季度中,全国有线数字电视的实际缴费用户约为1.42亿户。结合整体行业的运营情况来推测,2020年有线电视用户规模应该还是会出现一定的规模流失。对于有线电视网络运营企业而言,整体的业务结构其实是难以打破的,电视用户仍是其实际业务运营的核心,直接影响着“大盘”的经济效益。

赶在“十三五”期末节点前,2016年已确定的“全国一网”股份公司——中国广电网络股份有限公司终于顺利成立,此外也在年末完成了现金实缴人的认缴,另有部分非上市网络公司51%的股份过户到了中国广电网络股份公司。因此,接下来的“十四五”期间,以中国广播电视网络有限公司为代表,将正式引领全国有线电视网络运营企业进入到深度整合阶段。

深度整合期必须要全局考量,以中国广电为主体如何针对各区域特征,落实好“保用户”“增效益”的难题,也是摆在眼前的实际性问题。加之,有线电视网络企业其属性上是国有的文化企业,必须承担着党媒专网的使命,因此也必须要维系好社会效益和经济效益的统一性。

全国“一张网”后的管理问题

第二条指示中,集中反映了“一张网”后的管理问题,要求“加强总部建设和内部管理,理顺广电网络各级法人主体之间的管理体制和管理界面”。

按照全国性的整合方案要求的化,原各省网公司成为中国广电网络股份公司的控股子公司,必须要按照“统一建设、统一管理、统一标准、统一品牌”的要求,建立有线电视网络和广电5G网络的统一运营管理体系。

在管理方面,众所周知除了歌华有线外,各家是要将51%的股份转入到中国广电网络股份有限公司的,股份公司对各省级子公司实行集团控股式管理,各省级子公司负责经营管理省域业务,名称相应变更为“中国广电网络股份有限公司XX省(区、市)公司”。现阶段,暂时未看到有哪家省网真的完成了挂牌更名。

按照整合方案以及出资人相关协议,股份公司设立至各省网公司股东实缴出资前,省网公司原股东用于出资的股权所对应的表决权,委托授权给股份公司行使。股份公司与各省网公司实行母子公司制的管理架构,仍保持两级运营格局。

实际来看,现阶段的整合还在进行资本的层面,即各家正争取尽快完成约定的出资实缴,包含了现金出资及股权划转。另外,广电上市企业或运营主体还是要完成控股权由中国广电网络股份有限公司所有的。

而部分未形成省内(市内)“一张网”的区域也是要在“十四五”阶段内尽快取得成效的。方案中已明确了需要按照“一省一网”的形式,各省(区、市)只保留一个统一运营管理的有线电视运营商。个别省(区、市)尚有地市县等网络未整合的,可由股份公司省级子公司作为继续整合的主体,负责在规定时间内组织实施省内整合工作。

在以上“深度整合”未达成前,基于这样复杂历史因素造就的局面下,如何协调好区域性网络企业运营问题,也是未来的重点工作。特别是还有许多张由矿区、港口、油田、电力等特殊企业长期运营的“小网”,如何逐步入局“一张网”并尽快组织实际运营管理也是要尽快解决的问题。

有线电视网络升级与整合后的运营

第三条指示中,有两方面的内容值得注意;“科学合理推进网络升级改造”与“内容集中采购”,后一条中也给出了“多渠道丰富优质节目内容供给,满足人民群众多样化多层次的精神文化需求”的进一步要求。整体而言,这段指示反映的是整合后的“运营”问题。

广播电视与网络视听行业的核心在于内容,无论何时“内容为王”依然是广电整体行业的突出解决方向。当下,随着DICT的进一步融合发展,用户可能呈现出了追逐“碎片化”的视听阅读习惯,但也因此对精品化的内容需求更加旺盛。

在导向正确的前提下,群众追求“泛娱乐化”是符合当前我国经济社会发展的时代特征的,用户所需的精品化内容依然着实有限,生产效率还是无法满足需求,特别是借助于多种渠道的用户群体构成的层次性更为复杂,产能如何做到对标完备仍是个问题。

有线电视网络以往甚至于当下说白了仍只是个端口,起到的是渠道商的作用,内容源是由影视制作集团、广电台、传输中心、互联网企业等提供的,网络运营商只负责传输服务。内容采购这方面涉及的如版权、效益等状况也是较为复杂的,特别是新《著作法》的修订,对于信息网络传播权、广播权等的界定仍存在一些问题,未来中国广电统一领导下如何处理内容层面的复杂状况也是值得期待的。

至于“网络升级改造”,对有线电视网络而言依然是个老旧话题了,从同轴传输到光纤传输,从有线模拟到有线数字,广电网络十多年来持续在围绕IT化、IP化等进行大网的改造,在预期与5G无线网的协同发展中,有线电视网络还需要重新构建网络体系。当前,科技部、工信部、广电总局等也在大力支持广电新标准体系的建立工作,以期实现对互联互通的建设,特别是完成完成有线电视网络IP化、智能化的改造升级,大幅提高城乡信息化服务水平,实现广播电视固移融合的人人通、终端通。

相关文章
中国广电股份公司股东铜陵传输中心转让所持全部股份给铜陵建投
中国广电股份公司股东铜陵传输中心转让…
中国广电大笔转让中广宽带股权,“全国一网”股份公司成后者控股股东
中国广电大笔转让中广宽带股权,“全国一…
王韶华任河北广电网络总经理等职
王韶华任河北广电网络总经理等职
天威视讯经营范围变更,新增通信类、经营性互联网信息服务、物联网等业务
天威视讯经营范围变更,新增通信类、经…
推动8K超高清、5G、IP平台等技术融合创新!“福建广电网络集团研发中心”揭牌
推动8K超高清、5G、IP平台等技术融合创…
关于中国广电第二家分公司落户、广电“192”放号的说明
关于中国广电第二家分公司落户、广电“19…
我还没有学会写个人说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