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四大误区看广电媒体的“假融合”

媒体该如何融合,如果不能跳出已有的思维陷井和认识误区,必将会影响媒体融合的后续健康发展,而随着融媒体建设下沉至最后一公里,一些地方在媒体融合的过程中缺乏系统的理论支撑和具体可行的实践路径,从而出现“融而不合”、“合而不融”、“虚假繁荣”等看似正确的“假融合”。

误区一

  “带病融合” 丧失原本优势

传统媒体有很多问题,包括机制阻塞、创新不足等,传统媒体出现这些问题不能简单地归咎于新媒体的冲击,甚至与新媒体无关,这些问题大都是传统媒体自身改革不足而长期遗留下来的疾患。

新媒体给传统媒体带来了生存危机是个伪命题,不是新媒体造成了传统媒体的生存危机,而是传统媒体在生存不错的时候自己埋下了危机。这样“带病”的传统媒体即使不等到新媒体出现,也同样会被市场抛弃,这样“带病”的传统媒体即使进行融合,也依然不能出现良好的效果。

传统媒体与新兴媒体不是取代关系,而是“迭代关系”。不是谁主谁次,而是此长彼长;不是谁强谁弱,而是优势互补,应该警惕新媒体重蹈传统媒体覆辙。

新媒体的优势在于信息传播的覆盖面、触达率和互动性,传统媒体优势则集中在公信力、权威性和专业度,优质的内容才能让用户产生共鸣,内容建设才是媒体融合发展的根本。

点评:传统媒体和新媒体各有各的病,要形成媒体的健康融合,不能够“带病”融合,避免融合之后,新媒体学了传统媒体的机制,而传统媒体学会的是不再对新闻源头准确探究,更要警惕融合之后出现内容的娱乐化 、浅薄化和低俗化,从而让传统媒体失去了公信力、专业度和新闻生产流程方面优势。

误区二

  争取拨款融合 导致“两败俱伤”

所谓“两张皮”,就是传统媒体和新媒体在采编人员交流合作、选题策划、联动报道上互动不多,某种情况下各自是独立王国,互不干预,不是“你中有我,我中有你”,而是“你就是你,我就是我”。

所谓“一锅煮”,就是在融合过程中,出现报道、发行、广告、经营混杂在一起的乱象。混杂在一起固然从表面上可以让报纸和网络资源互用,但报网不分,没有自己的特色,实质上也是一种成本浪费。

一些地方在融合过程中,过度看重“新媒体”产品,以打造新媒体成为媒体融合转型的唯一标尺,实质成为了一项旧瓶装新酒的文字游戏,甚至将报台网微端强行整合,却失去了各自独立的特色,而在具体运营中却依然“各归各走,各行各事”,这种做法看似在整合新媒体资源,却不顾忌各个新媒体的发展特点和实际情况,从而出现内容与资源两张皮的不匹配融合。

一些地方强行将报纸和电视台进行跨媒体整合,虽然基本上解决了整合问题,但整合之后却无实现融合,统一思想、部门重组、人员结构调整、新模式新业务等深度融合尚未跟上,反倒造成机构的臃肿。

点评:融合发展既不能简单混合,也不能机械结合,更不能生硬捏合。媒体融合应避免“为了合并而合并”,避免跨媒体融合“两败俱伤”,更应该避免为了取得财政拨款而去打造融媒体中心。

 误区三

  未跳出媒体看融合 进行系统化改革

习近平曾指出,媒体融合发展不仅仅是新闻单位的事,要把掌握的社会思想文化公共资源、社会治理大数据、政策制定权的制度优势转化为巩固壮大主流思想舆论的综合优势。要抓紧做好顶层设计,打造新型传播平台,建成新型主流媒体,扩大主流价值影响力版图,让党的声音传得更开、传得更广、传得更深入。

一方面,媒体融合已上升到国家治理的高度,上升到政治和意识形态安全的高度,要想实现国家治理体系与治理能力的现代化,媒体融合成为必不可少的环节;另一方面,媒体融合要学会跳出媒体看媒体,跳出新闻看融合,要善于借助政府的公共资源和数据资源实现融合,要和社会化的综合治理和智慧城市建设结合起来,将媒体打造成一个综合的信息平台。

点评:媒体融合正由渠道、平台、经营、管理等方面的深度融合转向系统、服务生态融合的大开大合。媒体融合发展应从整个媒体体系上面去理解它,应该超越体制内媒体和体制外媒体、事业体制和企业体制这种惯性思维。

误区四

  过度痴迷大屏等设备 变“空中楼阁”

关于假融合,中国青年报在题为《检验媒体真假融合的四把标尺》的文章曾指出,至少有四把标尺可以检验和衡量什么是“真融合”,什么是“假融合”:

第一把标尺,是不是在党委统一领导下落实意识形态责任制?把经济效益放在落实意识形态和社会效益前面,那就是假融合。

第二把标尺,是不是真正“融为一体、合而为一”?媒体内部仍然是多支队伍分做多个平台,那就是假融合。

第三把标尺,是不是真正实现了“一支队伍,多个平台”,并正在转型为“你就是我、我就是你”的新型主流媒体?如果还是管理、机制、流程、产品、空间相互割裂的简单报网互动,那就是假融合。

第四把标尺,是不是真正以内容创新为根本,是不是充分传承和发扬主流媒体内容、人才优势推出全媒体精品?

在现实中,一些地方斥巨资建的“中央厨房”一年到头没开过伙,沦为节庆厨房;一些地方融媒体中心建设过度痴迷于大屏等软硬件设备,“指挥大屏”维护费更是高得惊人;一些地方融媒体中心建设只求“上通”不注重“下达”,过度追求政绩效应,做花架子的“面子工程”;一些地方在制定媒体融合规划时,忽略本地当前媒体发展的现状和实际,使得所谓的“媒体融合”变成了一种“为融而合”的“空中楼阁”。

点评:过度重视大屏等硬件设备非但没有带来效益优化,反而造成资源浪费,严重违背了“宜融则融,能融尽融”的原则,如果在下一步的融媒体中心建设中,依然只注重面子工程,不注重里子建设,必将使融媒体中心建设走向歧途。

相关文章
“年度全国广电十佳融媒体平台”等榜单公布
“年度全国广电十佳融媒体平台”等榜单公布
5G融媒!河南广播电视台大象客户端上线
5G融媒!河南广播电视台大象客户端上线
融媒体传播“村村点火”“户户冒烟”,效果如何?
融媒体传播“村村点火”“户户冒烟”,效果…
媒体融合“省带县”模式,财富还是包袱?
媒体融合“省带县”模式,财富还是包袱?
融媒体时代,有线电视能否靠DVB+OTT模式自救?
融媒体时代,有线电视能否靠DVB+OTT模式…
融媒体时代,有线电视能否靠DVB+OTT模式自救?
融媒体时代,有线电视能否靠DVB+OTT模式…
我还没有学会写个人说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