闲话:电视预警的下一步,5G AIoT可否成型?

昨天(7月12日),河北唐山市古冶区发生了5.1级地震,又因为地震电视地震预警再次上了热搜新闻。

根据成都高新减灾研究所的消息,天津监测点在提前23秒收到06:38 河北唐山4.8级左右地震的预警信息,预估烈度2.1度。这已是大陆地震预警网自2011年以来连续成功预警的第57次破坏性地震。本文为DVBCN笔者根据该新闻而做的一些文笔,主要围绕5G、IoT场景应用等。

(写在前面:老规矩,作为“闲话”,文中观点、联想及引用均代表本人的拙见,如有谬误及其他观点,欢迎至DVBCN公众号留言指出。)

关于电视地震预警的文章,DVBCN已经做过许多,核心内容不再会有太多改变,因此就不再过多赘述。详情回顾:漫话广电5G:地震预警的应用场景是否可行?

如文中所言,在预警的工作体系中:地震预警中心通过接收到预警信息经过处理判断后,经由专线网络通过安装在电视控制机房内的网关、预警接受服务器传导给电视播控中心,进而再经由电视网络设施传向广电终端(包括机顶盒、电视机),而后直达用户。

5G表现出的三大特性eMBB、URLLC、mMTC决定了未来的深度场景应用,增强移动宽带作为初期应用对普通个人业务而言并非是决胜地,专网业务才是未来争夺的重点。

现今甚至一定的时期内,运营商的业务还主要集中在饱和的消费用户市场,但在未来,垂直市场业务将加速运营商业务增长,届时B2B及B2BX市场可获得快速成长。

5G专网架构下,云网融合与AI、边缘计算、大数据进一步深度融合,集成下的控制中心汇聚于一个平台内,用户家庭可实现终端生态的广连接。目前,终端(全终端)、互联网、运营商、系统集成方等都有意致力于推动智慧家庭、智慧社区、智慧城市等广域体系的生成。

借助于5G规模商用,面向未来的实际场景中,运营商正在瞄向超高清电视、云游戏和云VR/AR的前景市场,特别是现阶段运营商已经启动了部署,推终端、推应用。由于带宽越好,也就利于对视频流的质量传输,5G的商用则就可以应对网络容量的问题。

广电建5G在与三家传统运营商短兵相接中比较难以取得优势,但广电总局科技委副主任杜百川曾认为,到2025年,5G收入的主要来源仍是宽带收入,而这就就是广电有线网络的机会。在核心网侧,有线网络运营商需要基于5G架构,将有线、宽带和未来的无线业务三个核心网合为一个核心网;在接入网侧,则着重完善3GPP与非3GPP接入的互通功能,将有线网用于后传功能;升级有线网络的云架构和大数据处理能力,利用网络切片将固网和移动网络融合。而广电有线网络的5G主要业务最开始可以从固定无线接入入手,使用高频段传输技术实现无线宽带入户,甚至可以在室内用5G小型基站向外覆盖,补充5G基站的不足。

5G(虚拟)专网建立对于运营商而言更有优势,广电面向家庭(消费级)IoT体系本该是更能触达用户的,区域性广电网或许部分能依靠数据中心与其他系统集成方、终端方等甚至是政企结合下搞出自己的优势,但对弱势地区以及广覆盖而言还是充满了挑战。

技术层面上,包括中央、广电总局等多层级多部委领导时不时会给出指导,让利用AI、区块链、IoT、边缘计算等升级应用广播电视行业领域。随着超高清覆盖,所谓的客厅经济能否拉动TV用户回归?如何保持用户粘性?其实还是个问题。或许,未来大力借助大小屏交互、投屏,甚至VR/AR?

需要注意的是,类似于地震预警这样的实践应用是需要国家部门支撑的,主要借助(国、私有)企业、机构共同参与。因为灾害预警技术层面早就可以实现了,以往因为一些缘由,无法在国内去做,在“5.12汶川地震”、“4·14玉树地震”等大的规模损害地震后,地震预警体系终于得以从试点开始推行。

中国由于幅员辽阔,不仅是地震,像目前正面临的水患、滑坡等灾害也是较常见的灾害现象,而完整的预警不只是地面系统,其实还包含天上系统。

都知道不久前我们的北斗体系终于完成建构,成功收官,也就是在7月6日的时候,北斗系统立下了一项功劳。据央视报道,当日湖南石门县潘坪村雷家山地质灾害隐患点突发山体滑坡,毁坏1座小型电站,冲毁省道S303道路1公里,坍塌5栋民房,但由于灾害发生之前就已接到北斗卫星监测系统发布的橙色预警,北斗卫星监测系统提前检测到滑坡点有位移的现象,进而给相关专业人员分析处理及发布相关预警留出时间,使得该区域的14户33人均提前撤离,并未造成人员伤亡。

未来5G与卫星通信的建构中,广电早已提出,要加快新一代信息技术在广播电视网络中的部署和应用,向天地一体、互联互通、宽带交互、智能协同方向发展,构建广播电视现代传播新体系,进而有效提升智慧业务承载能力。因此,在整体的AIoT系统建构中,“天地一体化”也是可能的方向。

时下,广电总局等部门在大力推动应急广播、公共服务等系统的建成,不应以过往的老式系统为最终目的,拥抱5G通信技术(标准)的智慧化、边缘化、IoT也是未来的需求。

当然了,由于广电网络众所周知的多项软肋使然,在中短期内实现对全面参与下的AIoT生态体系的建立尚为困难,只能先期待“一张网”互联互通下整个“内容新聚合平台”、大小屏融合等的先行建立。至于SP能否介入、如何介入?随缘吧。

相关文章
项目预算600万!直播卫星中心拟拿下CCTV-6电影频道高清同播传输项目
项目预算600万!直播卫星中心拟拿下CCTV…
“全国一网”股份公司五度召开部分省网座谈会,宋起柱亲自主持
“全国一网”股份公司五度召开部分省网座…
江苏广电局与南京大学签署《战略合作框架协议》
江苏广电局与南京大学签署《战略合作框…
广电总局:打造具有强大影响力和竞争力的新型主流媒体 推进广播电视媒体深度融合
广电总局:打造具有强大影响力和竞争力…
中国广电宋起柱:2021年广电700MHz共享网络将覆盖至省会、市县及乡镇
中国广电宋起柱:2021年广电700MHz共享…
广电视听行业的未来不只是建5G基站
广电视听行业的未来不只是建5G基站
我还没有学会写个人说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