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电视听行业的未来不只是建5G基站

由国家广播电视总局、北京市人民政府指导,北京市广播电视局主办的首届中国(北京)国际视听大会(CIAC)于11月19日~22日在北京举行。在20日举行的“智慧广电峰会”上,国家广播电视总局科技委副主任杜百川做了题为《视听行业各方面要均衡发展》的主旨演讲。

智慧广电是“智慧社会”的组成部分。智慧社会有多种表达方式,5G为代表的工业4.0时代便是建构“智慧社会”的时期。

视听行业实现智慧化,涉及到了许多的附属话题,如5G网络建设,广电超高清的全面升级,县级融媒体平台建设,大数据处理和AI能力建设,下一代电视的研发应用。

智慧广电主要是包含两个部分:智慧能力的建设和智慧服务。其中智慧服务主要是由有线、县级融媒体平台完成;而智慧能力建设目前还处在各自为政,若分散投资重复建设是不可行的,因此需要建立一个集中的大数据处理和AI研发中心。

杜百川指出,电视的下一代不仅仅是清晰度的升级,4K和8K只是超高清参数的清晰度参数,而并不是指电视的换代,包括演播室制作等等。

究竟什么是下一代电视?

NHK的广播分段中,最开始的是无线电,然后是黑白电视,接着是彩色、高清、数字广播、混合广播(即:加上互联网)。紧接着的就是4K、8K超高清。

超高清的下一代是什么?

NHK称为是“整体3D电视”,以前的3D电视是平面的,有一个面显示,不管有几个图像,将来的3D电视是整体的,或者是有一定体积的,目前我们所谓的“裸眼电视”可能要更复杂一点。

广电视听行业的未来不只是建5G基站-DVBCN

下一代电视除了具备更高的质量、更多的功能外,可具备三维式更宽的展现方式,不只是4K/8K,还有包括对3D、AR/VR等的呈现,即“自由视点视频”。自由视点视频便能允许用户交互式地控制视点并从任何3D位置生成动态场景的新视图。其计算机模拟视频的等效系统就是虚拟现实。注意的焦点可由观看者控制而不再是导演,这也就意味着每个观看者可以观察到独特的视角。

广电视听行业的未来不只是建5G基站-DVBCN

下一代电视还有一个非常重要特征,便是感官互联网和感官视频。现在的视听体验都只有两个感官参与:耳朵和眼睛。将来的感官会扩展到味觉、触觉,所以叫“五感”。通过比较三星6G的愿景中的三大关键业务,第一个是真沉浸式XR,第二个即移动Hi-Fi全息,第三个是数字复制(数字孪生)。这也说明了下一代电视的重要性。

此前,工信部、国家广电总局、中央广播电视总台于2019年3月联合印发的“行动计划”将加快5G与超高清发展上升为了国家重要战略。广东省也紧跟着发布了广东版的“行动计划”,并部署了未来几年内的多项重点任务。

但是受疫情等的影响,改变了电视市场的前景,也严重影响了UHD销量,根据Omdia的数据,其大幅降低了2020年的电视出货量。不同地区的占比中,北美是领先的,2019年末其40%的家庭便拥有一台UHD电视,2021年将超过50%,2024年将达到71%。中国出货量处于领先,但是考虑到家庭数量庞大的关系,UHD普及速度并不比其他地区快,2030年达到41%。西欧至2024年将达到60%。日本在2020年底只有1/4的家庭,2024年达到47%。

超高清频道中中国是最少的,目前共有3个免费超高清频道:央市、省、市各一个,还有2个是付费频道。日本是单一国家UHD频道最多的,大约有30个频道。此外,俄罗斯和印度拥有超高清频道数也比中国多。

超高清需要全面升级,包括了摄像机、转播车、切换台-交换机、传输SDI-IP,还有如同步系统(PTP)监视器、测试器、灯光等等。

但面临的成熟度是不一样的,如传输要成熟一点的话,但安全等方面成熟度就比较低。此外,超高清制式需要依靠整体产业链的协同去实现,如各广播公司与运营商支持的格式不尽相同,所以会出现当前的端到端并不能匹配的现状。

广泛合作下的广电智慧实验平台

5G为视听行业发展划出新的指标,其他系统都需要相应升级。比如有线需要升级,以实现和5G网络的融合。

主要为将DOCSIS升级到4.0.该规范最初于2019年发布,并于今年初进行了更新,主要将FDX及1.8GHz的下行等纳入了标准中,进而实现了速度的升级。此外,更能在降低延迟、提高安全性、提高可靠性方面提供支持。

未来将为新的业态——5G广播提供便利。5G广播有望做到无需SIM卡便能提供免费接收内容服务,目前广电很看中这方面的尝试性工作。

以上的新需求便要基于新技术下的智慧化的运营以实现,未来需要建立广电AU应用算法实验平台作为保障。

大数据和人工智能等技术在整个广电行业的产业链当中正得到许多应用协作,如虚拟主持人、机器人撰稿、内容和演员的自动化选择、智能制作播出,甚至包括节目的价值评价等,这些东西都是用AI便可以完成的。

在集成平台中,包括有智能媒体云、智能复用、智能集成、智能媒资、大数据分析等整体协作。在传输端,可通过智能路由、智能网络资源调度、智能认知和自组织实现。在分发端,可通过智能边缘、智能分发、智能运维以保障。在接收端,可通过智能接收、智能操作系统、智能终端、智能推荐、智能服务等以实现。

鉴于广电大部分智能服务和智能应用场景基本上相同,各个单位和部门也投入方向很多,为集中力量及资金避免浪费,因此需要建立广泛合作基础上的广电智慧实验平台。

在此,杜百川建议广电行业应集中力量对典型的服务和应用场景、算法进行集中的研究,同时开展广泛的合作,建立开放的实验室,给出应用的范例,为全国广电服务。同时要和电信、互联网企业建立广泛的合作,充分吸收电信和互联网的经验,促进广电各分析的智能化转型。

相关文章
湖北广电网络与湖北移动2021年计划建700MHz 5G基站1.5万个
湖北广电网络与湖北移动2021年计划建700…
中国有线退出广电5G应用平台运营方中广宽带股东身份
中国有线退出广电5G应用平台运营方中广…
“十三五”期末北京广播电视网络视听创收超过7000亿元
“十三五”期末北京广播电视网络视听创收…
复盘‖核心700MHz!“错付”2020年的中国广电5G!
复盘‖核心700MHz!“错付”2020年的中国广…
中国广电:229亿到账!战略投资者及上市企业完成现金实缴!
中国广电:229亿到账!战略投资者及上市…
2020年户户通用户达1.3亿户,日均开通数继续呈下降趋势
2020年户户通用户达1.3亿户,日均开通数…
我还没有学会写个人说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