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通信史上“薛定谔的3G标准”

DVBCN讯 9月9日消息(张晓迪)从前有一只猫。一只被薛定谔关在装有少量镭和氰化物的密闭容器里的猫,只有在打开容器的一瞬间才能知晓猫的生死,在量子力学的角度来说,叫做“薛定谔的猫”。

而如今,这种只有在揭晓答案时候才能知道好与坏的理论被应用到生活的方方面面。打开快递盒子前不知道里面的东西是否完好叫做“薛定谔的快递”;春节回家不知道父母亲戚会给出怎样的考题叫做“薛定谔的春节”……在波澜壮阔的中国通信自主创新的历史中,有许多孤独的尝试和探索,在投入实践前,谁也不能保证一定会成功,TD-SCDMA标准的产业化就是一个例子。

近日,中国工程院院士邬贺铨在接受《人民邮电》报记者采访时,回顾了属于TD-SCDMA的“薛定谔的标准化”时刻。

中国通信史上“薛定谔的3G标准”-DVBCN

1997年,ITU向全球征集3G国际标准技术方案。那一年,邬贺铨在大唐电信科技产业集团的前身,电信科学技术研究院工作。那时的电信科学技术研究院已经开发过了1G的终端、2G的交换机,还有SCDMA无线接入系统。在收到ITU的通知后,研究院提出了一个设想:我们是不是也可以提出一个标准?

但要知道,从1G到3G,美国技术全球领先,提出了非常多的国际电信标准;欧洲国家抱团取暖,合力成为了国际电信标准的另一极,极大地推动了全球通信业的发展。中国通信由于技术的不成熟,只能跟随美国、欧洲的脚步。但垄断国际电信标准的目的是为了本国的利益,标准就是行业的灯塔和指南针,谁掌握了标准谁就能引领行业的发展,这是长期获利持续发续的国际保证。

但制定标准的门槛是极高的,不仅要有大量原创性技术,还要有雄厚的经济实力去推动。提请国际标准,特别是划代的关键性标准,远远不是一个企业内部事务,背后都有着国家的力量,甚至是一堆抱团国家的力量。不仅如此,在标准制定后,将这个标准产业化、市场化更是一块难啃的骨头。而电信科学技术研究院却在此时提出自主制定一个3G标准,但正是这个看似“异想天开”的想法,成就了未来中国在移动通信国际标准领域的突破。

当时,很多人不看好TD-SCDMA,欧美的企业认为这最多就是个纸面上的标准。但是,大唐电信很坚决,一定要把TD-SCDMA做成产业,投入了大量资金和资源。可在十几年前,我国的科技创新投入分配给移动通信的并不多,能投到TD-SCDMA的就更少了。甚至有人冷嘲热讽,“大唐电信你把自己的产品做好就行了,搞什么创新呢?”、“创新是国家的事,不是你的事。”大唐电信顶着巨大的压力艰难前行。

周光召、路甬祥、徐匡迪等科技界领导了解到这一情况后,联名给国家领导人写信,并得到回复称:中国在国际标准上实现突破很不容易,要坚定支持自主创新。随后,国家发改委、科技部、工信部等部委联合支持TD-SCDMA发展,动员更多的企业参与TD-SCDMA产品的开发。

1999年12月,在法国尼斯的3GPP会议上,中国的TD-SCDMA提案被3GPPTSGRAN全会所接受,正式确定将TD-SCDMA纳入到Release 2000(后拆分为R4R5)的工作计划中,并将TD-SCDMA简称为LCRTDD。这标志着TD-SCDMA被纳入到国际电信标准体系是重大胜利,也彻底改写了国际通信史。

标准有了,运营的重任便交给了人才最多、实力最强、最有钱的中国移动,并形成了新移动经营全新的中标TD-SCDMA、新联通运营最成熟的欧标WCDMA、新电信经营美标CDMA2000的局面。

当时,中国移动也不是很有信心,因为TD-SCDMA是一个新技术,此前也从来没有产业化、市场化的经验。但中国移动做得很好,TD-SCDMA网络于2013年底基本成熟了,速率和稳定度有了大幅度的提高,TD-SCDMA实现了国内市场三分天下有其一。且中国移动发挥了运营商的龙头作用,引领了整个产业链联合创新。

尽管在那一年的12月,政府发放了TD-LTE的牌照,中国移动动高层决定全力上4G,不再继续投入TD-SCDMA网络。但TD-SCDMA发展的近二十年间,为中国通信业的发展带来了巨大的影响。

必须承认,TD-SCDMA技术没有发挥到极致的作用,是设计之初考虑不够全面。TD-SCDMA标准制定时,电信科学技术研究院对宽带化的预见性不够,定义的载波带宽相对较窄,相比WCDMA,对宽带应用的支撑能力相对较弱。但从国际影响力角度来说,在3G时代争标准是个成功的战略,中国抓住了难得的历史机会,TD-SCDMA让中国在世界通信领域站稳了脚跟,如果当时不挤进去,现在就更加不可能了。

从技术角度来讲,TD-LTE的能力比肩LTE FDD,这说明TDD模式是成功的。现在5G的主流技术就是TDD模式,这说明中国选择的技术路径是完全正确的。5G时代,中国能在一些领域实现领跑,这不是凭空出现的,与TD-SCDMA打下的产业基础有着极大关系。

邬贺铨始终认为,TD-SCDMA是中国在移动通信自主创新路上的一个关键转折,它所发挥的作用是不可替代的,它对提升民族自信心的价值是极高的,我们必须感谢那些面对嘲笑不放弃、面对挫折不低头、面对困难不后退的通信企业和科技工作者。

相关文章
邬贺铨:5G是高科技战略必争高地 我国必须掌握自主权
邬贺铨:5G是高科技战略必争高地 我国必…
邬贺铨演讲全文:5G正当时,未来将开启更多新业态
邬贺铨演讲全文:5G正当时,未来将开启…
邬贺铨:5G技术的国际标准化进程明年9月可以完成
邬贺铨:5G技术的国际标准化进程明年9月…
邬贺铨提出十问 给边缘计算泼冷水
邬贺铨提出十问 给边缘计算泼冷水
BIRTV2018邬贺铨:视频业务已占固网IP的80%
BIRTV2018邬贺铨:视频业务已占固网IP的…
【全文】中国工程院院士邬贺铨CCBN主题报告:大宽带与广连接
【全文】中国工程院院士邬贺铨CCBN主题…
我还没有学会写个人说明!